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那条河

责任编辑:龙慧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06-13

   “呜——”随着一声长鸣,火车终于停了下来。家辉走下列车,他的心脏怦怦地跳个不停。走完长长的村道,终于找到了村西头的大奎家。
  大奎家新起了两层楼房,原来的旧门楼不见了,但门前那两棵柿子树还在,依旧树影婆娑。
  大奎见到家辉,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拽住了家辉:“黑娃,黑娃,你回来了。”
  “黑娃”是家辉的小名,在城里,没人这样叫他。
  大奎赶紧打电话叫来了刚子和胜利,还有二狗,他们都是同学。大奎弄了几个菜,大家一杯接着一杯,边喝边聊,好不痛快。
  一直喝到月光如昼,家辉突然说:“我想去看看小庄河。”说完径直往大门外走去,几个人只好随他往河边走。
  小庄河悄无声息,沉默得让人难过。家辉借着明朗的月光,却听不到蛙鸣,也看不到水,他一下子就懵了,扯着大奎拼命地喊:“水呢,水呢?这里不是水很大吗?”大奎嗫嚅着:“早干了,上游都没水了。”
  家辉呜呜地哭起来。二狗劝他:“你不是最讨厌小庄河的水吗?你临走还说,盼着小庄河的水被太阳晒干呢!”
  家辉号啕大哭:“我在外面起早贪黑打工,送外卖、开饭馆、给人装修……七年了,我没娶媳妇没置地,攒下的钱都带了回来,就想着在小庄河上修一座桥啊!”
  大奎想起那个夏日,一家子农转非进了城的家辉,回村里找同学们玩,河对岸的斌子向他俩挥着手,下水趟河来找他们,谁知到了河中间,一阵狂风吹过,斌子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如今,河干了,水没了,但家辉的心还浸在泥泞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