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责任编辑:龙慧 来源:中国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6-14

他躺在床上,像睡前关上了的窗门那样关闭着眼皮,可怎么也关不上自己的心扉,仿佛有一辆公交车从新房深处向外开出,那思绪就以车为伴蜿蜒曲折着不断延伸……

那是一个人间四月天,他经领导批准回家休探亲假,一路火车奔驰后,又搭上公交车回到家。她笑微微地带着他到菜市场采购他最喜欢吃的鱼肉蔬菜,然后回家把采购品提进厨房,打开水龙头洗净,操起菜刀切好,在锅台上施展身手,像变戏法一样变出各色拿手美味和他共同分享……

深更半夜,他起床上卫生间,生怕惊醒熟睡中的她,没开灯,返回时一不小心,“咚”的一声脑袋撞到墙壁上。

“谁?给我站住!”听到这厉声大喝,他赶紧打开灯,只见一位“女汉子”手握菜刀,神态威严地站立床前。

“哎,你怎么了?手中怎么会有菜刀?”他怎么也不能把眼前的“女汉子”与心目中温柔靓丽的她划等号。

“哎呀,吓了我一跳。”她瞬间恢复了原貌,还是微微一笑,一手摸着胸口,一手把菜刀塞回枕头底下,像在作解释,又像自言自语,“我多年出车,在车上得罪过一些为非作歹的人,你又常年不在家,我已经习惯了在枕头底下藏把菜刀防身。”

他和她重新躺上床,不知过了多久才闭上眼皮……

朦胧中,他再次上完卫生间,返回时一不小心脑袋撞到墙壁上,忽听到一声大喝,他赶紧打开灯,眼前蓦地闪现一位巍然挺立在床前“女汉子”,手里握着一把鲜血淋漓的菜刀……定睛细看,她手里握的其实不是一把鲜血淋漓的菜刀,而是印有金辉闪闪的“最美军嫂”字样的红本本!

“你……”他扑上去伸手将她紧紧一抱,却被自己的喊声惊醒。打开眼皮,松开抱在胸口上的手,伸到枕头底下,摸到的不是菜刀,而是一个小本本——烈士证书。

随后记起:多年前,她已经悲壮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