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年庄的故事

责任编辑:龙慧 来源:中国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6-14

年庄有两个人,胖的叫年伯龙,瘦的叫年伯虎。两人虽然同一个辈分,但早出了五服,只是在一百年前,两家祖先在同一个锅里摸过勺子。

年伯龙住村东,年伯虎住村西。两人同年同月出生,从穿开裆裤就喜欢在一起玩耍。小时候,年伯龙与年伯虎喜欢摔跤。年伯龙因为长得结实,很快将年伯虎压到身下。两人站起身,年伯龙正得意地开心大笑,猛不防年伯虎钻到他裆下,突然将他掀了个脸朝天。那时,两人喜欢下“四路棋”。是在地上画的棋盘,棋子是随便捡起的土疙瘩。棋艺相当,互有输赢,谁也不服谁。

年伯龙和年伯虎长大后,两人爱下象棋。因为都只混到小学毕业,就回家务农,农闲之余,两人有时坐在村东老榆树下,有时坐在村西大青石上,常常在棋盘上杀得天昏地暗。观众只有一个人,就是邻村牛庄的牛瞎子。两人棋艺相当,互有输赢,谁也不服谁,既斗棋又斗嘴,牛瞎子眼睛看不见,在一旁听着两人嬉闹,也跟着哈哈大笑。

不知不觉,年伯龙和年伯虎的儿子都开始读高中。年伯虎的儿子稍长一岁,读高三也比年伯龙的儿子早一年。年伯虎的儿子成绩优异,轻松考上了大学。年伯龙的儿子好踢球,在功课上时间抓得不紧,年伯龙对儿子似乎失去了信心。可哪壶不开提哪壶,年伯虎特别喜欢在年伯龙跟前炫耀自己上大学的儿子。“怎么样?死胖子,服气了吧,你输我多着呢!”牛瞎子奇怪道:“伯虎,刚才你不是先输一盘!”年伯龙把棋盘一推,没心情继续较量,他知道年伯虎将儿子当成了一颗棋子。

年伯龙暗暗在儿子身上下功夫,隔三差五灌输心灵鸡汤。第二年,年伯龙的儿子也如愿考上大学。年伯龙爱抽烟,是个老烟枪,烟瘾特别大,自己用一分地种烟秧消遣。年伯虎爱喝酒,是个老酒鬼,酒瘾特别大,自己用两个大坛子酿烈酒消遣。牛瞎子就在烟雾缭绕和酒气扑鼻中听两人下棋。两人棋艺相当,互有输赢,谁也不服谁,既斗棋又斗嘴。牛瞎子眼睛看不见,在一旁听着两人嬉闹,也跟着哈哈大笑。

年伯龙和年伯虎的儿子大学毕业,一前一后到机关上班,随后都当上领导。年伯龙的儿子是纪检干部,年伯虎的儿子是教育局长。两个人的儿子都很孝顺。年伯龙的儿子每次回村,会为年伯龙带着成条的香烟;年伯虎的儿子回村,会给年伯虎带着整箱的名酒。年伯龙与年伯虎还是喜欢在棋盘上对弈,两人一边下棋,一边各自炫耀着儿子的贡品。谈着谈着,年伯龙对年伯虎道:“死瘦子,你干嘛不改名叫年仲虎?”年伯虎明白年伯龙话里含义,嗤鼻说:“叫年仲虎就服你?那也还在伯仲之间哩。”牛瞎子起哄道:“你们两个,真是一龙一虎!”两人的象棋已经下腻,又爱上下围棋。还是像从前一样,下棋地点,有时在村东老榆树下,算是年伯龙的主场;有时在村西大青石上,算是年伯虎的主场。观众不止邻村牛庄的牛瞎子,还有村里村外很多人。有的是来求年伯龙说个情,有的是来求年伯虎递个话。两人棋艺相当,互有输赢,谁也不服谁,既斗棋又斗嘴。牛瞎子眼睛看不见,在一旁听着两人嬉闹,也跟着哈哈大笑。两人不紧不慢对弈,在棋盘上厮杀的天昏地暗,直到前来相求的人一个个焦急地离开。

