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文静与江雪

责任编辑:王瑞文 作者:杨大宜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07-10

  我感到了莫名的悲伤。就像是做了一场很认真很幼稚的游戏,在这场游戏中,我不知道谁伤害了谁。

  那年我毕业落榜在家。

  那时还盛行看露天电影。我们集市的旧戏台,隔三差五地就有电影公映。晚上带着一帮大孩子小孩子去集市上看电影,是一件很热闹很开心的事情。

  有一天晚上,正在看露天电影的我,不经意地一回头,便看见一个白白净净的女子正站在我的身后。

  一连几个晚上,我都发现那个女子安安静静地站在我的身后。

  不会都是巧合吧?我后面的位置有那么好的风水吗?我想起来了,几次电影散场,也隐隐约约地感觉她跟在我的身后,然后到了我们村的岔路口,就没了她的影子。该不会是一只狐狸精吧?管她呢,看起来她也没有加害我的意思,我心里只是感到有些好奇而已。

  既然不读书了,那就该谈婚论嫁了。在农村,18岁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年龄了。我同样也没有逃脱让人介绍对象这个传统的婚介模式。

  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次相亲。没有想到的是,在场的竟有两个女子,更让我诧异的是,其中有一个竟是露天电影站在我身后的那个女子!

  我才知道,她叫文静。白皙的皮肤,乌黑的大眼睛,飘逸的长发。可是跟我相亲的却是另一个叫江雪的女子。

  原来她们都是邻村的。后来听江雪说,她跟文静是同村的,从小长大,就像亲姐妹一样,她说她们早就认识我,只是我不认识她们而已。

  江雪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女子,我就跟她交往了。不过,只要有见面的机会,大多数的时间,我们都是三个人在一起的。文静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斯文而腼腆,一说话,白皙的脸上就泛起了红晕,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紧张的缘故。她既然是江雪的朋友,我也把她像妹妹一样看待。

  现在想起来,跟江雪和文静相处的那一段时光,短暂而快乐,只是,一切已成了过往。

  美好的东西,往往都是短暂的。我原本以为,江雪就是那个要跟定我一辈子的人,谁曾料,事情却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一天,江雪约我见面,却没有看到文静。她显得有些忧郁,第一次拥抱了我,我看得出她有心事。就问她:”你有心事吧?”

  她沉默了很久,像似鼓足了很大的勇气,对我说:”我们分手吧!”

  我满脸诧异,看着她,“你是不是疯了?”她连忙说:“不是的。”

  “那是?”我咄咄逼人,显然被她这突如其来的话给激怒了。她目光迷离,不敢看我的眼睛,最后说:“是我爸妈不同意,他们要把我嫁到成都……”

  “成都?繁华的大都市啊,呵呵,原来是这样子的……”我似乎一切都明白了。

  年少轻狂的我,丢下了满眼含泪的江雪,无不讽刺地说:“原来你也是一个拜金主义者,去你的成都吧!”

  她眼里闪着泪花,忧心地说:“请你不要怪我,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啊!”我再也听不进她说的任何一个字,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连几天,江雪叫文静约我见面,都被我拒绝了。我说:“文静,你去告诉你的好姐姐,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她了。”

  后来,就再也没有见到江雪的人影了。听说出远门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不是去了成都,据说,她去了遥远的南方。

  落榜,加上这段失败的爱情,让我伤心透了,于是喝酒成了我唯一的解脱。

  一天,我在集市上的茶馆里喝得酩酊大醉,也不知道文静什么时候来的。她近乎哀求我:“你不要再喝了,我知道你还在怨恨江雪姐,她走的那天,哭成了一个泪人儿,你也是知道的,父母的话大于天,她也不敢违抗啊!她叫我要好好地照顾你,你这个样子,我怎么向她交代嘛!”

  我一听到“江雪”这两个字,就来气了,“你不要再提‘江雪’这两个字好不好?我也不需要你来照顾我!”醉意朦胧中,我看到了文静的脸庞挂满了委屈的泪水。

  后来,文静的父母托人来我们家提亲。我当时还没有从江雪带给我的阴影中走出来,也觉得事情有些滑稽,我怎么可能去跟昔日恋人的好姐妹谈婚论嫁呢?就不假思索地回绝了。其实,文静是一个很好的女子,只是我怕再一次受到伤害,再说,她是江雪的朋友,叫我如何面对?

  我决定要去新疆走走,听说那儿有茫茫的戈壁滩;有终年积雪的大天山。

  就在临走的前几天,我收到了一封来自广东深圳的信。信是江雪写给我的。

  江雪在信里说,她是爱我的,当时跟我分手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说她嫁到成都也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我感到莫名其妙。

  江雪在信里写道:“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正确,但是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我知道我伤害了你,不过,我想我带给你的痛是暂时的,因为,你还有一个比我更温柔的文静。”

  看到这里,我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我已经意识到了,我们三人之间一定曾经发生过什么误会。

  我继续看江雪的信。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文静现在一定陪在你身边的吧?我爱你!我爱文静!她是跟我从小长大的好妹妹。你是她的幸福,请你一定要好好爱她!”

  叫我好好去爱文静?我越看越糊涂。

  “如果不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江雪在信里写道,“我无意中看到了文静的日记,我还不知道,原来文静是那么深深地在爱着你。而且,她是在我们俩确定恋爱关系之前,就已经喜欢你了。她的日记里数次提到,她有很多次在集市里看露天电影,默默地一直站在你身后,尽管你一点儿也没有察觉,甚至,没有跟你搭上一句话,但是,她的感觉是那么的幸福……”

  一切,都明白了。似乎感人至深,又似乎,是一场闹剧……

  无论怎样,我觉得我该去见一见文静。当我去到文静家,却没有见到文静。她妈妈告诉我,文静已经出了远门,就在她家跟我提亲被拒的第二天。

  我感到了莫名的悲伤。就像是做了一场很认真很幼稚的游戏,在这场游戏中,我不知道谁伤害了谁。

  收到江雪的信的一个月之后,我去买了到乌鲁木齐的火车票。

  这是很多年前的一段爱情故事。也许至今文静还不知道,江雪是因为看到了她的日记,才做出了那么一个艰难的决定,为了承让,为了成全另一个人的幸福,才撒了那么一个弥天大谎,忍痛离开的。

  这一场爱恋,三个人都爱得那么认真,却都输了。如果文静没有最初的矜持;如果江雪没有后来的那场善意的承让,至少,有两个人,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也许,这就是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