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鼎湖山女神

责任编辑:龙慧 作者:杨福喜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6-12-26

    男人心里什么时候有什么异念,女神都能窥视得清清楚楚,在你之前直到远古,女神还一直没有遇到过她所期待的男人。
  昨天临别时,女神说,她今天早晨会在飞水潭等我,我喜出望外,兴奋得一夜没睡着,脑海里满是美滋滋的幻象。飞水潭每天每刻都在飞水,哗哗的清流从山顶飞驰而下,下面的潭水清澈见底。每天天刚亮,很多男男女女的游人都跳到潭水里游来游去。我听说,伟人孙中山也曾经在飞水潭畅游呢。我想,女神在飞水潭等我,一定是想与我下去游泳吧?我做梦都想看到她穿着鲜艳游泳服的身姿,做梦都想伴着她美妙的身姿在飞水潭里双双畅游,说不定,是的,说不定还会与我有意外的故事发生呢……
  早上六点,天刚蒙蒙发亮,我就急匆匆走出了鼎湖山院士基地,朝着飞水潭方向直奔。出发前,我刻意地把自己从头到脚打扮一番,白衬衫,打领带,背包里还戴上一副墨镜一个许文强戴的那种礼帽。这是为了在山上摆拍准备的,前两天女神帮我拍了不少“老大”似的相片呢。
  虽然天还没亮,但去山上的路上时不时已见到人影在走,都是趁早起来的市民和游人,做运动的,去爬山的,去游泳的。景区内的早晨空气清新怡人,让人心情格外爽朗。还未到寒翠桥,我又见到在路旁大树下打太极拳的长须老伯,长须老伯穿着米黄色唐装,脚蹬白底布鞋。我匆匆经过他身边,一边向他打招呼:“阿伯,早上好!”
  长须老伯一边慢悠悠地打太极一边回答:“你好,年轻人,祝你在美丽的鼎湖山玩得快乐!”
  “祝你健康长寿!”
  弯弯曲曲的山路一直往上延伸,一边是深深的沟壑,沟壑下溪水在叮咚呤唱,还有光滑的卵石如史前的巨蛋,静静躺在溪水旁,似乎还流连在昨夜的梦乡,尚未醒来。
  我迫不及待要见到女神,一路狂奔,与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同方向的游人擦身而过。当我满头大汗到了飞水潭时,这里已是人声鼎沸,飞水潭微微的波浪中,早有十几个像鱼儿一样游来游去的人影。此时天已经亮,山头上空云霞满天。一切都显得那么赏心悦目、美好,一如我此时的心情。只是,我满腔的热血很快就变成了冰雪,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是哪方面使得女神对我的态度扭转了180度,我百般苦思,不知所然。
  当我到了飞水潭时,女神早已在水边石头上站着,她穿着米黄色长裙,一头黑珍珠似的浓密而又柔软的长发直垂到肩,凤眼一样的眼睛似乎还没有被世俗的浊流所玷污,在这眼中,也许永远找不到一粒灰尘,永远是那么明净与纯粹。
  我说:“我以为我比你早。”
  女神说:“是吗?那不可能。”
  我问:“为什么?”