一天,年伯虎忽然发现一个新情况,蹬了年伯龙一脚:“哟,死胖子,什么时候把烟给戒了?”年伯龙嘿嘿咧嘴一笑:“抽烟有害健康。”年伯龙脖子上挂着个“随身听”,他开始迷上听流行歌曲。年伯虎心里明白年伯龙的心思,故意奸腔奸调说:“哟,胖子好烟抽腻了,开始学时髦出洋相?”年伯龙反唇相讥道:“哪伴你死瘦子,能有个局长儿子进贡!”年伯虎分毫不让:“死胖子,看你那一副腐败像,装什么装?别替纪委干部打掩护。”年伯龙滑稽地哼起流行歌曲,“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用一种魔鬼的语言,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年伯虎道:“死胖子,这是什么烂歌?”年伯龙拖着长腔说:“死瘦子落后啦,是王菲唱的《流年》,敢情这么火的歌都不知道!”年伯虎瞟了年伯龙一眼,故意压低声音道:“哟,龙哥,我求你个事,你说哪天局长进去啦,你可要让纪委干部通融啊!”年伯龙故意大声说:“好哩!我一定会让纪委干部,照看那龟孙子。”观众不只是邻村牛庄的牛瞎子,还有三两个前来相求办事的人。两人棋艺相当,互有输赢,谁也不服谁,既斗棋又斗嘴。牛瞎子眼睛看不见,在一旁听着两人嬉闹,跟着哈哈大笑。前来办事的人,对两人赤裸裸的的对白听着脸红,一个个悄悄溜走了。

一天,年伯龙也忽然发现一个新情况,蹬了年伯虎一脚:“哟,死瘦子,什么时候把酒给戒了?”年伯虎嘿嘿咧嘴一笑:“酗酒有害健康。”年伯虎身边带着个罐头瓶,瓶里装满炒熟的芝麻。年伯虎把芝麻一粒一粒放到嘴里嚼。年伯龙明白年伯虎的心思,故意奸腔奸调说:“哟,瘦子好酒喝腻了?”年伯虎学着年伯龙的腔调唱道:“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用一种魔鬼的语言,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观众只有一个人,还是邻村牛庄的牛瞎子。两人棋艺相当,互有输赢,谁也不服谁,既斗棋又斗嘴。牛瞎子眼睛看不见,在一旁听着两人嬉闹,也跟着哈哈大笑。

年伯龙和年伯虎彼此都上了年纪,但还是经常凑在一块杀两盘。地点有时在村东老榆树下,有时在村西大青石上。年伯龙听着流行歌曲,年伯虎一粒一粒嚼着芝麻。年伯虎时不时会说:“哟,胖子,又有纪委干部进去了。”年伯龙竖起耳朵认真听年伯虎说话,却佯装不在意的样子,故意把“随身听”的音量调高。年伯虎拿腔作势道:“打铁还需自身硬,看来这纪委干部,也不是天生就能抗腐败。”等年伯虎感慨完,年伯龙伴着“随身听”,开始高声哼唱起《流年》:“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用一种魔鬼的语言,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年伯虎心里明白,这是年伯龙含沙射影,讥笑自己那个已经当副县长的儿子,是否能经得起流年岁月考验!可年伯虎嘴上却故意轻松地说:“死胖子,你放心,不会让你活着能看到我的笑话。”

观众只有一个人,还是邻村牛庄的牛瞎子。牛瞎子也已白发苍苍,听到面前两人的嬉闹,笑道:“你们两个熊人,下了一辈子棋,到底胜天半子!”年伯虎问:“老牛,此话怎讲?”牛瞎子说:“我听不出来?你们俩原来联手,和共同的死对头博弈。”年伯龙好奇地关掉随身听,听牛瞎子高论。牛瞎子道:“我牛瞎子,听你们下棋一辈子,眼瞎心不瞎,终于听出了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