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故乡路

责任编辑:陈映彤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08-22

  水路交通也今非昔比,当年斗门学子回乡,向小榄中学赴校必投其怀的百年老港——石岐港已于改革开放后的第四春寿终正寝,后起新秀中山港客货已跻身全国10强、世界百强,小榄港与神湾港紧随其后,比翼双飞,马鞍港也已在孕育中。□邓金枝

  不知经历了多少个世纪,中山各地往广州根本无陆路可通,要走只能是水路,那就是到石岐或小榄搭乘航行缓慢又潜伏着种种危机的 “花尾渡”。到了二十世纪50年代,当地才筑起了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广州至石岐的简陋小公路——广中公路。

  那沙土广中公路,迂回曲折像是一条羊肠小道,两车偶遇便老远老远减速蠕动,小心翼翼擦身而过,“所幸”的是一个多钟头都惟见一车来往,使车祸之事鲜有所闻。但并不意味着你一驶上她便可一帆风顺、一路平安。那众多的过江渡口把她拦腰砍成六段。除了那等候渡车过河之苦外,更在小榄鸡肠滘发生过连人带车滑落江心的惨剧。她,曾演绎出多少人间辛酸轶事。在“史无前例”的荒唐年代,我们“老中青”背着行装从南头浩浩荡荡向县城“联络”,漆黑路上处处踩着“地雷”(牛粪堆),半夜入城受阻,十里国道 “天作罗帐路作床”,睡至天明亮也无一汽车骚扰清梦。她,因为“独蔓无枝”,使我们莘莘学子不知磨难了多少艰辛。不但鸡笼(现东升)、南头、古镇、横栏等小榄中学周边的同学全是提着一个内装够吃一周大头菜的陶盅徒步来校;连远在黄圃、三角以至大岗、潭洲的窗下之友也毫不例外,像是科举时代的千里迢迢上京赴考。在由南头东进黄圃、三角、民众,或是北上小黄圃、鸡州、大州……这条条乡间小道上,不知踩下了多少颠沛流离的脚印,不知饱尝了多少毒阳暴雨的煎熬,不知历尽了多少朝迎晨曦晚追云月的苦乐。更可怜的是斗门同窗,他们寒暑假回乡因无公路可走,只能从石岐开始品尝那古老“花尾渡”的滋味,且须提前几天排队购票。等候数天时间的食宿,或是回校过夜的。来往车费,对于连三分饭菜钱也难于支付的当年穷“秀才”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又无家在石岐的寒窗之友,怎么办?“妙计”是托南朗、拱北、唐家等地的同学分期分批每天一两人回家,路过石岐时下车接力代购,然后塞在岐江桥上约定的桥栏缝隙中,待斗门的学友来拿取,把岐江桥变成了一个“秘密情报传送站”。她,在香山大地独卧三十寒暑无朋为伍;故让 “走路之难难于踩钢线”成了民间谚语……

  乃至上世纪70年代之末,声声春雷在神州大地上炸响。驱散了笼罩长达十冬的阴霾雾瘴,迎来了百废俱兴、万物复苏的明媚春光,掀起了 “三通一平,广植梧桐引凤凰”,“路通财源广、追龙奔小康”的热潮。那条后易名为广珠公路的 “乡间小道”,演变为六车道的宽敞105国道,不久又以八车道、中设优美绿化带的一级公路标隹拓展。她不再孤寂独守空旷,南北大动脉的“京珠”、“广珠西”、“广澳”及横贯东西的“中江”、“广开”、“南开”、“西部沿海”等大公路气昂过境。还有横卧珠江口的深中通道,将与港珠澳大桥并驾齐驱。市内10条快速路、66条主干道、97条次干路、20条货运干道及蛛网般的城市支路、各镇区马路,组成“五横六纵七高速十加密”的“井”字形城乡客货交通运输网络系统。

  中山地图上世代无铁道的空白亦已成为历史。“2218”轨道交通网或是已经通车,或是正在建设中,或是着手规划筹建。现在,你可乘坐离弦之箭般的“和谐号”列车,南下珠海,北上广州,西进五邑,再上高铁,直抵全国各名城。不久,又可坐上城际轻轨2号线入澳门;可从中山 “遁地”入广州地铁18号线,然后在人们的脚底下游遍香山与广佛大地;可通过南沙港铁路和深茂铁路这2条国铁驰骋珠三角东西两翼;更有7条架空城市轨道和一个综合性保障直升机场,可让你在快速便捷的旅途中观光欣赏美丽全城。

  水路交通也今非昔比,当年斗门学子回乡,向小榄中学赴校必投其怀的百年老港——石岐港已于改革开放后的第四春寿终正寝,后起新秀中山港客货已跻身全国10强、世界百强,小榄港与神湾港紧随其后,比翼双飞,马鞍港也已在孕育中。

  中山之路,正积极构筑由公路、铁路、水运、空运、城际轻轨、城市轨道等多种客运运输方式组成的立体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把中山市建设成为广东省西部的交通枢纽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