首页 > 人物 > 文章正文

挖掘咸水歌文化之“根”

《中山咸水歌》作者陈锦昌谈创作体会
责任编辑:龙慧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6-10-17

20_s.jpg

歌手献唱咸水歌 简建文 摄

20_s.jpg

陈锦昌

  自10月8日晚东升咸水歌歌手周炎敏和东升胜龙小学20名小学生亮相央视《中国民歌大会》后,中山咸水歌受到更多人的关注,不少人都想去了解中山咸水歌的历史,去寻找咸水歌文化之“根”。正因如此,中山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中山咸水歌》再次走进读者眼帘。该书由中山市咸水歌专家陈锦昌所著,全面介绍了咸水歌产生、演唱形式、演唱习俗和改革发展,兼简述珠江三角洲沿海水上居民的生产、生活风貌。近日,记者采访了本书作者陈锦昌,与他聊聊该书的创作过程。他表示,自己并非水乡人。“我从1970 年开始收集这本书的资料,从头到尾花了十多年时间。”

■一本书概括咸水歌发展史

  《中山咸水歌》一书,系统地介绍了咸水歌的发展,从咸水歌诞生所具备的条件,到咸水歌的语言与演唱形式、艺术特色、咸水歌的唱腔改革、咸水歌之星及作者与咸水歌的结缘过程都有阐述,是一本研究咸水歌历史的较好文本。

  该书在探索咸水歌的起源时,首先从唱咸水歌的人着笔,研究“疍民”这一特殊群体的形成,以及“疍民”的凄苦生活。书中写道,《香山县乡土志》记载“(疍 人)以舟为宅,业捕鱼或濒水而居,谓之水栏”,直到清代雍正七年(1729年),朝延颁令“诏令疍 民能盖屋栖身者,许其在近水村庄居住,力田务本,以示一视同仁”。陈锦昌对记者称:“可见当时的疍 民生活好凄苦,上到岸的人也只有在海滩上或在江河冲积的滩上围垦,但种田又经常遇到洪水冲垮堤围,颗粒无收。”

  《中山咸水歌》一书还对咸水歌的语言与演唱形式作了详尽介绍,由于咸水歌的演唱形式活泼多样,歌唱的内容广泛,唱腔多变,书中对咸水歌分类作了充分的讲解,让人了解咸水歌各种不同风格。其中,陈锦昌还着重写了咸水歌的变革、咸水歌的传承与发展,及其与咸水歌结缘的篇章,可以说,《中山咸水歌》是我们了解咸水歌发展不可多得的一本著作。

■与咸水歌结缘于六十年前

  对于这本书的创作及收集资料的过程,陈锦昌对记者称,"我从1970年开始收集这本书的资料,从头到尾花了十多年时间,并不只是收集的问题,在这过程当中,你要通过和这些唱咸水歌的老歌手谈历史,谈风俗,谈这首歌与风俗有什么样的联系,因为我自己本身也有创作咸水歌,你要了解这首咸水歌何时唱,与谁在一起唱,唱的过程当中活动又是如何?你只有这样去了解,这些东西才是自己的,不只是到网络上去查一些资料,所以,从这个角度上面,如果没有花那么多的时间,你就写不详细。"

  在书中第九章 "我与中山咸水歌"一节中,陈锦昌写道,"我不是水乡人,对中山咸水歌原本也一窍不通,却为何后来对咸水歌如此热衷呢?这与我过去长时间工作在水乡和后来从事群众文化工作是有密切关系的。"

  书中陈锦昌把自己与咸水歌结缘的过程介绍得十分清晰,20世纪50年代中期,他被分到民众区当小学教师,不久调任民众公社(区改公社)当宣传干事,主管全公社的宣传工作,到1969年底,又被安排到中山县毛泽东思想宣传站工作,分工负责群众文化工作,及后调到县文化馆当副馆长,同样是分管群众文化工作,从此便一直与中山民歌尤其是咸水歌"打交道"。

■与咸水歌歌手“拍档”写歌

  虽然年近八旬,但陈锦昌还经常到一些小学进行了有关咸水歌的讲座。在讲座中,他为学生演示了咸水歌的多种唱法。

  在采访中,他也不时给记者唱上几句咸水歌,他把咸水歌拉腔唱得很有韵味。陈锦昌说,“现在大家对咸水歌有两种认识,一种是即兴;另一种就是表演形式的,最突出就是唱腔,艺术性比较强。时代变化,以前没有音乐课,现在音乐课比较普及了,大家都懂得一些歌唱的知识,所以,要跟上时代的变化。”

  在《中山咸水歌》一书中,他还提到与咸水歌歌手的故事。

  1969年底后,由于陈锦昌经常到坦洲驻点,有更多机会向著名咸水歌歌手梁容胜学唱咸水歌,在陈锦昌心目中,梁容胜是个天才歌手,他在书中写道,“他精通咸水歌各个种类曲调的唱腔,而且唱得特别优美动听。”“这些歌手最靓的唱腔不是在舞台上,而是在现场听他们唱。”他对记者说。

  而著名咸水歌歌手何福友和陈锦昌是好朋友,20世纪70年代初,中山县推行民歌改革,他们都是民歌改革小组成员,他们经常商量民歌创作,你一句我一句地斟酌歌词,有时讨论作品太晚了,两人就同铺过夜。

  中山咸水歌在中山有如此扎实的群众基础,并非一日之功,10月8日晚,省音乐家协会项目部主任陈亮参观完咸水歌传承基地东升胜龙小学后表示,中山咸水歌代表广东民歌亮相央视,这是偶然,也是必然。《中山咸水歌》一书的出版,也是众多咸水歌传承者平时乐此不疲、努力耕耘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