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文章正文

评说史铁生

责任编辑:龙慧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3-17

史铁生自从在陕北染病,肢体瘫痪以后,行动的半径越来越小,心灵的空间却越来越大,他就此远离了喧嚣,退而沉思生存与生命。他从不追逐潮流,也没有选择诉苦和呐喊,也没有选择“纯粹”个人化的先锋写作,也没有耽于教徒式的迷惘,而是以哲人般的目光,富于宗教精神的博爱,以及寓言的方式,始终把关怀人的问题放在关怀哪些人的问题之上,让自己的心贴近平民乃至整个人类。他的前期,曾以《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奶奶的星星》等汇入时代性创作洪流;他的后期,从《我与地坛》,《命若琴弦》,《务虚笔记》,《我的丁一之旅》始,另辟新径,进入了一个更为广大的形而上的星空。

所以,我认为,中国不缺一般意义的作家,缺的恰是史铁生这样具有强烈终极关怀、靠近神性的作家。史铁生说过,死亡是生命的盛大节日,他早就把死亡放在身边了,并且在某种意义上超越了死亡,进入了时间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