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告文学 > 文章正文

类型化与主流化的复调共鸣

责任编辑:龙慧 作者:晏杰雄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3-22

2016年我国网络文学的创作格局没有大的变动,在社会生活与文化生活交融的多元格局中稳步发展,无论从网络作家自身的创作姿态还是作品呈现的最终形态,都有向主流化、精品化和经典化靠拢的趋势。在网络文学类型细分走到极致的状态下,我们看到一部分作品已经出现类型合流的变向,呈现出多重元素、多层类型交融下的新面貌,为网络作家提出了一条可行的主流化路径。无论是玄幻武侠、都市职场、穿越言情,还是历史军事等等网络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坚强的生存意志、对于爱和理想美好向往越来越成为网络小说普遍蕴含的母题,如果说这种架构在虚幻世界中的价值观念体现的是网络作家现实创作的精品自觉,那么这种自觉可以看做当下网络小说创作对现实社会主流价值的复调共鸣。

多种元素撞击下的玄幻仙侠新态势

2016年,玄幻、仙侠仍然是网络文学的主要创作类型之一,作为网络文学中的“大户”,玄幻仙侠类作品凭借天马行空的想象、新颖独特的构思、完整的系统设定,以及不受科学、人文和时空限制的特点,与市场紧密相联,表现出旺盛的生命力,深受读者欢迎。这类作品显现了人类试图超越现实世界局限而再造一个理想世界的雄心,是网络文学领域的自由之作、创新之作和超越之作。

我吃西红柿的《雪鹰领主》就是2016年玄幻小说的代表之一,连载于起点中文网。主线内容是主人公东伯雪鹰因父母被抓,需依靠自己的力量去解救父母,而不断修炼,直至成为历史上第一位最快达到三重天界神。不再是依靠整天打打杀杀,然后突然顿悟升级,而是依靠感悟自然、明悟大地的内心修炼来提升境界,侧重追求“天道”探求世界本源的法则,呈现出了追求“天道”的具有玄化特征的艺术主旨。另一部代表性作品是减肥专家的《问镜》,以中国古代文化中仗剑天下、快意恩仇的武侠品格为依托展开故事。把武艺较量描写成人的精神境界层面的较量,表明修仙是对自然规则、社会规则、宇宙规则的领悟,是对宇宙各种元素的认知和融合,阐释人对自然的依存关系,在叙事艺术上延续了背景宏大、设定新奇、人物丰满、情节曲折的写作特点。如果说《问镜》成于设定新奇宏大,忘语的《玄界之门》就是成于“玄”妙。《玄界之门》讲述了少年石牧进入宗门修炼,在他无法想象无法掌控的大千世界中追求力量,立志成为至强者的一段传说。 “玄”是整部小说的众妙之门,人物塑造精巧、设置大胆,个个都性格鲜明独特,呈现出活色生香的人物群像。故事框架的庞大精密,侧重缜密的设定,先武侠、后仙侠、再到更大环境的布局,大环套小环,环环相扣,类似于宇宙结构一般。与前三部相比,边寻的《蟀侠》是今年奇幻小说中的成长小说。它讲述了13岁的留守儿童糖糖与一只会说话的蟋蟀的奇妙冒险故事。故事的结尾,会说话的蟋蟀成了蟀侠,糖糖也成了现实生活中的侠士。边寻在该作品中把冒险的趣味、紧张、刺激与玄幻的奇幻、神化、武侠、悬疑等元素做了一个较好融合。侧重写历险的过程与体验,借主人公的视角体悟别样的人生感受,并将理想主义、人文情怀埋藏在玄幻的外壳之下,告诉读者人生处处有冒险,同样也处处充满机遇。将玄幻写出了童话般的瑰丽色彩,完成了理想性、艺术性与可读性的统一。

