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文章正文

“虚构与现实之间”——马拉作品研讨会昨日举行

责任编辑:陈映彤 作者:见习记者 周蜜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08-01

  昨日下午,我市作家马拉的作品研讨会在市文联文艺家活动中心举行,广东文学院院长、著名小说家、散文家熊育群,中山市文联主席陈旭,评论家、文学博士郑润良,《花城》杂志编辑部陈崇正,诗人欧亚,诗人唐不遇等来自全国的小说家、评论家、散文家、诗人代表以及市作协的作家代表汇聚一堂,对马拉的重要作品 《未完成的肖像》、《金芝》、《看店的少年》等进行了全方位解读与研讨。本次研讨会由广东文学院、中山市文联、中山市作家协会主办,中山市文艺评论家协会承办。

  作家简介

  马拉,70后诗人、小说家、广东省文学院签约作家、中国作协会员。十年来,马拉前后在《人民文学》《收获》《大家》《十月》《江南》《小说界》等全国重要刊物上发表了一批质量上乘的中长篇小说,许多作品被《中篇小说选刊》《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重要选刊选载,在国内产生了较大反响。

  今年是马拉来中山的整整第十一个年头,其中2016年是其创作的一个里程碑式纪年。这一年,马拉一口气出版了三部长篇小说,即《未完成的肖像》《金芝》《东柯三录》,成为广东省文学院签约作家,获得了《人民文学》杂志社颁发的文学之星等。这一年,他还自修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

■一个有勇气、有野心的创作者

  小说家、《花城》杂志编辑部主任陈崇正用两个关键词来形容马拉的作品《金芝》,分别是”勇气“和”难度“。他认为,马拉作为一个不太年轻的“年轻”作家,用一个十几万字的小说来展开近百年时间跨度的故事,是需要勇气的。这种勇气来自两个层面,一是必须对整个历史阶段中的未知经验进行探索,另一个则是男作家对女性心理的把握。《金芝》的故事主线是一个女人跌宕起伏的一生。如果说好作家都是雌雄同体的,那么马拉正是这样的作家。第二个关键词是“难度”。马拉在这部作品中透露了自己宏大的创作野心,同时他又是克制的、简洁的。马拉是有自己风格定位和语言追求的作家,他在作品中展现出来的创造力不是天马行空,而是有深厚的现实根基。

  诗人唐不遇则非常赞赏和认可马拉严肃、刻苦的写作态度。马拉很早在写作上体现出自觉,在结构、叙述、语言等方面都有出色的表现,对现代和传统也有深入的思考,野心勃勃、生机勃勃。他多篇小说的场景都在“走马镇”,创造了自己的“马孔多”,一个同样野心勃勃的、同样虚无和荒诞、同样承载着百年家族悲欢史的符号。相比长篇小说,唐不遇更喜欢马拉的短篇小说,更加纯熟。和马拉个人一样,他在写作中呈现的虚无,实际上是对生活的投入。他貌似粗犷,实则内心柔软。而这种软,又在某种意义上形成了他写作的双刃剑。

  作家杨昌祥评价,马拉是一位有追求的作家,其小说叙事晓畅俊朗,艺术想象丰沛,对现实具有强烈的反叛意识,他的探索不仅仅局限于先锋性,他的理想在于通过丰美的艺术镜像,建构独特的艺术文本,解构残酷的现实,经营和善的存在,抵达人性隐秘的部位,揭示人心内在的真实。马拉的小说,蕴含着沉郁、激昂、虚幻、和悦、怜悯、悲凉交织的复杂情绪。这些情绪构建起小说的文本大厦,让人从中窥见斑斓而复杂的世界和残酷而温婉的生活。

■文本富有诗意和张力

  小说家、文学博士王威廉表示,马拉外表看上去粗狂不羁,但作为了解他的朋友,马拉实则非常简单,富有幻想气质,是一位具有纯真气质的诗人和作家,他的作品文字优雅,细节熨帖,不拘泥于现实的表象,推崇想象力的散发,这些艺术手段的汇聚,让故事如同溪流般流淌,带着读者进入他清凉和安静的虚构世界。马拉同时也在乎中国语境,其文字向汪曾祺致敬,创作出带有古典文学特点的作品。美中不足的是,马拉将所有诗意呈现在诗歌中,小说里呈现的却不够,今后可以在小说里进一步强化。

  中山市作家代表熊平表示,马拉小说中的故事有一种后现代和荒诞主义气息,不曲折缠绵,不精彩感人,但却很独特。以《唐·吉柯德号》为例,讲的就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王挺,想自己造船出海,并付诸实施的故事。故事不曲折也不感人,荒诞而偏执,但读者阅读时,却相信马拉讲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他写作时多用短句,读小说像溪水流过脚背,很舒服,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但短句像小拳头,没有长句那么深刻,建议马拉可以尝试更多语言风格。

  诗人欧亚认为,马拉的作品是对传统文人精神的创造性传承,他也是当代先锋文学的传人。其作品文学语言富有诗意,美感,从中可看到他对文字的敬畏和认真;从文学内容上,他关注的题材,未必在当下大卖,但其中蕴含重要的人生议题。

■他躲在文本后面 一脸坏笑

  评论家、文学博士郑润良感觉,马拉荒诞的小说讽刺了时代的某些喧嚣和失望,在喜剧里为我们观察时代提供省思视角。读马拉的作品,仿佛看到他躲在文本背后,一脸坏笑。郑润良曾盘点40余位70后小说家,他认为马拉在70后作家里有三个优势,一是善于长篇创作,综合驾驭方面较强,有大视野;二是善于讲故事,目前很多纯文学作品虽然有深度却不好看,读起来难受,马拉的作品叙述抓人,故事性强;三是比较侧重城市题材创作,区别于乡土题材,这是一块较新的题材领域。

  小说家陈再见认为,马拉的题材比较广,让人感觉小说里的人物不虚拟,仿佛动起来。实则因为小说家阅历丰富,见多识广。小说人物的行动力还表现在他们如何应对事件和对话上,中国作家对话书写较弱,实因缺乏应对能力。马拉在小说人物对话上的处理,总有出人意料的东西。

  主持本次讨论会的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阮波评价,马拉小说中的人物有一种绝望的美感,其语音的张力也很值得肯定。文如其人,马拉看起来嘻嘻哈哈,实际上心里柔软有人;长篇小说的创作需要作者拥有基本的文学训练,但这种训练与基础又反过来会制肘个人写作。如何超脱局域又保留个人风格是每个写作者需要平衡的问题。生活是最好的老师,祝愿马拉在气味相投的伙伴中、一地鸡毛的生活里获取智慧,野蛮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