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牵牛花

责任编辑:龙慧 来源:中国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6-14

我家窗台下,有一块两尺见方的石头。不知啥时候,从石头与屋墙的夹缝中钻出一棵牵牛花。

我发现时它还是个小黄芽芽,有一拃多高,纤纤弱弱的,像一个刚会爬的小娃娃,光着屁股,在料峭的春寒中瑟瑟发抖。

我没养过花,但我希望它能在我的呵护中好好长大。我拿几颗钉子和一团毛线,用钉子把毛线的一端固定在地上,另一端拴着窗棂,然后把花秧绑在毛线上。不几天,我的窗口就探进一个绿盈盈的小脑袋,它似乎很好奇,扒着窗棂,睁大眼睛往屋里张望。

夜里,起风了,接着又下了一阵雨。清晨我睁开眼,发现那个绿色的小脑袋不见了。我赶紧跑出屋门一看,原来我的毛线全被风刮断了。绿秧秧像绊了门槛跌破头的孩子,满头满脸都是泥,坐在地上委屈地大哭。我忙找了几根结实的绳子,把花秧扶起来,给它拍拍土,洗洗脸,重新把它的身体固定在绳子上。我盼望它早日康复,快点儿在爬上我的小窗。

过了一段时间,我的窗棂上又出现了绿色的小脑袋,这次不是一个,是四个。原来花秧分叉了。它们你推我挤的,争抢着窗棂的铁棍棍。“这是我的位置!”一个再喊。“我先在这儿!”另一个在大叫。“你碰着我了。”又一个在嚷嚷。有两位还打在了一起,拉都拉不开呢。它们争先恐后地向上爬,不仅占领了整个窗口,还侵占了房顶。我再也数不出有几个绿脑袋了,只知道我的小窗前,多了一个翠绿的窗帘。每当太阳升起,窗口便透来朦胧的绿意。

天慢慢热起来,牵牛花的叶子变成了深绿色。在浓浓的绿叶间,我发现了三个红色的小喇叭。我和它朝夕相处,竟没有觉察出它是什么时候长出的花蕾。花儿在枝叶间躲躲闪闪,就像一个乡下的女孩,见了生人,藏在门后,一会儿又开一道门缝向外张望,实在腼腆得可爱。

牵牛花的地盘在一天天扩大,它们毫不客气地占据了整个屋墙。你走近它,上百的小喇叭一齐对你吹响,那紫红色的生命的旋律,让你无论如何也不能拒绝倾听。你站远点,眼前便会出现一个绝妙的舞台:翠绿的帷幕中,走出上百个紫红衣裙的小小的舞女,她们在微风中蹁跹,令你眼花缭乱。

牵牛花一般日出前开放,正午时调谢。如果遇上阴雨天,天气凉些,花儿就可开一整天。刚开的花儿颜色很深,开的时间越长,花色越浅,并且一朵花的颜色也不均匀:喇叭口的颜色浅,喇叭筒里的颜色深。就好像那颜料在花朵上流动,最深最浓的颜色都沉淀进花筒里。

整个夏天,牵牛花都很忙碌:开花、开花、开花。这朵花开了,那朵花谢了,仿佛一个人,忙得顾不上吃饭,顾不上休息。调谢的花儿落了地,原来开花的地方长出了一个绿色的“小珠子”。小珠子长到黄豆大小时,变黄变干,用手一捻,里面有三粒种子,黑黑的,三棱锥形。

牵牛花的日子每天都过的实实在在的,自初春到秋末,我不知道有多少花开花落。它时时都在开花,时时都在结果,时时都在收获,它根本不在意春华秋实。当一场苦霜袭来,它那蓬蓬勃勃的身躯便伏在窗台上枯萎了。天冷了,牵牛花把位置让给了阳光,冬天我的小屋很温暖。我拔去枯藤,收获了牵牛花的种子。搬开石块,又把它撒在了窗台下。

我知道明年,又会有一个绿色的瀑布,挂上我的小窗,里面又将响起那紫红色的生命的合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