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看电影

责任编辑:龙慧 来源:中国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6-12

工会要组织职工去城里看电影。平时食堂里的一部彩色电视机,几乎是驻厂职工业余文化生活的全部。偶尔,组织一次看电影,算是这种单调文化生活的补充。

每到秋季,城市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似晴似阴。吃过午饭,大门口附近就陆陆续续地聚集了一些人,三三两两的在闲聊,有人抖搂些令人捧腹大笑的段子。围着茶炉转的贾嫂也向人群走来,难得见她穿件像样的衣服。这天她穿了件深灰与蓝色相间的毛呢格子大衣,衬着白皙的肌肤,还真有点电影里阔太的派头,与周围人的手工毛衣外套形成较大反差,也就吸引来不少羡慕的目光。

“贾嫂,你这衣服好漂亮!”蒋玉如从办公楼走出来,揉搓着手背上的护手油和贾嫂打招呼。

“这是俺表哥探亲时从台湾带回来的!”贾嫂有些得意地张扬着。两岸多年的互不往来刚刚破冰,官方允许老兵回大陆探亲。

手捏电影票的禾玉曼此时站在宿舍的窗户前,望着楼下通道上零三八四走过来的职工,门口方向传来的喧嚷声,都让她心潮澎湃又犹豫不决,缘于她已是三个多月身孕的准妈妈。

其实,工厂大门外不足百米的地方就有一家电影院,单位也组织国内去看过电影。主要由于身体和交通不便的原因,禾玉曼好久都没进过城,从早到晚地呆在厂里,让她感到也很烦闷,再说单位有专车接送,如果能借此机会和大家热闹一番,还能满足对城市繁华街景的视觉渴望,该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

这会儿,四五辆等待执行任务的大卡车整齐停泊在食堂旁边的水泥路上。平日里承担皮张等物资的运输工具,在公共交通不够发达的年月,责无旁贷地承担起光荣的客运服务。每逢国庆、春节放假,它们就被分成几条路线,把远途职工安全便捷地送达家门口,春游自然少不了它们风尘仆仆的身影,去城里看电影,同样少不了它们的参与。

禾玉曼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最终做出一个事后看来十分错误的决定。她身穿白色开襟毛衣外套,努力掩饰已经隆起的腹部,锁门下了楼,凑热闹似的向绿皮大卡车走去。

簇拥在车厢尾部的人群已经开始上车,四周一片嘈杂的嗡嗡声。车上有人乐意伸出热情的手臂,拽哪些年老体弱的同事,有的人踩在车尾的某个支点自个往上爬,一个接一个。禾玉曼走到车前,刚伸出双手,就有两只无名大手立即伸过来,身后还有一个助推的,她只感到瞬间像失重般地站到车厢里,惊诧得直呼:“哎哈,谢谢!”那一刻,她深切感受到来自集体大家庭的温暖,来自人性最伟大的友善和关爱。

“玉曼,你也去呀?”蒋玉如向她挤过来,非常惊讶地问。

“没事儿,”她貌似轻松地回答。

人群不断的朝上涌,禾玉曼愈来愈明显感受到周围传递过来的压力。蒋玉如刚才的话,她脑子里产生过要下去的短暂念头,很快又被要打扰大家的想法而否决。蒋玉如从她的面部神色读到了紧张与担忧,就喊着:“别挤孕妇,”还靠自身努力,来挤出一些有限空间,周围人也尽力与她保持距离,又一阵感动开始在禾玉曼的心中荡漾开来。

人员全部挤上车后,司机扣上尾部挡板。敞篷卡车冲破阴沉天空的污浊空气,一辆接一辆驶出大门,沿着熟悉又荒凉的长街呼啸而去。初冬季节的寒风呼呼的从头顶上掠过。车厢里却越来越热,年轻人不忘即兴调侃,引来人群阵阵哄笑。被人群严严实实包围的禾玉曼无法判断汽车到底走到哪儿,眼前尽是一颗颗急切喘气的脑袋,还有头顶上一片隐晦的天空。

没走多远,卡车突然出现一次急刹车,人群不由自主地前呼后拥,破坏了蒋玉如及周围人努力维持的保护圈,禾玉曼顿时被吓得直冒冷汗,她再次后悔自己的抉择,但也无法更改。直到电影院门口,她才稍稍松了口气。银幕上陈强父子的喜剧片,让惊魂未定的她看成了一场闹剧。

傍晚时分。禾玉曼回到宿舍,正要取出钥匙,发现门锁的活页已被人撬开,虚挂在门框上。一定遭人盗窃了!她的心里不由一阵惊恐,但还是鼓起勇气推开门板。眼前情景,差点没让她晕倒。床铺被人翻得乱七八糟,桌上、地上散乱的书籍,她呆呆地望了一会儿,等回过神来,才想起床下的箱子,已经有思想准备的她撩开半搭床檐的床单,红棕色人造革衣箱的锁孔已严重变形,白色铁皮的包角被人扭开。她慢慢拉出箱子打开一看,衣服杂乱地纠缠在一起,她赶紧扒开衣服,藏匿于箱底的微薄积蓄不翼而飞,更令禾玉曼心痛的是:自己用心珍藏两年之久的几沓信笺不知去向,那可是用点点滴滴的爱谱写而成的生命交响曲,竟在这样一个日子化为乌有。

她曾多次设想,等到白头偕老时,再用颤抖的双手拂去岁月的尘埃,翻开那些泛黄的记忆,看着被时光销蚀的纸张,晕散的墨迹,就会恍如回到青春岁月。到那时,她就可以向全世界庄严宣告自己的爱情秘籍,将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情。

“卑鄙小偷,竟连私人信件也不放过,想必是位可怜的单身汉吧!”她站起身子,无比忿恨地骂了一句。

祸害的发生,或许缘于单位上午发工资,还是命运的魔爪提前了行动,企图扼制住她虚幻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