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偶遇

责任编辑:龙慧 作者:蒋玉巧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6-12-12

  他心想,这女人真难懂,明明是寂寞难熬,有心于自己,偏偏装得若无其事。

  他心神不定,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是什么事情呢,又想不出来。他站起来绕着客厅走两圈,觉得没趣,坐下;不到一分钟,他又站起,再走两圈又坐下……反复几次后,他便烦躁不已,于是决定到小区的翡翠半岛边吹吹风,散散心。

  他正凝视着湖水出神,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女人夸张的声音,哟,肖枫,湖里面是不是藏着宝贝呀。

  他见是她,抚着胸口笑着说,向雨,大呼小叫想吓死我呀。这么晚了,你不好好陪老公,跑来这里干嘛?

  她以手当扇,对着脸扇着风,鬼天气太热了,刚刚洗完澡,又是一身汗,好烦呀。我睡不着,出来走走。你呢?

  “洗澡”?听见这两个字时,他似乎看见一个全裸女人,站在花洒下,任凭自来水在凹凸有致、雪白的身体上恣意地抚摸,亲吻。他望着她潮红的脸,不由得心旌摇曳,体内原始的本能蠢蠢欲动。

  他跟她同在一个公司上班,他暗恋她,而她却全然不知,他只好把满腔的爱恋深深地埋在心底。没想到今晚跟她偶遇在这翡翠半岛,而她竟然跟他说她洗过澡。女人告诉男人刚洗了澡,言下之意是什么,再笨的人也猜得出。

  她看他半晌不说话,伸出手在他的眼前晃晃,喂,喂,肖枫,想什么呢?

  他回过神来,脸红得像天边的晚霞,幸好天暗,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要不然他非羞得无地自容。他咳嗽一声,笑着说,我在想呀,这么晚了,你不在家陪老公,偷跑出来,是不是……有情况呀。

  有你个头!什么偷跑呀,老公出差了。

  他的心狂跳不已,刚才她暗示自己已洗过澡,现在又告知老公不在家,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了,嘿嘿……他差一点乐出了声。

  请她去他家?太直接,不行!请她去宾馆?太冒昧,也不行!怎么办?突然他想起前天胃不舒服,正好拿了胃痛的药在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他暗中狠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大叫一声“哎哟”,随即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肖枫,你怎么了?

  好痛!

  哪里痛?我送你去医院。

  别。老毛病胃痛犯了,家里有备用药,你……你送我回家,吃几粒药就没事了。

  好!

  她扶他躺下后,急忙找来药,倒来开水。她怕水烫,启开樱桃小嘴,轻抿一口,感觉水温刚刚好,这才放心让他服下。她做这一切的时候,他一直闭着眼,紧锁着眉头,似乎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他服下药,大约一刻钟后,脸色渐渐缓和,眉头的结才慢慢地松开。

  她轻吁了一口气,柔声问道,好点了吗?

  好多了。谢谢你。

  没事我就放心了。她嘱咐他几句,正准备离开,他突然睁开眼,伸手拉住她,向……向雨,我……我……他欲言又止。

  她重在他的床边坐下,笑着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吩咐,吞吞吐吐干嘛。

  我……我怕一会胃药再犯,你能再陪我一会吗?

  我以为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呢,好,那我就再陪你一会,反正老公也不在家。

  他一听,心差一点蹦出嗓子眼,她又在暗示他老公不在家!他心想,这女人真难懂,明明是寂寞难熬,有心于自己,偏偏装得若无其事。不过他转念一想,女人嘛,难免矜持,过于随便,害怕让人瞧不起。她这样做,无非是告诉自己,她不是那种轻浮的女子罢了。

  这么一想,他笑着以玩笑的口吻说,向雨,反正老公也不在家,干脆今晚就在这里算了。

  她立马站起来,那不行!孤男寡女待在一起,别人会说闲话的。我真该走了。说完站起来往外走。

  他暗骂自己不会说话,把一桩快到手的好事搅黄了。眼看她离门口越来越近,他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谁料,她突然停住,扭头跟他说,于枫,记下我的电话号码,胃病要是再犯,马上打我电话。

  他心花怒放,她告诉他电话,肯定是为了他方便找她。他笑着摇摇头,女人真难懂!

  她娇笑一声,走了,记得有事打电话。

  第二天傍晚时分,他快走近她的楼下时,正准备拨打她的电话,突然听见保安在楼下大叫,向雨,有人找你。

  她推开窗户,伸出湿漉漉的头,冲楼下大叫,我正在洗澡,一会就好,稍等。

  他一听,拨打电话的那只手,突然像抽了筋般从手机上滑落。为了人民的精神,并将其发扬光大。”


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