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给母亲送粽子

责任编辑:龙慧 来源:中国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5-31

孩提时,我们把端午节叫粽子节,那时全家生活在农村,贫瘠的生活使我们对年节更加渴望和期待。每到端午节,母亲都会包一大串一大串的粽子,有糯米粽、绿豆粽、碱粽……让我们吃个够。 粽子的外形别致,形状各不相同,有四角形、棱形,也有长长的牛角形的,但不管是什么形状,个头都较大,就像那时的农村人,身粗脸大。

包粽子是母亲的一手绝活,一两片竹叶,一匙糯米或绿豆,一束马连草绳,眨眼间便变成了一只只棱角分明的粽子。糯米粽、绿豆粽从农历五月初一就开始包了,而碱粽要到五月初四才包,用于初五祭祀祖宗。看到母亲在包粽子,我们时常会跟着瞎忙活,可我们不是把竹叶包破了,就是把粽子包得不成样子。看到我们“添乱”的样子,母亲就说:玩去吧,煮熟了再叫你们来吃!

包糯米粽、绿豆粽需要一些佐料,母亲都提早把自家晒的笋干放在木盆里浸泡一个晚上,再捞起来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加上五花肉丁、香茹,炒成香喷喷的馅。把这些馅包在粽里,放在锅里煮,厨房里准会飘出奇异诱人的香味,远远就能闻到。糯米粽质地黏润有劲,绿豆粽豆香清新,每次粽子一出锅,我们兄弟姐妹就争先恐后地跑进厨房,抢着摘粽子吃,经常没等母亲品尝粽子的滋味,我们就把一串粽子吃光了。看到我们像馋猫似的,母亲总是报以可心的微笑。

长大了,我们离开了母亲,来到城里工作,但记忆里母亲包的粽子清香四溢,吃起来余香满口,让我们甚是怀念。母亲知道我们的心思,每年的端午节,都会包许多粽子寄给我。前些年,母亲包的粽子越来越小,而品种却越来较多,粽子包的馅也越来越“好料”了,有鸡肉丁、鸭肉丁、咸蛋黄等等,那粽子可是又好看又好吃,我们全家都非常喜欢。

转眼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又要到了,已快83岁高龄的母亲已无力再为我们包粽子了,因为母亲近一个月来,身体每况愈下,每天都吃得很少,有时一天就只吃几汤勺的东西而已,人也瘦了许多。五月初一那天,我提着家人早早就做好的粽子,回到山城老家,给母亲品尝。回到母亲的家,我连忙扶起床上的母亲,告诉老人家,说给她送粽子了。看到粽子,母亲一下子像又来了几分精神,解开一粒粽子就吃了起来,还连连说:“好吃,好吃”!

看母亲吃着粽子,我在心里默默祈祷,愿母亲能恢复健康,来年还能吃上我给她送的粽子。

谢华章,笔名南舟,福建漳州人。1989年开始文学创作,已在《人民日报》、《中国工人报》、《中国保险报》、《中国金融文化》、《北漂诗篇》、《微型小说选刊》、《福建文学》、《厦门文学》、《诗神》、《诗林》、《民间文化》、《闽南风》等报刊发表散文、诗歌、小说等作品600多篇(首),著有散文集《夯土的史书》、《长教云水谣古村》、《行走的记忆》。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