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他是我父亲

责任编辑:龙慧 作者:中国作家网 家乡的泥土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1-03

    在毛乌素沙漠里,最难熬的是八月。天上的太阳天天如此,距离大地似乎很近,发疯般的炙烤着这片本来就很难有一丝绿色的土地,过了晌午便再也见不到人影了。唯一让你感到一丝欣慰的是那沙漠里的红柳,不管温度多么的高,它都保持着那一分执着的红色。

  沙漠里静的怕人,然而却突然听到了一丝婴儿的哭声,这哭声显得无比虚弱却格外刺耳。走近了才发现那是一个弃婴,他浑身娇嫩的皮肤被烈日烤的皱皱巴巴,脐带上布满了白色的颗粒,显然是幼小的蛆虫,铜头的大苍蝇爬满全身,然而他还活着。可是再过两个时辰他纵然不被太阳晒死也会被蛆虫活活吃掉。老天啊,你让太阳晒得更强烈些吧!这样他才能早点解脱。老天啊,你让太阳再弱些吧!这样他还能多活一段时间。谁来救救他?这时却走过来一个络腮胡子的老人,他将那黑的像油毡一样的背心一脱,顺势将婴儿一卷抱在了怀里。

  二十年后,许杰背着自己的父亲走在这片沙漠中,又是一个八月的季节,天上的太阳照在许杰蜕皮的黝黑手臂上,他全身都湿透了,天太热了。再热的天,再毒的太阳也无法阻挡此时父子两人的心思。许老汉满脸的皱纹却清晰可见两滴眼泪挂在腮边,哎!当初真不该把孩子抛到荒野,可是没办法呀,家中5个孩子养活不过来呀。许杰是老六,本来不算数的,可是谁能想到那个该死的米栓老汉把娃娃养活到2岁,他却死了。哎,娃娃两岁了总舍不得再往外扔。反正没你的口粮,要想活命你就跟着你老子我去要饭。谁能想的到,本来这几年我许老汉都能吃上烤玉米了今年却来了一场疫病,哎,不怪孩子们,不把我背着送到荒沙里家里的人都得得病,老伴儿就是我传染的病死了。许杰想起当年刚刚五岁和父亲去讨吃,碰到一家人家正煮猪肠子,父亲要了一块儿,他说:”爸爸,爸爸我要吃,”父亲却说:"你吃了,你吃了老子背你不兰?"这样的老子要他作甚?许杰不禁加快了脚步,背上的许老汉当然感觉见了,他狠狠得抹了几把脸然后说:”咱们到前头那个柳底下歇歇吧”。他不是怕死,实在是想再看看孩子,哎,我觉得儿子长得挺帅么,怎么就没有姑娘喜欢,哎,就算儿子娶了媳妇,我是见不上了。许杰听到背上的父亲说话就嗯了一声,把父亲放到柳下阴凉处。许老汉点起旱烟问了声:”你抽不?”却没有回头,许杰说:”不抽”,也没有看许老汉一眼。许老汉又说:”背心黑的跟油毡也是,回去洗洗”,许杰嗯了一声仍然没有回头。

  旱烟很快就抽完了,父子二人又上路了,许杰想起了小时候:有一次父亲讨吃要来一块烤玉米,只吃了一颗玉米粒就舍不得吃了给了许杰,许杰吃了几颗又递给了父亲,父亲把剩下的几颗吃了,可是许杰却扳开父亲的嘴看了半天,父亲因为这件事哭了好久。刚才父亲虽然是去死却还记得让我洗背心,我却这么禽兽不如的要把父亲背在荒郊野外,我还是人吗?

  许老汉感觉儿子的步伐越来越慢,突然,儿子居然转过身来疯也是的往家的方向走,他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两行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沿着那深深地皱纹滴在了儿子的背上。很快就到家了,大哥问许杰:”诶?你怎么又背回来了?”许杰头也没回轻轻的说:”他是我们的父亲”,那个”们“字说的特别轻,背上的许老汉只听见:”他是我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