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赏析 > 文章正文

《浮生六记》为什么成了畅销书?

责任编辑:陈映彤 作者:杜浩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8-08

  在中国文化中,这种“生活的艺术”的书写和诉求,一直是中国文人的一个文化母题和精神母题。

  近日,“北京开卷”公布了2017年上半年网店与实体店(2017年1月-2017年6月)畅销书排行榜TOP10,公版书《浮生六记》名列其中。《浮生六记》不只冲进北京开卷2017年上半年网店畅销书的排行榜,在“大众畅销书排行榜TOP10”中也位列第八。京东图书文娱业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最畅销的三种纸质实体书是:《浮生六记 (全译本)》、《解忧杂货店》、《摆渡人》,而在总榜上,《浮生六记》高居榜首,它的热销令人感到意外。(新闻见8月1日中国新闻网文化频道报道)

  《浮生六记》,是清代文学家沈复的自传体随笔。为什么一部古人的自传体作品,受到当代读者的欢迎?《浮生六记》描写了沈复与妻子的深厚感情,文风娓娓道来又短小好读,这种温暖治愈型的书,市场一直有需求,“另外,现代社会大家压力大,往往忽略生活中的细节,《浮生六记》恰好有这个优势,容易受欢迎”。

  沈复的《浮生六记》共六篇,故名“六记”;原有六记,但今仅存四记。全书记叙自己大半生的经历,欢愉与愁苦两相对照,真切动人,文笔朴实。道光二十九年(1849)王韬曾为此书作跋,称赞此书“笔墨之间,缠绵哀感,一往情深。”《浮生六记》“前序后跋”的体例,亦影响后书体例。

  1936年,文学大师林语堂曾将《浮生六记》四篇译成英文,分期连载于《天下》月刊,后又出版汉英对照单行本,并作长序言,其中赞扬书中沈复的结发妻子芸娘“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还猜想“在苏州家藏或旧书铺一定还有一本全本”,过后不久苏州冷摊上便出现“全抄本”但却是后人伪作。俞平伯曾根据《浮生六记》的前四篇作《浮生六记年表》。

  有评论说,《浮生六记》属于“温暖治愈型的书”。这些年来,治愈文、治愈类图书是一直走俏的大众阅读的种类,读者的阅读还是网上的大量推荐,治愈系图书都颇受欢迎,尤其去年以来,各种图书销售榜畅销榜显示,以及图书订货会上情况的反映,“畅销趋势显示,心灵治愈类成为阅读的主要诉求,社交媒体对这类图书销售,口碑效应明显。”

  在书中,沈复深情率真刻画了一位憨而真、惠而美的女性形象——芸娘。她是沈复相濡以沫的结发之妻,也是沈复乃至所有中国男人心目中的红颜知己。不仅林语堂,还有俞平伯、冯其庸、曹聚仁等文人大家,都曾为之心仪不已。《浮生六记》有古典的意蕴情韵、有雅致婉约的文字、有林下风致的诗意;有温暖有悲凉,执子之手的欢欣,相濡以沫的温情,无法与子偕老、情深不寿的宿命……

  书中沈复夫妇二人生活艺术的描写,尤令人心生向往:陈芸(芸娘)用小砂囊撮茶叶少许置荷花心中,第二天早上烹天泉水泡茶;二人七夕赏月共论云霞,镌“愿生生世世为夫妇”图章为往来书信之用;二人游沧浪亭、水仙庙,陈芸女扮男装引起误会的戏剧性场景,更是饶有意趣……而这正是沈复所期望追求的一种布衣素食而从事艺术的生活。  

  或许正是文中这类“温暖”、“治愈”的文字内容,搔到了阅读此类图书的读者生命、情感、心灵的痒处。在中国文化中,这种“生活的艺术”的书写和诉求,一直是中国文人的一个文化母题和精神母题。《浮生六记》中将近半部文字是这种文化趣味的表达。其实,这也可以说是中国文学的一种传统。所以,《浮生六记》的走红,是这部古书独特的文化个性和艺术魅力使然,更进一步说,这是中国文化的独特魅力和精神趣味的必然结果。  

  《浮生六记》似也与当下人们的文化心理有着相契合的关系。明清时代文字与现时相差不远,读者能在略加思考后品出深意,同时,这本书中艺术化审美化的生活,自由随性的文本和内容,又非常适合当今焦虑不安、缺乏灵性、充满物化欲望的我们读者的渴求,需要借艺术审美的良药来舒缓浮躁的心相,寻求与自我的生命、心灵、精神和灵魂的联系。就此而言,传统经典文学尤其是像《浮生六记》这样的艺术化生命化生活化的随笔文体,应该就是这种熨帖人心、抚慰生命的最佳之选,而单就这本《浮生六记》的阅读而言,就有助于我们的生活境界、艺术境界和审美趣味的修习和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