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史上最牛的约会

责任编辑:龙慧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6-19

  我大喊一声“不要”!飞身过去紧紧抱住那名女子往后拖下来,可这时从暗角落里冲出几个大汉,七手八脚把我按在地上,还有人用拳头猛击我的脸,打得我眼冒金星。

  我是一个公交车司机,一天晚上十点钟,我开末班车。车上只有稀拉几个乘客,中途下车后我的车就空了。眼看还有三个站就到终点站,上来了一位妙龄美女,她站在投币箱前一摸手袋,却掏了个空,口里说:“糟糕,忘带钱了。”

  她已经上车了,再把她扔下去不合适,让她白坐也不行,车上有摄像头监督,可不能因为美女而犯错。于是,我掏出自己身上的两元钱递给她。她接过钱后,说:“我一定会还给你的。”说完把钱投了进去。

  我当然没指望她还钱,就当花两元钱找个美女陪我一段路吧。可是美女坐下后却不吭声,只望着窗外凝神想着什么,而且,她只坐了一个站,在下一个站江滨路口就下车了。我觉得奇怪,就目送她走到江堤上才把车开走。

  我把空车驶向终点站,一边开一边琢磨刚才下车的美女:她走到了江滨路,可这条路是新开的,虽然有路灯,可还蛮荒凉的,没几座建筑,她登上了堤岸那边,可见她家并不在江滨路,如果说是来约会吧,现在已经有点晚,堤上连个人影也见不到,再说哪个人会笨得让女友这么晚来此约会。一个莫明其妙的念头突然蹦出来——难道她想投河?

  车到终点站,我办好下班手续,招来一辆出租车,直奔江滨路。

  下了车我朝堤上走去,远远地就看见了那女子,她爬上了临江的石栏杆,栏杆外就是滔滔的江水!我来得正是时候,我大喊一声“不要”!飞身过去紧紧抱住那名女子往后拖下来,可这时从暗角落里冲出几个大汉,七手八脚把我按在地上,还有人用拳头猛击我的脸,打得我眼冒金星。

  当一束雪亮的电筒光照亮我的脸时,栏杆上跳下来的女子惊讶地说:“怎么是你?刘队,我们可能抓错人了。”

  我这才搞清楚状况,原来那女子和那些大汉都是警察,由于江滨路近日接连发生侵犯女子的罪案,此次是让那女警做诱饵,其他人在隐蔽处守候。没想到把我当色魔给制服了。

  知道是误会,警察们都向我道歉,尤其是那个诱饵女警,知道我奋不顾身地要“救”她,很是感动,像小鸡啄米似的向我点头说对不起,她还笑着揉揉我的脸问我:“还疼不疼,要不带你到医院上药水?”

  我的脸都肿起来了,火辣辣的,哪能不疼,不过在女警的玉指轻揉下,还真不那么疼了。我逞强说:“没什么要紧的,我家有药水,回去抹点就成。”

  几天后,那个女警又上了我的车。后来才知道,她一趟又一趟车守着,直到见我她才上车的。她一身休闲打扮,上车投币后,又递给我两元钱:“还你钱。”

  我笑着接过钱:“真不愧是人民警察,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她压低声音俯到我耳畔说:“我是来卧底反扒的, 别暴露我的身份。”

  我赶紧住口,生怕影响她工作。她却笑了起来说:“哄你的,今天我休息。你什么时候下班?我有件事找你帮忙。”

  我问她什么事,她说是公事,要到没人的地方才能说。我说那你能等?她点点头,于是那天她跟着我的公交车来回转悠了半天。

  我下班后,她请我到一家餐馆吃饭,望着丰盛的佳肴,我说:“警官同志,你要我做什么就直说,不过,挨揍的事我可不干。”

  她莞尔一笑说:“别口口声声叫我警官,听着别扭,我叫林雪,你叫我小雪好了。这几天晚上,南山公园老有情侣遭劫,我想请你帮忙,和我一起扮情侣,引出犯罪分子。当然,我的同事会在暗处保护我们,他们的身手你是领教过的,所以你肯定会没事的。”

  我说:“那让你的同事和你扮情侣不就成了,何必找我?”