颇具现代气质的都市职场小说

都市职场类是网络小说中最具现代气质的类别,这类小说往往围绕梦想与爱情两个永恒的主题展开,大多在现代大都市的背景之中铺陈故事,一方面讲述职场中的拼搏,往往伴有求职升职失业、事业的高潮低谷、商业战争、创业、尔虞我诈等情节要素,另一方面以男女主角的爱情故事为主线贯穿小说,这类网络小说从主角设定到故事符合一部分当下年轻人的生活和工作写照,不仅书写了对于理想和爱情的美好向往,也树立了一代独立自主、努力拼搏的新时代青年的标杆,可以说在价值立意和行文笔墨上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尝谕《我真是大明星》讲述了主人公张烨在现实世界被修改为游戏世界之后,从一个播音主持人一步步打拼成为明星的故事。在第三人称全知视角之外,巧妙地混淆作者、叙述者、主人公三方的视角,让读者产生极强的代入感与认同感。巧借文学艺术作品,比如诗歌《海燕》、小说《鬼吹灯》等,既为情节发展带来戏剧性和喜剧效果的节点,也让熟悉的文字在新的环境架构里迸发出新生命。步征《龙皇武神》将主人公凌云描写成一个性格懦弱、成绩极差、身形肥胖邋遢的凡人高中生,而其背后的修真灵魂却是功夫卓绝的修真者,两个差异巨大的人格成为了推动这部小说发展的主要动力,人物形象足够丰满。此外,通过凶手来制造悬念,在都市场景与修真界场景的来回切换,也为读者带来了比较新颖刺激的阅读体验。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讲述了南乔与时樾两个年轻人在职业生涯中努力打拼寻求梦想与爱情的故事。小说将面包与爱情这两个选项做了成功的结合,将人物放置在商战背景下,考察情感和人性,既写出了人性的黑暗面,又凸现了人性的亮光,体现了坚持梦想、守护真情的积极价值取向。文笔干净利落,一定程度上克服了网文语言粗糙赘余的缺陷。角色塑造也很成功,男女主角身上既有普通人的共同之处,又有各自的闪光点,人物形象既有现实的烙印,又是奋斗中的年轻人的理想典型。齐橙小说《材料帝国》时代背景设定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小说主人公秦海原为材料学专家,却因为一场雪崩而神奇穿越回到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成为了一名技工。写秦海穿越后的个人奋斗史,跌宕起伏,也许正是读者想看到的“励志”。笔调有一种内在的稳定,语言平实准确,恰好与小说的时代背景相吻合。西子雅的《暮生荆棘》讲述了蔓生、蔓荆两姐妹和展莱三个人在商业战场中努力生存与追寻的故事,通过人物的命运轨迹提出了对于人性的思考与追问,表达了自己关于理想与爱情的美好向往。一方面以温婉平和的语调将主人公的童年经历娓娓道来,另一方面在跌宕起伏的商战背景中铺陈人物各自的命运,在一张一弛两种叙事节奏中推进小说。姐妹二人的形象饱满生动,在一静一动、一显一隐的对比互动中逐渐清晰,令人印象深刻。

小爱与大爱间游走的言情小说

言情类小说在众多小说种类中看上去是最好着笔的,因为无论是什么时代还是何种场景都少不了“情”这一主题。多以男女主角的爱情为主轴陈述故事,一般来说对于主角的情感归宿也会有所交代。结局是好是坏,过程必将遭遇挫折,正是多重矛盾冲突才推进了情节的发展。这类小说一方面满足了现代人对理想爱情与生活的幻想,另一方面也寄予了人类对于真挚情感的追求。

