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总有深情会被辜负

责任编辑:陈映彤 作者:邓 琴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08-01

  令人伤感与不安的,从来都不是离别本身,而是要面对一份份沉甸甸的情感。

  春天行走到一半的时候,女儿从学校拿回老师分发的向日葵种子。我寻来一个废弃的花盆,奶奶挖来泥土,我们三人合力种下了向日葵。向日葵长得快,第二天便有嫩芽破土而出,这让女儿很是惊喜。每日晨起第一件事便是看望小芽儿,放学回家第一件事也不再是捧书而读,而是给芽儿浇水,蹲在阳台上研究芽儿的生长,高兴了就大声诵读朱自清的《春》:“小草偷偷地从土地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我大为感动:可不能小看这样一株小小的植物,它竟能让孩子感受到生活的诗意。

  向日葵的芽长得很快,细细的茎顶着两片叶子“呼呼”地在女儿的注视和想象中长起来了。然而,和很多人一样,我们习惯了活在自己不断的假想当中,继而都忽视了这小小的生灵可能会遭遇的各种劫难。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过去,这小小的、细细的、还未真正长起来的向日葵就被风雨无情地吹断了。女儿酝酿了半个春天的梦,努力灌溉了大半个月的向日葵成了泡影。女儿自然很难过,作为母亲,总是要扮演强大的角色,我想了想说,这向日葵能长起来当然是好事,毕竟参与到一种生命的成长中去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可如今这一片狼藉,是在告诉我们:这世间的人和事,哪有期望的那么美,没有那么多的心想事成,总有不堪与颓败,总有深情会被辜负。

  我想起前不久因工作调整,我不再任教其中一个班级。那些天我一直在想怎么和孩子们开口公布这个事情。不知怎的,孩子们提早收到了消息。我的科代表在交作业时不安地询问,让我愈发不知如何开口,也顿觉世事的残忍。终是在最后一节课里絮絮叨叨了许多叮咛,然后草草地宣布了学校的决定。教室出奇地安静,我于是在这安静中给自己找到了心安理得的借口:看吧,孩子们没有难过,没有不舍,你可以安心地离开了。

  一天下午,我陪着女儿在教学楼前的石凳上看书,忽而听到楼上有喊我的声音,我循着声音找去,看到那个班的几个学生在朝我奋力地挥动手臂,她们朝着我喊,朝着我笑,那喊声和笑声里满是再次相遇的欣喜,仿佛我们已经分别了许久。其实,也就是三天而已。我这三天里的心安理得一下子被瓦解了,难言的情绪悄然爬上心头。

  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当天晚上,我的QQ 里收到了一个学生转发的一张截图,竟是芳芳写的一篇日志。其中有大段细节记叙了下午她们在教室门口突然搜索到我的身影时的心情。让我大为吃惊的是,这些文字流畅、饱含深情,不同于芳芳以往写过的任何一篇应试的作文。我明白,那是她用情写出来的心情之文。只有用真情去写作,才能流淌出如此动人的文字啊。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又在微信群里看到家长发出来的另外几张截图。那些文字,还有学生手绘的我的名字,在微信群里一下一下扎我的眼。

  我想起多年前相似的情景:一个男孩一改平时阳光的神情,深沉地跟我说,老师,您不教我们了我感到很沉重;一群女孩在放学路上看到我,追着我问:老师您真的不教我们了吗?我的劳动委员流着眼泪说,您不做我们班主任了,我该怎么办?

  人生中总会有很多这样的时刻,你不得不与一些人一些事挥手告别。令人伤感与不安的,从来都不是离别本身,而是要面对一份份沉甸甸的情感。我们无能为力,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谁又能真正掌控每一件事情!有些深情注定是要被辜负的。

  窗外的那株不知名的花树,长了许多年也没有等来欣赏的目光;村头的那口老井井水依然清甜却再也没有人光顾;一起风里雨里走过的友人,突然一天就消失在了时光机里;走了十条街淘回来的一本书在一个恍惚的瞬间被遗忘在了公交车上。我们深情对待过的,总有一些曾被辜负。而那些被我们辜负的,也总有一些馨香了过往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