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说不抽,就不抽

责任编辑:王瑞文 作者:张玉春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07-10

  “我,张玉春已于1993年1月1日0时0分起戒烟了。请大家监督我。你们发现我口里吐出了一丝烟雾来,罚款1万元。立即兑现!”

  1981年我被调进县城工作,紧接着又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机,粤烟、沪烟、京烟、云烟乃至进口烟逐月出现;我抽烟的次数急剧增多,而且,慢慢地喜欢上希尔顿和骆驼牌这两种香烟。你还别说,喝完烧酒之后,我还打孖 着抽,那香那甜的滋味,让我如同坠入九霄云层一般。

  有一回,害了一场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重感冒。

  有同志递过来一支烟并且向我喷过来一口浓浓的烟雾,让我倒吸一口之后叫苦不迭,原来这烟味是那样的超级难闻。

  爱妻很赞赏我有这样的感受,并且提议我将烟戒掉。

  周围都是烟友。看看那些小至村委干部,大至那些市长书记,有几个不抽烟的?似乎抽烟是咱大男人们的一个基本标识。想到这些,我给爱妻抛出了一句话,谁叫您的先生是个纯爷们!

  时间迅速向前飞奔,而且还换了空间。

  这时的时间是1992年的暮冬时节;空间是祖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广东四小虎之一的中山市。我抽烟也已转型升级,昔日的希尔顿、骆驼已不适应我的要求,万宝路也不解馋。

  一日,有位港客的一大团烟雾飘了过来。啥烟味?可以让我立马来了精神。哦,菲律宾吕宋烟。他递给我一根,我不客气的抽了起来。一种从未有过的“过瘾”和“解馋”的双重感觉在轮番地撞击着我。

  吕宋烟颠覆了我的希尔顿、骆驼和万宝路。我到烟草专卖店购买了一些,挺贵的;后来,我托朋友从澳门给我带点免税的吕宋烟过来。

  我的家庭收支属于“够吃够用,略有剩余”那种。那一丁点的余额刚好被这诱人的吕宋烟搅得荡然无存。我尝试过重抽骆驼的办法,但是一天自抽3包量的开支与吕宋烟不差上下。这下真令我头痛。

  适逢单位年末体检,医院的诊断建议栏里出现了:“建议戒烟”的几个中国文字。

  爱妻很高兴将我的体检报告掷在我书桌上:“老头子,有决心、有信心、有恒心和有责任心吗?”爱妻 “有责任心吗”这一句铿锵有力的话语,如同一支超分量的精神激素狠狠地注入了我肌肤里的每一个细胞。

  对我说来,“责任心”不外乎所指:自己的身体、家人的健康、家庭的生活环境和家庭的经济。我是家长,如果“戒烟”是地狱,这“地狱”,我不下,谁下?!

  爱妻将家庭相簿亮在我的眼前:除半寸、大一寸的头像外,我的生活相片,每10张就有6张是手持香烟的。

  “老头子,你连照相的1秒钟都不放过。我就不信,是男人,就要将自己的家庭糟蹋得乌烟瘴气的;我就不信,是男人,就要用自己的二手烟来将自 己建立起来 的家庭击倒。”爱妻说完后便漫步走向阳台,并且冷冷地抛过一句话来:

  “这个家是你的。你就看着办吧。”

  最后的一口吕宋烟抽完后,我转身将酒柜里那几条香烟悉数扔到左边 (我单位司机)阳台里;将那几十个原来想作为纪念品的各式打火机用铁锤狠狠的砸了个粉碎。尔后,将1993年的新年日历本挂了上墙,并且静静地对家人说:“我从公元一九九三年一月一日零时零分起戒烟。”

  元旦后,单位的新年见面会上。我要求主持会议的陈书记让我先说几句话。

  陈书记问我:“有什么比单位的会议更主要?”

  “陈书记,我求您了。”转头向所有同事静静地说了开来。

  “我,张玉春已于1993年1月1日0时0分起戒烟了。请大家监督我。你们发现我口里吐出了一丝烟雾来,罚款1万元。立即兑现!”

  散会之后,我骑自行车从孙文中路的月华坊往东走,行至东门菜场右侧。一个熟人将我拦了下来,并且往我车后架上夹上了2条“万宝路”。

  “许老板,那你必须收下我这1万块钱。”

  24个年头过去了,不论何时何地,我始终没起过“抽烟”这门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