苏小暖《邪王追妻:废材逆天的小姐》讲述了金牌杀手苏落从21世纪穿越到架空时代的碧空大陆后引发的一系列奇幻故事。小说很好地利用了“穿越”这一吸人眼球的题材,现代和古代的文化碰撞以及“金牌杀手”与“废材小姐”身份的矛盾转换,激发读者阅读兴趣。女主角苏落由前世遭爱人背叛被一刀刺进心脏跳崖身亡到今生实现凤凰涅槃,是大多数人最乐于见到的女性逆袭的励志剧情。正是如此夸张戏剧化的故事契合了现代人渴望突破和超越现状的心理,也是女性期许完美生活,确证自身价值的有力发声。李润《我心缅怀旧时光》是一部校园言情小说,以第一人称视角叩开记忆之门,还原青春的情感之殇,以林宜好和宋宋的友谊作为主线将年少的青涩莽撞幻化为成熟后的顿悟。两个女孩一个热情奔放,一个冷静沉稳,具有现今女孩一体两面的普遍意义,截然不同的结局正是作者对于人生际遇的体悟,反映了年轻人从幼稚到成熟的羽化蜕变。每一章节并不长,充分留给读者以咀嚼和回味的时间,代表了青春的短暂和意味深长。辛夷坞《我们》是一部都市言情小说,讲述了一对青梅竹马28年的情感纠葛与沧桑。作者对于细节的把握和情感心理的揣摩游刃有余,摒弃了以往的暖伤风格,以颇为温馨的笔调给青春和爱情画下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将俗套的剧情说得不俗套。此外,男女主角从对方身上寻找到了自我,实现了自我价值和人格的完善,这对现代年轻人的爱情观也有一定的指示作用。土豆爱西红柿《非常暖婚,我的超级英雄》讲述的是女大学生唐糖和消防员韩非常的爱情故事,这也是讲述“大爱”与“小爱”的故事。小说突出 “暖”字,没有掺入第三者从中作梗这种夺人眼球的桥段,两人的爱情从头至尾都给人温暖甜蜜的感觉。闪光之处在于写出了爱情对人产生的积极作用。正是有了消防员的“大爱”,才成就了千千万万家的“小爱”,而恰巧因为“小爱”才让故事里的人物更加生动丰满。作品现实而又浪漫,其弘扬的正能量爱情正是和谐社会里凝聚家庭的纽带。

战争题材小说的民族精神书写

网络小说中描写战争题材的优秀作品,虽写出了战争的残酷惨烈,但并不刻意凸显战争的血腥场面以搏取读者的眼球,更多的是展现战争境况下的民族集体或者个人艰难的生存境遇以及顽强不屈的抗争态度。这些作品,故事完整有致,情节跌宕,语言朴实流畅,不仅形象地呈现了战争情境下全民族坚持不懈的抗争形象,同时,通过反复描写普通人民在艰苦的环境下仍不放弃,顽强拼搏的抗争情形,带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

英霆的《大荒洼》以日寇入侵黄河入海口的大荒洼为历史背景,讲述主人公英冬雨如何从一个好枪手蜕变为一名优秀的抗日战士。作者把平凡人生活中的爱恨情仇巧妙地穿插于作品中,一方面丰富了小说的内容,使之更加富于生活气息。在展现平凡人物在战争处境中的波折命运时,还把笔触伸向探查残酷环境下的人性,更加深化了作品的主题。小说故事完整,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生动可感,明白晓畅的语言中渗透着一种浓重的家国情怀以及美好的家国理想。宋海锋的《锋刺》主要围绕抗战时期中日激烈的谍报之战展开叙述。隐秘凶险的谍报之争,不仅凸显了战争情势的复杂以及战争现场的惨烈,同时也展现了艰难抗战背景下中华儿女不屈不挠的精神品质。小说语言质朴,故事情节完整,塑造了一批性格鲜明、英勇顽强的抗日英雄形象。与《大荒洼》《锋刺》的写作风格不同的是,疯丢子的《百年家书》多了穿越的神秘色彩,作品主要围绕从现代穿越到抗战时期的女主人公艾珈的人生经历,串联起了我国抗日战争中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作品并没有回避战争的残酷场面,使故事结构更加完整,叙事脉络清晰,其间穿插的历史事件丰富了作品的历史气息,诙谐幽默的语言中渗透着严肃性,显示了作者厚实的创作功力。同样描写战争中普通百姓的顽强抗争精神,酒徒的《男儿行》把战争场景置于元朝末年,讲述一群普通人在元朝末年农民起义中大胆反抗奴役,通过不懈抗争重新建立了华夏民族的故事。小说故事结构完整,语言平实,情节跌宕,扣人心弦,人物形象生动。小说写主人公追求在天地间写下了一个挺立的“人”字,展现了特定历史背景下被奴役的平民百姓的顽强抗争精神。把人物置于战争背景下,既使人物在有限的空间中变得更加活跃,也使人物的抗争行为更加逼真。

纵观2016年网络文学创作,很显然,一部分网络作者已经不满足于读者与市场这两个动力和标准,而是倾向于在思想深度和艺术品质上走的更远,这不仅体现出年轻的网络作家们的责任和担当,在创作姿态上逐渐走向成熟,更体现出网络文学在进入主流意识形态和大众文化视野过程中的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这种精品化和经典化的追求,也许昭示着网络小说未来创作的主流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