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文章正文

《叶延滨论》:百年中国新诗历程中叶延滨诗歌编辑贡献与诗歌创作成就

责任编辑:王瑞文 作者:赖廷阶 来源:中国诗歌网 发布日期:2017-07-10

  要全面地写叶延滨的学术文章,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读了大批研究叶延滨的文章之后,更加有畏难的情绪。无数的研究者都投入精力研究叶延滨与其作品,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叶延滨诗歌受到广泛关注。担心自己写不好关于叶延滨的文章。这种担心在情理之中。但是,热爱,喜欢,就勇往直前,克服自己的不足,在大量阅读与学习之后,觉得写一篇研究叶延滨的长文,就算有不足,但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这个过程让人窃喜。而且,胆子大一点,把自己的想法、看法写下来,也可以与人分享,也趁机让读者、各位指出其中不足,岂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说到百年中国新诗,很多诗人在不同的时期、不同阶段,都给诗歌事业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可谓灿若群星。

  在百年新诗的历程里,叶延滨在诗歌方面有自己独到的一面,对新诗事业做出了自己积极的贡献。

  为了在有限的篇幅里更好地集中研究叶延滨的诗歌,仅仅在诗歌刊物编辑学与诗歌创作与作品上,来对叶延滨的诗歌进行相关研究。

叶延滨诗歌刊物办刊理念

  在这一百年的中国新诗发展过程里,诗歌刊物为诗歌提供了重要的平台,也是百年中国新诗的重要舞台。诗歌通过诗歌刊物,发表,亮相,传播。诗人通过诗歌刊物,找到展示自己的机会。好的诗歌刊物是好的诗歌的风水宝地,诗人能够在好的诗歌刊物发表作品,就会得到宝贵的土地,就像一个农夫耕耘出硕果累累、丰收。

  诗歌刊物有大有小,大刊物是中国新诗百年的航空母舰,是诗歌的标志性建筑。《诗刊》《星星诗刊》就是中国新诗百年中两个最大的汉语诗歌刊物,而叶延滨先后成为这两家著名的中国新诗最大的刊物主编,这不能说是一个偶然,而是实力注定了的事情。同时,又是一位历史选择的编辑家。

  在人生的主编经历之后,叶延滨现任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是一位资历全面的诗坛核心人物。

  别看叱咤风云,让人得到的反而是一个平易近人、海纳百川的诗歌编辑家。在他终审那么多年的两大名牌诗歌刊物的历程中,多少好的诗人、好的作品在他的终审之下脱颖而出。其实,两大刊物的终审涉及全部的自然来稿,各行各业的诗人、不同风格、不同表达形式、不同身份的诗人都聚集在他的视野之内。

  主编的决定,就是诗歌的面貌。很显然,我们从读者的角度看这些年这两大刊物在叶延滨担任主编期间,刊物充满了生机与活力,刊物始终围绕诗歌的本质来展开,这样刊物得以推出真正的诗人,推出真正的作品。

  很显然,叶延滨对诗歌刊物的要求是:百花齐放、积极向上、光明和谐、回到诗歌本质。这样,刊物就更加贴近读者,更加贴近时代,更加贴近人性,更加贴近诗歌本质。

  诗歌刊物是园地,对于编辑而言,刊物园地是一片土地;对于诗人、作者而言,刊物也是一片渴望的土地,诗人、作者期待自己生出来的娃娃(作品)能够在刊物的土地上扎根、长好,给阅读的读者、社会带来丰收的景色。

  编辑、编辑家对诗歌刊物的热爱与付出,到底情况如何,可以从读者的喜爱程度、从社会的反响看得出来。在叶延滨前后主持 《星星诗刊》《诗刊》两大诗歌刊物的工作期间,刊物在社会上的积极而巨大影响力,就可以看到,两本刊物都得到阅读者的欢迎与喜爱。其中的付出与种种艰辛努力,只有叶延滨自己知道。付出心血不算什么,只要效果积极、刊物、诗人、作品都得到认可,就是编辑事业的胜利。在这一点上,叶延滨也的确做到了。

叶延滨诗歌作品体现人性之美

  诗歌是人写的,写给人看的,诗歌肯定要表现人,把人作为诗歌的核心,虽然很多诗歌写到万物、自然宇宙、动物植物以及其他很抽象的东西,但是,诗歌写到的一切不论什么,都是以人为核心的生命世界在写作,这一点,无论在谁的写作里面都是这样。

  诗歌肯定围绕人写作,要写出人的本质,写出人所在的时代,写出人的内心,写出人的生活,写出人的精神面貌,写出人的情感世界,目的就为了写出人的存在意义以及思考人存在的目的。

