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文章正文

《白鹤少年》翩翩至

责任编辑:龙慧 作者:周其伦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6-12-12

    重庆市很有文学才情的土家族小说作者苦金,在经过数年的积淀后,又创作出一部名叫《白鹤少年》的长篇小说,该作品以朴素生动的文笔,亲切鲜活的语言讲述了一位土家山乡的农村少年田石波娃的成长故事,通过对这位翩翩而至的“白鹤少年”心灵开启的描述,把一幅多民族与大自然和谐共处的多彩画卷,跃然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在这里感受到厚重的历史传承和跃动的现代精神时而交相辉映,时而旖旎逶迤,作品立意清新隽永,给我们很高的艺术享受。

    《白鹤少年》是“原创书系”的10部作品之一。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个“书系”囊括的都是全国各地少数民族作家的佼佼者。该书系由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张锦贻担纲总编辑,在全国范围内众多的少数民族作家作品中几经遴选,最后确定出10位作家的作品编撰汇集而成。苦金作为重庆市的土家族作家,能够入围这个书系,也是他在小说创作屡有斩获,并入选《小说选刊》、《新中国60周年文学作品选》、《新世纪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全国短篇小说选》、《重庆市当代文艺名家名作选》等选本,并先后6次获得省部级文学褒奖的基础上又一次极为给力的文学跨越。

    苦金的《白鹤少年》,故事经纬非常亲和自然,行文风格也很有土家族的民族文化特征和典型的渝东南民俗情怀。有专家把这部小说赞誉为一部历尽千辛万苦勤学求变,有着强烈的自立担当意识的土家小少年的成长经历的写照。但我更看好的是,作者在作品的字里行间所汩汩流淌出来的那种文学滋味。我觉得,也正是因为作品里所具有的这种文学韵味,才让我们对苦金笔下的这位“白鹤少年”有了异乎寻常的关注,当然也会自然而然地感慨于他的成长历程,才会与小说里波澜起伏的故事情节产生足够的艺术共鸣。

    田石波娃从娘胎里出来就有“声障疾患”,9岁以前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父亲和村里人都认为他是个“傻儿”。在这样的生长氛围下,他想读书却怎么争取都进不了学堂。寂寞孤独中,他意外地和一只小白鹤交上了朋友,并神奇地产生了一些心灵感应和微妙的互动。从大城市里来的支教女教师刘婉怡,以异于常人的耐心和责任心,了解到被称为“傻儿”的田石波娃并不傻,在她的坚持下,争取到田石波娃上学的机会。

    一进入学校,田石波娃如鱼得水地成长起来,他用自己的坚韧和多于常人数倍的刻苦,让自己很快成长起来。田石波娃被治好声障疾患以后,刘婉怡发现了他还有着惊人的记忆力,因势利导地改革了培养方法。于是,以田石波娃为主的那群山乡儿童,和支教老师之间的如诗如歌故事,就栩栩如生地走进了我们的视野。

    《白鹤少年》所讲述的故事,发生在渝东南八面山下的小南海畔。在这部13万字的作品中,作者运笔的重点紧紧扣住田石波娃,他曾因身体疾患而被人歧视、在很多人眼里,这个学习无望的山乡男孩,而后却在长辈的呵护与支教教师的帮助下,凭着自己的勤学善思和在困难面前的不屈不挠,以积极向上的人生姿态与命运抗争。同时,作者还以悲悯的情怀正视农村少年的苦难,以积极向上的精神情操塑造人物和结构故事,描写出了这个少年的心性纯良特征。他以德示人、果敢地帮助乡邻、面对挫折和坎坷有着无所畏惧且敢于担当的勇气。我们在领略这个故事的温暖情怀时,又会从这个阳刚少年身上,看到了一种久违的拼搏朝气,一种百折不挠的韧劲。

    这样一个发生在偏僻山乡的土家少年故事,它最打动人们的是这个少年人格的朴实和坚韧。或许正是这种非常可贵的品性,才使得我们这个泱泱的民族大家庭,能够成长起千千万万个“白鹤少年”。也正是由于这些少年在各自的生存状态下顽强地挣扎拼搏和毅然的努力前行,这才是我们这个民族得以生生不息源远流长的最根本渊薮。如果从这个意义上理解,《白鹤少年》给人以最深刻的启迪,就是给我们诠释了宽阔而宏大的民族情怀含义,让普通的人性在民族情怀意蕴上发散出耀眼的辉光。我们能够从这个意义上去考校田石波娃这个艺术形象,那就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一定会在当今瑰丽无比的文学画廊里,以很有特点的“这一个少年”的别样特质,而立体得活色生香。

从写作上看,《白鹤少年》也是很有艺术质地的,它不但追求故事的好看,人物形象生动可爱,而且还在游走的细微之处大做文章,比如作者用了很多笔墨来描摹土家人特有的生活场景,这样的描写深藏着许许多多做人和做事的良知道义。我个人觉得,这部作品既可以是一部成年人在闲暇之余,回味儿时心路历程和讶异情态的可心读品,也是一部可供当下成长中少年励志的阅读范本。

显而易见,作者是一个心思特别缜密的文学中人。他苦心孤诣地把《白鹤少年》的主要情节,紧紧地附着在“描写一个偏僻乡村男孩的曲折成长上”。把少年和开启他心智的女老师、少年与他同伴们的那些细碎有趣,但却很感动人的生活故事,作为作品情节延展的主要引擎。作者这样的匠心,也使得该作品的结构和语言,皆有了张弛有致的广阔。作者还利用自己土生土长的优势,很自如地将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和熟悉的语言特色,巧妙地嵌入到这个故事的层层内核里,这就为我们的阅读,尤其是正处于成长阶段的广大少年儿童的阅读,带来了极大的亲和感与求知便利,作者这样的努力也让作品的人文感染力得以提升。读者很容易就会随着他的引领,一步一步地走进他处心积虑所设置的情景中,去感受、去踅摸他那内敛而极富特色的民族魂魄,这样的阅读体验肯定会让我们很是恣意,也特别愉悦。

作品中的不少章节名称都极具阅读的音韵特性,既朗朗上口又饶有兴味,而那些山村的炊烟呢喃,山野的田园秀色,都活灵活现地成为作者承载他艺术转圜的最基本元素,即便连我们在儿时见惯不惊的潺潺小溪,鹅鸭憨态都灵动地宣泄着作者难能可贵的艺术追求。小说的结尾更是余味无穷,作者用意颇深地埋下了少年成长中还存在着的这样那样缺陷的悬念,让文本的尽头是人们无穷的猜想,这样的设置,使得小说的文本意义更加饱满且富有强劲的艺术张力,而作者追求的语言准确细腻,充满了诗意的飘逸,还有通俗会意的成分,尤其是那些土家味儿十足的特色语言,对于广大意欲了解土家风情和生活情态的读者,也是一次难得的认知历练。

    《白鹤少年》翩翩至,文学园地万木春。今天的苦金让“田石波娃”走到了前台,走到我们心中,我们也在这个少年身上品味到土家人宽厚醇和的人文情怀,这就是艺术的魅力,这也是文学的美妙。我们由衷地期待着,作者在未来的日子里有更多更好的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