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梦醉香港

责任编辑:龙慧 来源:中国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7-06

  六月,我们三个女人从广州坐上广九三小时后到达香港。

  当天下午,我们打的到香港有名的汀九大桥不远的海滩。沿岸是杂草树木。沿着青绿的树木拾阶而下,草丛边有烧烤炉、喝茶的石桌椅,四周十分干净。海出现面前,天蓝水阔,雾气蒸腾。青马大桥与汀九大桥呈L形交错凌驾于大海之上苍穹之下,气度非凡,磅礴恢宏。青马大桥自1997年5月开放通车;黄色缆线的汀九大桥是全球最长的三塔式斜拉索桥,1998年5月6日建成通车。一个回归前两月,一个回归一年后。青马大桥与汀九大桥像两道彩虹,成为香港新的观光景点。香港人叫“回归桥”。

  海边有一白色的小平房,平房外是白色栏杆砌成的望海阳台,沙滩椅、小圆桌、竹椅,小屋主人姓林是我朋友的朋友,林先生曾是一位水手,现在自己开公司做老板。我们戏称他为林舵手。他正手提一紫砂壶为我们冲泡功夫茶。“你没有被‘洋化’掉啊?仍会中国功夫茶?”

  “哈哈,这可是我的看家本领,怎能忘记?我是汕头人呐。”原来他也是大陆人,自然多了些亲近感。

  林舵手身穿一件黑灰难辩的圆领T恤,紧绷的T恤透出发达的肌肉,腹肌处隐现我羡慕的马甲线,特别是双臂处鼓起肌肉线条像高耸的峰峦。他从一个摇橹的船夫一路起来,渔民的形象如影子始终跟随着他。下穿一条黑色短裤,吸一双拖鞋悠闲自在。古铜色的皮肤在夕阳照射下涂抹一层金黄。眼窝深陷,双眸有些忧郁的深邃,沧桑写在他粗糙的额头。但,我却感受他身上有一种内力,一种海边渔民与风浪搏斗过的定力。

  突然,天聚集了灰色云团,从浅灰变成铁灰色,风一阵又一阵吹进小屋,林舵手说,马上有大雨。暂时不能下海。果然,不多会海风像被放出笼的野兽狂吼着扑打堤岸,天下起了大雨。可白色小屋却传来邓丽君绵绵的歌曲:“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朋友们丝毫没被风雨吓住,在阳台喝茶吃点心聊天欣赏着海上雨幕如烟如梦。原来,快节奏的香港一样可以“慢”,慢慢看山、看水,赏日落、晒月光……像循着海底的墓道,找到木心先生《从前慢》的时光。这里的时光是柔软的。

  有朋友有真情人生难求;有美景有心情有快乐人生难求,我心生几分感动。雨过天晴,林舵手说:“上船出海啦。”我们6人登上由林舵手驾驶的快艇,快艇“艘”一下便冲向茫茫大海迎风斩浪,吹拂着我们一身的炽热,让人感到一种乘胜追击的快感。朋友在船头疯狂拍照,黄昏的海就是一坛散发着陈年酒香的老酒——醉人,且醉得人与天地一起美。我们的快艇在青马大桥与汀九大桥下破浪穿行,在深蓝的海面划出最生动的白色弧线。能在香港维多利亚海面坐快艇与海与两座俱有历史意义的桥亲密接触,似梦非梦。

  快艇在海上破浪穿行,思绪在历史上空穿越。我在张爱玲作品读出香港的清影;读出旧时香港的人生百态、荒凉生命。那袅袅亭亭涂满粉黛漂过暗香的旗袍女子;那大胡子大眼睛,头戴高高白帽子的印度门童;那穿着苏格兰裙在中环、在旺角耀武扬威的英国士兵;那教堂上空清冽的钟声……还有那《沉香屑——第一炉香》里的主角乔琪乔代表了香港旧时人物,是旧时香港人物在殖民地环境下的逼真写照。

  历史是沉重的,但历史却无法封尘。“在炮火的震荡中,荒凉的土地也会滋长出生命来呀……”历史是一只沾满希望的号角,心里像揣着一团火,沉重有力蓄势待发。

  在船上,我眺望岸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紫荆花区旗与五星红旗在阳光下迎风昭展;漫天的夕阳染红了天边,将两岸的摩天高楼镶嵌得金碧辉煌巍峨峻峭、生机勃勃。

  快艇静静地停在海湾,我们开始钓鱼。海风把海腥味卷进舌尖,咸腥中感受茫茫大海的怦然心动。逆光的海面荡漾一层紫红一层尉蓝,一排排波浪赶着向岸上涌动。夕阳浸润下,飞卷的浪花像女人金色头发卷曲着滚动涌向岸边。晚19时整,青马大桥与汀九大桥上的灯光全部点亮,一眼望去宛如“千树万树梨花开”。这是“东方之珠”华丽的倾泻,两岸的高楼在暮色中若隐若现恍若如海市蜃楼。

  香港曾经的落寞、曾经的沧桑,承载着150多年国耻的陈年旧梦已经成为远去的黄历。

  我们在静静地等待鱼儿上钩,一边欣赏维多利亚港湾的美景,一边感受鱼儿咬线的脉动。“哇,我的鱼线动了、动了。”我小心翼翼一寸一寸将鱼线拉近船身,猛一提,果然钓上一条鲜活的小鱼,约五寸长,红白相间皮肤如煮熟的螃蟹,只见小鱼口含一块鱼饵,鱼鳍玲珑剔透很美的一条鱼,我问:“这是什么鱼,简直就是美人鱼。”林舵手说:“嗬,这可是香港市场上很贵的石九公鱼,就这条也要10元港币。”我心想,哪舍得吃呵,但却有一种成就感。

  其间,林舵手告诉我们,他是汕头人,10岁不到就来香港,如今已50多年了,他当过装修工、卖过电器、打过鱼、开过船……如今依然做这些行业,他在香港拥有多艘快艇,让我想起一句诗“他是大海勇敢的船夫,在帆影下和暴雨中度过一生”。1997年香港回归时,看见国旗升起在香港上空瞬间,他激动得哭了。十分感慨告诉我:“漂泊了50年的我终于有了回家的感觉,特别温暖特别自在……”他泪光闪动。

  我们钓完鱼回到海滩下海游泳。天空被晚霞染过,由金色渐变为紫红。夜已深,海水墨蓝,在墨蓝里我看到水性好的朋友从此岸游向彼岸。我徜徉在海面,夜空星月闪烁,四周很静,静得只听到头顶两座“回归桥”上释放着如水的呼吸。

  新闻中说,广深港高速铁路将于2018年开通运行,从广州到香港只要30分钟。到时,我又会约友人:我们去香港看看吧?!慢品旺角小街的风光和兰桂芳的酒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