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爬山

责任编辑:陈映彤 作者:甘武进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8-07

  爬山,对于如今的我而言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几年前,不愿服输的我曾与年轻人一起爬过山。几千级台阶的上上下下,待到返回起点时,我的一条腿差点动不了了。那个时候,我已知道从体质上说,我已不再年轻了,开始变老了,爬山于我是不太适合的运动项目了。因为精神上的愉悦与那来自腿部的持续酸痛相比,似乎得不偿失。于是,我很久都不爬山了。
  有次,在我阅读的时候看到“心若不老,永远年轻”这句话时,不知怎么回事我内心深处那种不甘认输的心态被唤醒了: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会爬上山顶,体验了爬山的艰辛,品尝爬山的快乐,欣赏美妙的风景,收获不一样的心情。到达山顶后的豁然开朗,会出现自己想要的所有答案和感悟:苦中有乐,乐中有苦,因为有了苦,乐才值得品味,因为有了乐,苦也有了期待,有了动力,有了坚持的力量。
  阳光正好,我出发了。到达那条长长的溶洞的尽头,迎面而来的是高达88米的“天梯”。天梯几乎呈垂直状,铁管扶手、铁架台阶依次而上。抬头望去一排铁架子立在头顶,在模糊的灯光映射下看不到尽头。说实话,我并没有多少爬上去的勇气。然而,当我看到一些年轻人丝毫没有犹豫便拾级而上时,当我看到比我年纪稍小的人在犹豫之后也抬步向前时,我不再犹豫了:不达到顶端,怎能见到最美的风景?不爬到山顶,岂不要抱憾终生?
  我迈出了第一步,踏在了向上的铁台阶上。按照警示牌上的说明:为确保安全,天梯只能上不能下。于是,踏上之后我便没有回头的路。抓住两边带着湿气的铁扶手,我一步一步向上爬。爬了30多米,有个小平台,是休息的地方。我没有停留,回望过去下面已经模糊不清了。快到第二个平台时,我的双腿开始酸痛,汗水往外冒,嘴里已经喘着气,明显地失去了速度。向上看,隐约看到了出口处的栅栏。再向上爬,已没有了速度,汗水往下淌,上气不接下气,右腿痛得厉害。在到达栅栏的那一刻,阳光刺痛了我的眼。我终于爬上来了!
  稍作休息后,我又得继续攀行了。因为距离终点还有5公里的山路,即要翻越眼前的这座大山后才能回到终点。路边有载客的面包车与摩托车,但我拒绝了。沿着那条错落有致的台阶,我努力地向上爬行。在第一个休息的亭子里,我脱下了短袖,把它当成了毛巾,用来抹去脸上的汗水;在第二个休息的地方,我刚坐下,身上的汗水从每个毛孔中不停地往下淌,裤子湿透了,兜里的钱包与手机成了累赘。买了瓶水喝了几口,我不顾双腿的酸痛继续前行。
  透过林梢,我看到了山顶的观景台。我想加快脚步,然而力不从心,右腿几乎是在拖行。本来一步一个台阶,对我来说,只能是两步一个台阶了。为减轻酸痛,我侧着身子两步一个台阶缓缓而上。爬一会儿,停下来喘几口气,抹下汗水,揉搓一下腿再前行。那时我觉得手中的瓶装水、短袖也成了负担,全部扔了最好。就这样,我坚持向上爬。到达山顶了!我在那个大石头上一屁股坐下来:汗水流淌、气喘吁吁,双腿酸痛,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休息良久,我登上了观景台,心情豁然开朗,心旷神怡,突然间忘记了爬山过程的艰苦,成就感油然而生,仿佛自己战胜了另外一个消极的自己,头上顶着万丈光芒。极目四望,群山苍茫,起伏连着起伏,连绵压着连绵,整个大地像一块五彩斑斓的绿锦,绿出了生气,绿出了希望。这里,太阳似乎离得更近,但太阳晒不到的地方气温却并不高。望望这边,美;望望那边,也美。手机随便往哪个方位嗯下拍摄键,都是一张绝美的风景照。
  爬山很累,但累并快乐着,快乐之处就在于那个过程,就在于山顶处的风景。爬山的时候,其实看不了多少风景,差不多一心都在脚下,专注于那些台阶,感受不到景物的赏心悦目。当我们站在山顶,被巨峰托起的那一刻,环望四周骤然矮小的群山,会感觉到原来人生经历的那些人与事是多么的渺小与可笑,那些红尘恩怨,那些世俗喧杂,就像是一缕云烟,随风飘到了云天之外了。
  村上春树曾说:“人不是慢慢变老的,而是一瞬变老的。”当我站在山顶上,我才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并未老去。因为我对生活始终热爱,且坚持依旧,就像此次爬山一样,坚持不懈,一步一个脚印,最终到达顶峰。只要心不老,人就永远年轻。愿我们一路攀行,把平淡的日子梳理成山顶上那最富诗意的风景,感受人世间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