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岐江,我们的母亲河

责任编辑:陈映彤 作者:缪毓琛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8-07

  小时候,民风朴素的古城石岐,我们总爱相约三五知己来到岐江边,看着江面上舢板木船,由船家棹桨,摇橹,或撑着长长竹竿,穿过桥底。待到午后两点半,两边桥头关上闸门,桥面中间一段便由趸船上劳工用千斤顶和枕木托起再移开,好让机动船只和高桅杆帆船鱼贯而过,秩序井然。一小时过后,趸船又载着那段桥面放回原位,守候两边桥头的人们,争先以第一名冲到对岸为自豪。桥南面海关红楼对开的埗头级,苦力们正肩挑背驮,装运着蔬菜果副上船,运往港澳,或转口外国。每晚九点,汽笛响起,桥北几层高的花尾渡便满载搭客开往省城广州。
  岐江是西江支流,从南往北流入珠江口,可是在我们印象中,江水从北往南倒流的机会更多,这是因为西江水位比珠江口还要低之故。每逢端午前后,龙舟水高涨,漫过河堤东岸的长堤、果栏街,西岸的公园田野顿成泽国,这又是我们逛水嬉戏的好地方。岐江既是贯通工商农贸,公差探亲客运的大动脉,更是一道流淌着的亮丽风景。
  唐末香山诗人郑愚诗中一句:“岐海正分流。”道出了石岐和岐江的起源和得名。沧海变桑田,村落变城廓,县城变成大都市,我们有幸见证了江城的蜕变。上世纪六十年代,东西河口筑起了水闸防涝,从此再不怕水浸街了。木桥换成了铁桥,它的开合,改为凌晨两点到四点,而且一按电钮便瞬间成事。随着高速公路成网,高铁通车,客货运码头消失了,两岸林立的厂房也搬离了,再也不需吸取江水并排放污浊。沉重而劳累的岐江,终于可以恢复她的平静,歇息下来环视沿岸的江畔公园,色彩鲜明,错落有序的商场酒店,住宅楼房,还有那幻彩摩天轮。放眼马山、烟墩山林密叶茂,再回看自身:水清泛绿波,鱼群慢慢游。夜幕低垂时,华灯绚丽,游船飘荡。高速的都市发展和优质的悠闲生活,正应了当下一句时髦话:“快节奏,慢生活。”
  第十届石岐文化节在端午节前揭幕。家乡政府广邀海外游子,港澳乡亲回来观礼。岐江东岸建起了两层看台,序幕在地下中心舞台上演,正前方摆放着一幅诗人屈原的画像,玉树临风,凛然正气。二十多位表演者身穿汉服,用舞蹈肢体语汇祭祀忧国忧民,投江谏君,以身殉国的圣贤。向屈原致敬,既道出了端午节的渊源,也赋予强烈的现实意义:在盛世繁华的当下,更要居安思危,不忘落后地区和弱势社群的疾苦而要慷慨施以援手;正视某些社会风气败坏,廉洁奉公,礼义廉耻从我做起;还有便是担忧环境污染的破坏,提倡绿色生活,珍惜自然资源。家乡领头人黄书记的发言提出:打造文化旅游、美丽健康和科技创新三大产业。这是弘扬屈原精神的现实解读,更展现家乡的宏伟愿景。
  石岐龙舟竞赛早已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相□五年又再重临。在一长串爆竹声中开始,赛事分为男、女国际龙和男子长龙三个组别。一艘长龙竟坐得下八十人,出发时龙尾在前,一到达中间点,前面选手拔下队旗,所有人马上剎停龙舟,然后实时转过身,龙头向前,直向出发点冲刺。在锣鼓声喝彩声中,平静的江面飘来一条条彩带,激起阵阵浪花。赛事本身耗费着庞大的社会成本,可是它却唤起物质文明的今天,更要发挥拼搏精神,常怀忧患意识,并借此告慰孕育我们的母亲河:石岐儿女,新生一代,将更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