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文章正文

能见性情即美文 于芝春散文集《不老的幸福》管窥

责任编辑:王瑞文 作者:杨昌祥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07-24

  《不老的幸福》是于芝春新近出版的散文集,该书题材广泛,内容丰富,每篇作品篇幅不长,却蕴含着巨大的能量,青春,爱情,家庭,男人,女人,城市,和善,幸福……这些重大的母题,都在日常生活中点燃思想的光焰,照亮人间。

  从于芝春的这本新书里,我最先感受到的是一种性情。有人说,性情是散文的灵魂。我以为此言不虚,率性而为,自由不羁,收放自如,无拘无束,真实自然,才是“散”之本意,寄言于事,寄言于情,又寄言于思,文则成也,文则美也。大家常说文如其人,我们只有在散文中可以看到未加修饰的作者,或者说可以看到趋于真实的作者,而诗歌的夸张和小说的隐晦势必障人耳目,尽管这两种文体仍然脱离不开作者这个主体,但早已经过了九曲十八弯的滤洗,作者的面目已深藏于海底。由于散文中性情的袒露,作者犹在镜中。

  随着阅读的深入,我发现于芝春的散文语言已向敦实回归,抒情的成分越来越少,叙述的成分越来越多,正是从这些轻松自然而带有温度的语言里,我读到了她的博爱与善意,这个突出的性情侧面,盈满了作家的良知。

  纵观当下社会,人情淡薄,人心疏离,阶层分化,歧视加剧,人们渴望爱而滋生着恨,人们向往温情却释放着冷酷。面对这样的现实,肩负社会责任感、深具人性意识的作家于芝春,既不愤懑,也不嗟怨;既不抨击,也不呐喊,而是在日常生活中播撒星星之火,来烛照人心,烛照世界。其散文《在人的天平上,我们都是平等的》,述说了人与人之间的尊重,哪怕一声问候,都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兰姨是一位底层普通的清洁工,为城市小区的环境卫生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在同一幢楼里做了两三年清洁工作,却被小区的“好多人”视而不见,“当我的透明”,偶尔不小心在扫地时触碰到过路的人,还要遭受谩骂,想想内心有多么憋屈。然而,作者的笑脸与问候温暖了她,她不仅感到满足,甚至帮作者做些家务也不要工钱,因为“一个普普通通的笑脸,一声例行的问候,竟然是她在这个城市里受到的最高礼遇。”这就是爱的力量,它足以温暖人心。

  于芝春的性情不限于她的和善与关爱,还有包容与自省,当她在匆忙中忽略了寒风里陌生的问路人,那“无助的脸”,那“怯生生的声音”,那“焦虑而吃力”的步履,瞬间唤醒了她:“心头一阵难过,仿佛几分钟前的冷漠是如此不应该,一心执着于赶路,竟放任自己成为一个寡情的人。于是我放慢脚步,回头等她靠近。”(《请让我和你相遇》)随后,与朋友将这个手提大包的瘸腿中年妇人送到车站,让其乘车前往南头,并联系她的亲人接站,直至对方到达打来报安致谢的电话,一颗牵挂的心才平静下来,由此感悟:“人与人,只要付出一点爱心,凄风苦雨中也有温暖阳光。”

  爱与美的多元呈现,是于芝春女性意识的凸显和张扬,也是其散文创作性情显现的重要部分。在于芝春的笔下,爱是相互的,爱是坚定的,爱是缠绵的。《爱是一种不死的欲望》讲述了白领丽人曲颖的痛苦婚姻与爱情,当物质与精神不能同步,我们的选择或许就会错误,错误的选择就没有幸福可言,那么,爱就不是真实的,情感就会在危机中荡起秋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摔了下来,非死即伤。作家由此给出的答案是:“结婚,一定要门当户对,找一个爱自己多过自己爱的人。”门当户对其实是中国文化的一个传统,曾经一度遭遇新文化的反叛,虽说其有不妥帖的一面,但作为相爱的男女双方,如果性格、心理、文化、环境、成长、追求……不对等的话,两人结合在一起,日久势必产生裂痕,本不牢靠的爱将在无形中消弭。

  于芝春散文创作对美的追求和探索,不仅彰显于服装、配饰、环境、城市、村庄等外在的描绘,而且更多倾向于人文内在的挖掘。 优雅是一种精致绝伦的美。在我们的印象中,于芝春就是一位优雅的女性,一位优雅的作家。优雅或许还是一种人生历练,作者从街口咖啡馆一对华侨老夫妇身上,读出人生的多重境界:“年少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及长时,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历练后,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乡山咖啡》)这般诗意的叙述,亦体现出于芝春散文创作所达到的哲学高度。

  《不老的幸福》多以笔记与杂感的文本形式,展现于芝春散文创作的新探索,也凸现了其简洁、明快、雅致的女性美学风格,给读者来带了无尽的审美愉悦。她若在语言的组织、情绪的表达、性情的呈现诸方面,再委婉一些,再含蓄一些,再深邃一些,留给读者更多的思考空间和意蕴暗示,那将是更加幸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