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童年悠悠柿子香

责任编辑:王瑞文 作者:李忠元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08-30

  仲夏到了,我回到家乡看望年老的父母,正赶上西红柿成熟。母亲知道我爱吃西红柿,见我风尘仆仆地归来,就挎上小筐,到菜园里摘柿子。
  园子不大,但西红柿却整整种了六垄,在整个园子里显得很扎眼。母亲说,娘知道你们都爱吃柿子,所以就和你爸多种了几垄,预备你们回来好吃。望着母亲摘柿子的身影,我像受到了极大触动似的,顷刻就将自己记忆的闸门打开,悠悠童年里的一切鲜活情境都展现在了面前。
  我的童年是在农村度过的,那时物质相对匮乏,苹果、鸭梨这些看似普通的水果也很少见,称得上水果的东西,恐怕只有园子里半蔬半果的西红柿了。
  那时的农家,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小菜园,园子里种着各式蔬菜,有茄子、辣椒、黄瓜,但最显眼的还是西红柿。家乡人管西红柿简单地叫柿子。柿子开花早,花期不是很长便会坐果。坐果初期,柿子绿绿的,很硬,随着时间的变迁,柿子吸收阳光雨露、日月精华,便慢慢地到了成熟期。成熟期的柿子最顶端,也就是尖部,最先转为红色,被当地人称为“放线”。放了线的柿子虽然也可以吃,但还没有熟透,口感相对有些逊色。等柿子周身红透,就到了吃柿子的大好时节。
  记得父亲曾用一只筐装柿子,挂于高高的房梁之上,清香四溢,充满了诱惑。但我们只有眼馋的份,却够不着,这只筐子高高在上,只有父亲能够掌控。父亲的用意非常明确,他教我们五个孩子查数,谁查得好,查得多,谁就能得到奖励,奖品当然就是一枚好吃的柿子了。他教我们读书认字,用他那本四角号码字典,教我们字的读音和笔画。为了吃柿子,我们哥几个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努力学习,争取最先吃到装在筐子里的柿子。就在这样的激励措施下,我们在未入学时就学着查数,认字,学习速度各个精进,还没上学呢,我就认识了不少字,几乎可以磕磕绊绊地读报纸了。
  西红柿的吃法种类繁多,母亲像变戏法一样,为我们烧制各种菜蔬,供养我们积贫积弱的童年,让我们度过了那段艰难岁月。
  相对比,邻居家的孩子就没有我们幸运。但是,父母很慈善,总是拿出自家院子里产的菜蔬接济大家,像我一般大的孩子,也都同样吃过我家的西红柿,曾让我感到是那么自豪!
  而今,立于自家的园中,望着母亲采摘柿子忙碌的背影,翻检起童年的记忆,虽然过去了好多年了,但却记忆犹新,每每回忆起来,还是觉得童年的一切都是那么温馨难忘。
  如今,我已迈入中年的门槛儿了,和西红柿仍旧不离不弃。柿子还是那个柿子,我却依然百吃不厌,视若珍宝。柿子刚刚成熟,他们就忙不迭地通过客车,或托来城里的亲朋的私家车,给我捎柿子,每次都给我捎来满满一筐,让我蜗居城里也能吃上可以绝对放心的安全食品。
  我感恩于父母,是他们让我拥有了一个美好的童年,给我很多关爱,在我步入中年了还能让我一饱口福,圆我西红柿的未了情缘,丰满充实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