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无关手机

责任编辑:龙慧 作者:蒋玉巧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6-12-19

  老人走后不久,他忙拨打老人儿子的电话,电话那头却传来标准的普通话,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他拿着手机怔在原地,傻了!

  秦义爬起床,拉开窗帘一看,哗,外面白茫茫一片,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寒气阵阵穿过窗户,直往他的身上灌。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忙又把头缩进被窝,小声嘟囔道,这么冷的天,今天恐怕没生意做,不如睡觉安逸些。

  秦义是一家维修店的老板,为人厚道,平时生意还算过得去。

  他躺下后,心里突然感到不安,总疑心有人站在店前等着他开门。他再也躺不住了,急忙穿衣下床,来不及洗漱,小跑着去开门。

  门前果真有人!一个年约七旬的老人佝偻着身子,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单薄的身子在寒风中颤抖着。

  老人听见开门声,眼里划过一道闪电,一头栽进店里,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黑色的老人机,断断续续地说,老……老板,手……手机不响了,帮……帮我修修吧。

  他接过手机,检测之后,跟老人说,老人家,手机没坏。

  手机是坏的,你帮我修吧,我有钱。老人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口袋。

  老人家,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手机真的没坏。他怕老人不相信,拿出自己的手机拨打老人的电话,老人听见电话铃声后,嘴巴咧了咧,信了。

  多少钱?

  手机虽没坏,开机费10元还是要的。他看看老人,觉得要10元实在张不开口。不要吧,又怕坏了一天的彩头。生意人最看重彩头,如果第一单生意顺利,一天的生意就旺,反之,一天的生意就很萧条。他沉默片刻后,笑着说,老人家,随便给点吧。

  老人的手窸窸窣窣在口袋摸了半天,拿出皱皱巴巴的2元钱,怯怯地望着他。他朝老人点点头,老人这才把2元钱放到柜台上,欢天喜地地离开。

  老人出门时,没想到与一位大娘撞了满怀。大娘望一眼老人,长长地叹口气,唉!

  大娘,没事吧?他关心地问道。

  我没事,这位老人可怜啦!大娘还告诉他,老人二十年前老伴去世了,只留一个儿子陪他度日。可儿大不由父呀,儿子听说沿海一带遍地都是金子,不顾老人的反对,南下打工去了。刚去那几年,时常给老人打打电话。可前几年,电话突然像弹断的琴弦,不响了。老人以为手机坏了,四处找人维修。唉!想儿子都想糊涂了,有时跑到大街上,竟拉着别人叫儿子。可怜呀……大娘说着说着,喉咙硬了,抬起衣袖去擦眼角的泪。

  他跟着大娘叹息一声,心像被蜜蜂蜇了一下,好疼好疼!他怨自己迷信什么彩头,竟然收了老人2元钱!他后悔死了,希望有机会补偿老人。

  一星期后的早上,机会终于来了。老头一脸焦急地走进店,像上次一样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手机对他说,老板,帮我修修吧。上次那个老板说手机修好了,这么久也没响,他骗我。

  唉!老人真的糊涂了。他叹息一声,默默地接过手机,打开电话簿查看老人儿子的号码后,又像上次一样用手机拨打老人的电话,然后把手机还给老人,说,老人家,修好了。用不了多久,手机肯定会响的。

  老人一听,满脸的皱纹像盛开的菊花,像个孩子般欢呼雀跃,真的?

  他点点头。

  老人拿出5角钱放到他的手上,拿着手机欢天喜地走了。老人走后不久,他忙拨打老人儿子的电话,电话那头却传来标准的普通话,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他拿着手机怔在原地,傻了!良久,他才回过神来,稍沉思片刻,毫不犹豫按下了老人的号码。

  老人一月后小跑着再次来到他的店,喘着粗气说,老板,手机坏了,不响,帮忙修修吧。

  他知道手机没坏,可还是接过来,认真地捣鼓起来。他一边捣鼓一边想着心事。几天前,老人在电话中对他说,儿呀,你离家这么久,今年回家过年吧!他手一哆嗦,手机掉落到地。从此,他再也没有勇气拨打那个电话。

  老人看他半天没捣鼓好,弯着腰凑近他,一迭声地问,老板,手机还能修好吗?

  他深吸一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说,老人家,终于修好了。

  那……手机会响吗?

  会的。回家等着吧!

  老人拿着手机开心地走了,他望着老人越来越模糊的背影,心沉甸甸的。

  除夕前两天,老人在“儿子”的陪伴下,迎着飞舞的雪花,一脸喜气地前往壹加壹商场选购年货。“儿子”摸摸老人的手,爸,冷不?

  儿子,暖和着呢。你看,我都出汗了。老人边说边抬手擦汗。

  秦义是个孤儿,终于在这一年的大年夜,圆了跟“父亲”过团圆年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