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镜中人

责任编辑:龙慧 来源:中国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6-06

        坐在镜前,镜中的我对自己静静观看,眼光清净,微微一笑,“好久没有见了”。我仔细看着镜中人,眼角又凭添了细纹,老了一些,冷漠了一些,神色有点黯然。我暗自思量,这段时间没有注意调节好自己的心态,所以越来越憔悴了。镜中我在另一头呆呆地看了自己一会儿,“又在想什么了,总是这样思来想去的,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会把自己琢磨出病来的”。“哦,是。”我轻轻答道,“知道了。”然后拿起一把梳子为自己梳头,将长发慢慢梳理一遍,搭在肩上。默默对镜中人说,“过段时间一切就都过去了。”

  穿过镜之幕,恍然越过了二十多年。一个女孩正趴在桌上写作业,开着一盏台灯,屋里一片昏黄的光。自从姐姐考上大学以后,这间屋子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住,每天都要复习功课。桌子的左侧摆放着一个衣橱,古铜一样的深褐色,这是父亲和母亲用积攒的钱买了木材再找木工加工出来的。当时我们姐弟三人曾到过那个简易的木工房,看着木工用刨子把木板刨平,满地都是刨花,空气中弥漫着木屑的味道。我喜欢那些白白的刨花,薄薄的长长的蜷曲着,还可以透过光线,好像蝉翼一样,那种夏生秋死的昆虫,不停地聒噪了一个夏天,天一转凉就死去了。女孩依旧趴在桌上写作业,非常专注。有时会感到很寂寞,姐姐走了以后,房间一下子就空了,好像有一部分的她也离开了。女孩从桌上抬起头来,侧过脸,看到镶嵌在衣橱上的镜子,看到自己,愣了一下,心想,“还很漂亮呢”,忍不住多看了自己几眼,又埋下头写作业了。

  在过去与现在的时光中交错,感到一丝迷乱。我不由得用笔在苍白的纸上胡乱地勾勒着,“还不知道未来呢”。姐姐的心事沉沉的,她说,“我心灵中的一些美好的期望正在死去”。看着她的痛苦与挣扎,好像看着一部分的我正在经历她的痛与伤,“也许是一种蜕变呢,象蝶一样。还是或就是一种死亡呢,没有重生。心中的期望死亡了,是一种跌落尘埃的悲哀吧。或者生既是死,死即是生。就像看着自己前程中的事,不能改变了,只能看着,那些热切的情感都消融了,恍如隔世。这样的观看,应该也如我此般看着镜中的自己了,甚至不能伸以援手,感到无能为力”。

  忽然想起蛹化为蝶,肥胖的虫子挣扎着要从细小的孔中钻出来,只能将身上的水份一点点挤干,才能使身体变得细长纤巧,化为在空中飞舞的蝶。是在自己的经历中死亡,这死亡不仅仅是形体上的消亡,还是活着但万念俱灰,如行尸走肉般……

  苍白的纸张上,不知不觉留下一行纷乱的字迹——“化蝶,还是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