  林雪说:“他们长得五大三粗的,警察的印迹都刻在身上,哪像你细瘦斯文的样子,你扮我男朋友才合适。”

  我笑一笑说:“那我扮你男朋友,你那位不吃醋?”

  林雪却说:“我还没男朋友呢。原来你是怕你那位吃醋?”

  我说:“我也是光棍一条。”

  林雪说:“既然你没女朋友,你还顾忌什么,看你这么侠肝义胆有正义感的人,怎么能拒绝这个除暴安良的好机会呢。”

  都把我提高到大侠的境界高度了,就帮她一回吧。

  两天后的晚上,我和林雪相依相偎走进了南山公园的小树林里,林雪的手挽着我的胳膊,我有点不自然,越走离她越远。林雪拉拉我的手,示意我注意状况,我才靠近她,不过她身上淡香的女性气息还是让我有点心猿意马。

  树林里有一片草坪,林雪和我并肩坐下。月色真好,把周围的景物涂染得朦胧而美丽。不远处还有一对情侣,正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热吻。我看得脸热心跳,转头看看林雪,她也有点臊意地微低着头。

  我逗她说:“林雪,我是不是也可以吻你啊?”

  我以为林雪会骂我不正经,她怎么可能答应呢,暗处有她的同事紧盯着呢。谁知她小声说:“情侣们能做的事你都要做,要不然会被察觉出来的。”说完她微微仰起头,闭上了眼睛,等待我吻她。

  天呐,这是真的吗?没想到林雪如此敬业,我的这个任务可真是太美妙了!我无比激动,心怦怦乱跳,手有点发抖地轻轻拥着她,吻她的唇,她的唇那么柔软和香甜,而且,我感觉到她在回应着我的吻。

  我正在美妙的任务里眩晕,有个粗怪的声音在耳旁响起:“亲够了没?站起来!打劫!”

  一高一矮两个男人,各持一把刀子站在我们面前。不远处那对情侣已不见踪影,也没见到其他人,但我知道下一秒钟就会有林雪的同事扑出来!·

  高个歹徒恶狠狠地嚷道:“别磨蹭,快把钱全掏出来!”又看了一眼林雪,怪笑着说:“这妞真靓!兄弟,我们今天有福了!”又用刀指着我厉声说,“你这小子要命的话把钱掏出来,然后滚蛋!别碍我们的好事。”

  我一听他们想侮辱林雪,气不打一处来,心想着反正四周有警察在埋伏,虽然现在没露头,但关键时候会从天而降的,所以就壮胆往林雪身前一站,迎着他们的刀子说:“你要敢动她,我就对你们不客气!”说着我还摆出要干倒他们的姿势。

  “既然你小子不想活,那就别怪我们下狠手了。”恼羞成怒的高个子歹徒挥刀砍向我。

  那一刻,我傻眼了,我不会格斗术啊,也从没有打架经验,当清凉的刀风刮向我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被人往后一拉,又听见“啪”的一声,有一只脚踢中那高个的肚子,高个顿时倒地直叫,手上的刀也摔到一边。是林雪出手了!

  矮个挥刀上前,林雪侧身一闪,两手擒住他拿刀的胳膊,反手一扭,只听“咔嚓”一声,歹徒惨叫一声就瘫在地上了,胳膊估计被扭断了。高个歹徒爬起来想溜,被林雪一个飞腿扫在脑袋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林雪的漂亮身手,让我目瞪口呆,忽然奇怪:“你的同事为什么不出手呢?”

  林雪说:“我忘了打电话了。”说着,掏出手机通知刘队他们过来。

  等待刘队过来的时候,我才明白,今晚,我们根本不是执行任务。上一次,我的救美壮举,让林雪动了心,就“假公济私”,约会我来了。遭遇歹徒,纯属巧合。

  没想到,被林雪制服的两个歹徒,正是在江滨堤岸屡屡作案的采花大盗。由于是重案,我和林雪作为当事人,不得不交代所有细节,我们的恋爱史就这样彻底曝光,不想成一对都不行了。

  一年后,我和林雪结婚了。我的哥儿们都很羡慕我,都说没想到我居然找了个如此美的警察做老婆,哪辈子修的福? 我就开玩笑告诉他们,因为我不会打架,又特爱逞能,才不得已娶个警察老婆来保护自己的。林雪听到我这个歪论,结结实实给了我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