  诗歌要体现美,要写出人性之美,诗歌的真善美是人性之美的本质,真理、善良美好是诗歌必不可少的三大元素。

  诗歌要写出人性之美,就要诗人深刻认识人、认识人的灵魂,这就需要创作主体即诗人需要对人有深刻的了解与洞察力,涉及到诗人的创作能量储备。

  在几十年的诗歌创作历程中,叶延滨创作出来的诗歌作品都高扬人性之美的大旗,让人性之美传播走向读者的心田,让一个个读者的生命得到能量补充,从而文学作用于社会,提高社会精神文明建设的水平。

  1989年,叶延滨写了《敛翅的鹰》这样一首诗,诗歌里写道:“敛翅骤落危崖,爪如松根嵌入石缝/垂云般的双翅悄然收褶/骨缝里也有几分悲怆,血液里游弋欲望的蛇”,虽然在诗歌内容上,我们看到的写一种动物鹰,而实际上,通过诗歌的赋比兴与现代诗歌的象征与隐喻,读者读到了这一首诗歌读人性的赞美,在险恶的自然环境里面,生命对生存的抗争,体现了人在求生的同时迸发出来的积极向上的精神,生命的生存不屈服于环境的恶劣,而是在环境的险恶之中,努力,在天地之间,去展示自己的存在,去展示自己的一种精神,去展示自己要找到好的生命空间,好的生命空间是依靠抗争与建设而获得的,其实,人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内心的环境才是极其重要的,内心的环境才是生命依托的根本,人在自己强大的内心环境里建设好真理的光明,灵魂生活在真理的伟大光明之中,就有了最好的空间。而强大光明的内心会反过来绿化人所生存的现实环境,给现实环境带来积极的信息给予,那么,环境会一天天变好,所以内心的建设就是生命本质性的建设。诗歌展示出建设性的生命形象,就给人性的建设注入了强大的光明能量。

  无论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诗歌作品,还是新世纪以来的作品,叶延滨的创作始终是主旋律的、光明的,诗歌的理念就像向日葵一样,始终环绕着阳光而不断地有生机勃勃。如此创作出来的作品,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好的社会效果,给社会与时代奉献了精神的果实。

叶延滨诗歌创作的持续性活力

  一个真正优秀的诗人,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会写出这一阶段的好作品,回过头去看,每一个阶段都是很诗意的,每一个阶段的创作都有这一阶段的创作成就,显示出每一创作时期的活力创造力。

  从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现在,叶延滨几十年的诗歌创作历程为中国新诗百年提供了精品力作无数,这是读者的幸事,也是汉语诗歌的幸事。

  简单回顾一下叶延滨的诗歌创作简史——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叶延滨的 《北京的早晨》《干妈》和 《环城公路的圆与古城的直线》等诗歌,属于其早期作品、成名作、代表作。

  1990年代,叶延滨一首《风暴》中写道:“我所有的日子/都是在风暴中跑散的马群/那些灰眼睛的马儿/善良而忧郁//……把你和我的日子吹跑的/不是风又是什么?//马儿找不到回来的路/如果你见到/一匹或一群褐色的马儿/孤独的老马/温驯的小马/请给它一把青青的草//……风暴后还留给我一头小马驹/我的属马的小儿子/乖乖地守着我/守着我未来的日子”,岁月有风暴,要面对岁月,拿出自己的激情人生来面对。人的日子会连串,切莫辜负了宝贵的时间。

  进入二十一世纪,叶延滨很多好诗出现:《爱情是里尔克的豹》《一个音符过去了》《唐朝的秋蝉和宋朝的蟋蟀》《心在高处》《对我说》和《一棵树在雨中跑动》,一批好作品让读者得到了真正的诗歌福利。

  在最近几年的创作中,《一颗子弹想停下来转个弯》是叶延滨当下写作很深刻的作品,这样一首诗歌成为当代诗歌中又一首深入人心的好作品。

  一个诗人总是能满足读者的需求,与时俱进拿出不同的好作品,就十分难得,很有说服力。这样的诗人不提多,不会成批出现,只在少数诗人身上能够看到。读者都会珍惜一个时代提供好作品的诗人。

