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父亲爱吹牛

责任编辑:龙慧 来源:中国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6-08

发现父亲爱吹牛的时候他已经六十多岁了,那时我也已年过而立。

小时候的我一直被祖父宠着,父亲很少过问我的学业,他一管就要挨祖父的骂:“你还说孩子,你读的书呢?”父亲便低了头不再做声。其实,父亲小时候是念过书的,他上过私塾,读到《大学》《中庸》。有好几次,在我考完试以后,父亲给我背“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陈诸卫,蒋沈韩杨,朱秦尤许,何吕施张……”,背“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当时我不知道他背的是什么,只知道他口中念念有词,背得很长很长,觉得他是在我面前摆谱,都三四十岁的人了,牛什么牛,你背我也背,于是我就会跟父亲来一场背诵比赛。

祖父视我如掌上明珠。在祖父的眼里,我就是个小神童。童年的我很会读书,小学时一直是班上的三好学生,担任班长、学习委员之类,祖父对我的未来是抱有很大期望的,可惜的是在我少年时代遭遇了“文化大革命”,没有能走进大学校门,这让祖父十分遗憾。几年以后,当村子里有人被推荐去上工农兵大学时,祖父必是要追过去跟人家拼抢一番,结果总是被弄得鼻青眼肿,却达不到目的。祖父为此而恼火,回来后就骂一通父亲,骂父亲无能,说人家的孩子能够读大学,都是因为“老子英雄儿好汉”,说人家的孩子能读大学都是因为老子有好的社会关系。父亲只是嗫嗫嚅嚅,哼哼啊啊,没有半句解释和分辩。

父亲第一次吹牛是在我通过成人自学考试的时候,这时我已经31岁了。父亲高兴得什么似的,简直比他考试通过了还得意,逢人就夸说:“我儿子考到大学红本本了。”我跟父亲说:“不要在人面前吹牛,这有什么好吹的!”父亲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脸一红,期期艾艾地说:“这是事实嘛!”

父亲吹牛,无形中给了我压力,外人不知道我取得了大专学历,我依然老百姓一个,踏踏实实做点事,倒也无妨,可是一个有着大专学历的人,在当时来说,算个高学历了,不做出点什么来,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那时候我已进了单位,在乡灌溉站当值班工人。灌溉站值班人员是个闲差,平时机器一开,有的是时间,可以打牌,可以睡觉,也可以喝酒讲谤……。我呢,就利用空余时间读书,这段时间我读的书很杂,见什么书读什么书,读得最多的是文学作品。我在灌溉站工作了十年,这十年间,但凡我有了点成绩,都是父亲吹牛的资本,我获奖了,父亲要吹;我调资了,父亲要吹。39岁那年,报纸上发表了我的第一篇散文作品,父亲听说了,就又开始吹牛了:“我儿子写的东西上报纸了,我儿子写的东西上报纸了。”他恨不得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

其实那只是县里的一个小报纸,现在想来实在有点脸红,但父亲却大言不惭:“全县有上百万人呢,文章能够登报的又有几人!”我真不知道怎么说父亲,这时的父亲已经年近七十了,我不忍心责怪他。

有什么办法呢,努力呗。

渐渐地,我的文章得到更多人认可,后来又被省市一些报刊录用。父亲不知从哪儿得到消息,少不得又是一通吹牛。但这时父亲的市场不大,他所能“宣传”的范围只有他们那班老头老太太,而且人们大都已经知道,甚至比他知道得还早还多:“你儿子的文章啊,省里的刊物上也有咧!”父亲回来问我这是不是真的,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我说:“告诉你做什么呢?你又要吹牛!”父亲听了一点也不生气,咧开他豁了牙的嘴笑着说:“我吹牛不还是为你!”

“为我?”我不解。

父亲说:“我为你吹牛就是要赶你努力往上走咧!”

我听了,恍然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父亲啊,你的吹牛里面饱含着对儿子的期待,对儿子的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