  女神说:“因为还从来没有人比我更早。”
  我等着女神决定我们下一步做什么,或者去哪里?我想当然地以为她叫我和她一起下潭水里玩水,那是我最期待的,我的心早已蠢蠢欲动,欲望在升级,但我发现她站在那里没动,好像在想什么,或者是在等待什么。我把眼睛望向水里游泳的人,这时水里一个穿红色三点式泳装的年轻女孩缓缓游向岸边,当她爬上岸边的青石,站在那里用手抹着脸上的水珠时,那姣好玉润的身子如有强烈磁性似的把我的目光紧紧吸引住了,我的呼吸如踩错油门似的在加速,我的内心在忍受着痛苦的折磨。我眨也不眨一下眼地望着那红色三点式女孩,呆住了。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等我回过头来时,发现女神不见了,不知她什么时候已离开了我的身边。我猛地一惊,慌了神,懊悔刚才待了那么久,忘了女神就在身边。
  我的目光迅速在周围的游人中寻找她,终于发现女神正往庆云寺方向的山路在走,我立刻朝她追去,一边叫道:“女神,等等我。”
  但女神似乎没有听见,头也不扭一下,一直往前走,我继续追,气喘吁吁,只离那么一二十步,就是无法追上。一会儿,我看着女神走过进入庆云寺围墙的小门,等我过了那个小门,却再也看不到女神的身影。
  我是两天前与女神相遇并相识的,在此之前,我只跟着两个同在鼎湖山风景区学习的女同学爬过一次山。我是第一次来鼎湖山,而鼎湖山早已如雷贯耳,闻名已久,这次能来,是参加省作协与肇庆市合办的一次长篇小说创作高级研修班学习,这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又是在风景如画环境清静的鼎湖山风景区院士基地内。
  研修班开班的第二个晚上,在微信群看到几个男男女女的同学叽叽喳喳的,说早上去爬山,我一看也来了兴致。这次来鼎湖山,我是特地有备而来的,墨镜、领带、礼帽,准备在鼎湖山上拍几张《上海滩》许文强那样的相片,用来做我的一本黑道小说的封面。
  我是第三次独自去爬山遇上女神的。第一次没去成,我五点半在院士基地入口等啊等啊,半天也没见她们下来,后为在群里发微信,才知道约好的那一群同学从后面的公路出发了。第二次(第二天)早上我又在入口等,终于等来两个女同学,她们看到我这身不合时宜的“行头”,一路走一路嘻嘻哈哈的,说我是江湖老大,而她们是我的保镖,要好好保护我。最后她们在庆云寺把我甩了,甩之前帮我拍了很多相片,最后烦了,说“都成了你的专用摄影师了”。但我还得感谢两位“女保镖”,让我熟悉了山路。
  第三次我独自去爬山,正为怎么拍照而发愁,这时女神出现了,女神的出现,如同眼前满天的乌云突然散去,出现了光芒万丈的太阳,让我眼前一亮。我是在上庆云寺的途中最佳拍摄点看到女神的,那时四周没有一个人影,静悄悄的,我把手机调到自拍功能,快门时间设定为10秒,这时女神出现了,我想她肯定不会拒绝我的。
  “美女,请你帮我拍几张相片,可以吗?”
  “好呀,如果没有我,你也拍不成。”女神微微笑着,接过我的手机。
  “是的,是的,你的出现让我感到很幸运。”
  “你不是幸运,是纯粹,幸运与纯粹是两回事。”
  “是吗?我不懂。”
  “你慢慢会懂的。”
  后来,我真的懂了,只是等我懂的时候,我已经追悔莫及了。那天,女神还在庆云寺帮我拍了很多相片,还在庆云寺牌门前买了一根“长寿杖”送给我,因为她看到我走山路有些艰难。七点半,我与女神告辞,要赶回院士基地上课。临别,女神似乎对我依依不舍,问我:“明天你还来吗?”
  我说:“来,你等我。”
  女神说:“只要你的心纯粹,我就会出现在你的身边。”
  果然,下一天一早,我又在最佳拍摄点见到女神,那是多么幸福的事,一刻千金啊。当然,我心里想的还是让她帮我多拍“行头”相片。我问过怎么称呼她?女神说:“我是女神。”
  我说:“女神啊?你真是我眼中的女神,我多么想永远陪伴在你的身边。”
  女神说:“是吗?”
  我说:“是。”
  女神说:“明天在飞水潭相见,让飞水潭美丽的精灵告诉我,我是否永远陪伴在你的身边。”
  可今天,在飞水潭见面后,女神却一句话也没有,悄悄地离我而去,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的心情一落千丈,如在主场0比1输给伊朗的国足,垂头丧气,往山下走去。
  过了寒翠桥,发现那位长须老伯还在路边树下打太极,经过他身边时,他放下缓缓举过头顶的双手,收住双脚,看了看我,问道:“年轻人,这么快回来了?什么事让你不开心啊?”
  我告诉他我与女神的事,长须老伯说道:“哦!那是鼎湖山女神,从远古到今天,她都在鼎湖山上,只有心里纯粹又无杂念的男人才会与她相遇,也只有一直保持心里纯粹又无杂念的男人,女神才会跟他下山,永远陪伴在他身边,男人心里什么时候有什么异念,女神都能窥视得清清楚楚,在你之前直到远古,女神还一直没有遇到过她所期待的男人。”
  我说:“这么说,世上的男人都不纯粹?”
  长须老伯说:“年轻人,你能么?”
  我说:“我明天再上山。”
  长须老伯说:“你可以再试试的。”
  但我的希望终将化为泡影,因为下一天我没有见到女神,再下一天也没有见到女神,直到研修班结束我离开鼎湖山,都见不到美丽的鼎湖山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