叶延滨诗歌提供哲学智慧与思想

  诗歌让人受到启迪就会让读者得到力量,带来思考的诗歌,就是一把钥匙打开了思想之门。

  诗歌是一个提供的通道,诗歌是一个出口,诗歌是一个到阅读者那里卸下最重要的意义的中间空间。

  叶延滨的诗歌《乘索道缆车登泰山》写道:“坐在索道的铁匣子里/上——泰——山——/一幅玻璃透明了历史/从现代的窗框/看传统的风景/……/坐在索道的铁匣子里/上——泰——山——/离去也揣回几分遗憾/接连几个夜晚的梦/都在石阶上走个没完……”一首写旅游坐缆车的诗歌,旅游在风景区坐观光缆车,这是很多人都经历了的事情。深刻的诗人与众不同,他能够挖掘出一般意识不到的内容但是大家都会知道这个隐藏的内容,这就是一个高明的诗人的高明之处。这首诗提供了一个轻松愉快的登山观景过程中对生活场景中深刻地揭示,让人看到被遮蔽的深度。很显然,就在这一首诗歌中,诗人通过眼里的历史和事物作为外在的呈现,目的是为了深入揭示人的愿望、作为游客的愿望,游客的愿望在身体力行的一双脚上,这就说明: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无论是生活还是人生,都需要每一个人的身体力行。人都渴望走得更远,而人走过的一段过去的历史,在未来好长一段时间里,都会对后面的日子岁月形成巨大的影响。所以,很多事情并不是说过去了就过去了,而是这样的事情、世间过去了,它对未来的影响依旧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小到一个人的人生、大到国家民族的事情都会如此。这一首诗歌里面,我们就看到提到了历史,历史与现实的交织就在游人的一双脚上。现在的人走过现实同时也在走过过去的历史时光。

  思想体现诗歌的生命活力与诗人的创作价值观,大凡好的诗人、好的诗歌创作价值观,都会给读者、社会带来精神上的积极帮助,一首好诗就会具有打通读者的思想的能力,会让阅读有惊喜,阅读收获惊喜,就实现了诗歌的阅读与回归社会受众的价值。

叶延滨诗歌作品对当代诗歌的丰富

  百年新诗中的当代诗歌,一般是指“文革”后的1977年至今的40年。叶延滨在百年中国新诗当代诗歌中的创作成就与社会影响力,完全可以看到他的耕耘丰收。

  百年新诗的汉语诗歌,在当代得到了释放,很多人的努力才让新诗更加呈现出一种空前的景况。

  中国百年新诗的发展历程,当代诗歌史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在这一时间段,出现了很多重要的诗歌努力者,在这些努力中,看到了那些为诗歌奉献的汗水。

  叶延滨在很多人看来,他在这一新诗的四十年历程中,有其重要性,有其范例性。叶延滨的诗歌文本长达40年的生命延伸性,比较其他很多诗人而言,其他诗人很难做到这一点。

  中国新诗百年的当代诗歌四十年,叶延滨在其中是建设者,诗歌假设是精神文明建设最为主要的环节,是核心环节,是决定性的环节。一个时代、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与民族,在一个历史时期,如果没有伟大的诗歌、没有杰出的诗歌、没有诗歌的精品力作、没有诗歌的传世之作,就很难说有真正的精神文明建设的大成就或者是成就。叶延滨在诗歌刊物的建设中,尽心尽力;在个人的文学创作上,在业余时间的几十年文学创作的耕耘上,都是一把好手,都是一个汉语诗歌建设的真正农夫。他在当代汉语诗歌建设上,是杰出的劳动者,是诗歌界的劳动模范。

  中国新诗百年的当代诗歌四十年,叶延滨在其中是奉献者,诗歌的建设不是一种简单的付出,而是需要人格的高尚,需要巨大的牺牲,诗人需要牺牲很多享受人生其他好处的时间、游玩的时间,把更多的时间与精力都用在诗歌的建设与努力、创作上。诗歌的奉献精神往往被忽略,因为它是在暗处,在不被认知的地方。人们从当代汉语诗歌的进程里面,看到了叶延滨的努力、付出、耕耘,在诗歌大刊物的经营与编辑上,他都是一个几十年诗歌建设的奉献者。奉献者做的事情,都是踏踏实实的,不会是花架子,不会是哗众取宠,而是落在实处,要看得见丰收,要看得见硕果累累,要把诗歌的建设做到人民的心坎上去。

  中国新诗百年的当代诗歌四十年,叶延滨在其中是完善者,无论是诗歌的建设,还是诗歌需要的奉献精神,都会集中在诗歌的收获上,诗歌要不断推陈出新,不断得到壮大,那么,就要不断超越,就要不断做强做大,这主要是更好地把汉语当代诗歌上升到一个更强大的空间,让中国新诗的当代过程更好地在诗歌的本质建设上得到落实。完善当代诗歌,完善一个时代的汉语诗歌,就要真正的有志之士身体力行,来扎扎实实付出。叶延滨几十年的当代诗歌的耕耘,就是在努力中,不断完善,不断扩大诗歌的绿地,让诗歌扩大绿化时代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