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赏析 > 文章正文

中国油画大师的色彩“心象”

“陈钧德绘画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责任编辑:王瑞文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08-30

37_s.jpg

《蒙马特高地-圣心教堂》100×100cm 布面油画 1999年

艺术欣赏
  由中国美术馆、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戏剧学院主办的“陈钧德绘画艺术展”,22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幕。
  展览全面展示了画家从艺60年的创作生涯,遴选了他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的代表性绘画作品,包括布面油画60多幅,纸本油画棒作品20余幅以及青年时期速写及素描作品20幅。他创作于2011年的油画《梦境》,采取意识流手法绘出了自己的“心象”,这幅大尺幅(2米×3米)作品是首次展出。
  陈钧德是中国当代重要的油画家、美术教育家,现为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研究员,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他早年师从林风眠、刘海粟、关良、颜文樑等前辈,半个多世纪以来对东西方艺术融合做了积极探索,有评论赞其为“中国油画界当之无愧的色彩大师”。
  中国美术馆馆长、本次展览总策展人吴为山表示,陈钧德先生继承了刘海粟、林风眠等第一代中国现代美术开创者的艺术精神,追求“东西方和谐与精神融合的理想”,将现代主义绘画重视形式语言探索与传统文人绘画强调内在心灵感受和意境表达相结合。今天,中国美术馆为其举办展览,旨在为改革开放以来的绘画史研究提供新的文献。
  展览期间,陈钧德将5件代表作品捐赠给中国美术馆,使之成为国家艺术宝库的收藏。
  新华
1
边缘人的独自旅行
  展览中,首度公开展出的两件油画作品《自画像》、《小金》,将我们的思绪带回了陈钧德艺术的起点。1956年至1960年在上海戏剧学院舞美系念书时,陈钧德就矢志成为画家。虽然他明知,画家注定是“一个人的旅行”,但骨子里认同约翰·克里斯朵夫式的个人奋斗的陈钧德并不惧怕“一个人”。陈钧德在大学第一次捧起西方现代主义画册时便一见如故,并在其中逐渐发现和认识了自我。
  1960年代,国内艺术界与西方世界交流中断,全国美术院校、创作机构几乎“一边倒”崇尚苏联写实主义美术风格,人们普遍视西方现代绘画为异端而拒之,一些曾负笈游学欧洲的艺术家们遭到冷遇,观念偏颇和视野狭窄导致绘画风格样式的单一。执着于现代主义的陈钧德出于天性的驱使和勤奋好学的动力,在曾经留学法国的闵希文老师引导下,从一些画册中领受欧洲印象主义、后印象主义、表现主义等早期现代主义流派的艺术风采。
  《小金》和《自画像》发出的信息是明确的,不追随当时流行的、过分带有政治和意识形态色彩的画风,借用西方现代主义绘画语言,把对线、色彩和结构的重视与自由抒发感情结合起来写形传神。应该说,陈钧德一直坚持这一理念没有动摇过。
2
中西融合的色彩旋涡
  此次中国美术馆“陈钧德艺术展”呈现出的陈钧德60多幅油画作品中,不少是近年的创作,尽管画家已经80岁,但作品中透露出的奔放、激越和自由,却依然像巨大旋涡将观者牢牢卷进。
  展品中呈现了多幅女人体作品,互映成趣。一幅题为《色草人体》,刚劲的线条、斑斓的色块,将画家瞬间从一个女性身上感受到的生命内在的原始力量以及美的热力,表现得十分强烈,让我感受到画家创作时刻的热血沸腾。另一幅《侧卧女人体》,画家也捕捉了鲜活的血肉内在,或许真实的女人体并没有那样一种红色,但陈钧德创作时感受到这种色彩的存在,他运用红色的笔触和色块将女性的力量表现得鲜活而灵动。
  陈钧德表现的教堂同样诗意盎然,别具一格。如他在香港创作的《尖沙嘴教堂》、在蒙马特高地创作的《圣心教堂》以及在法国所作的《巴黎圣母院》,将教堂以往的庄严肃穆演绎得奇幻多姿。从画面看,画家面对风景的那一刻,全无任何杂念,只为眼前的景色所激动。他起笔、落笔极其果断,每一笔都传递着画家自身的兴奋和爽快。
3
写生即是写生命
  或许是晚年才对世界漫游,这个时期的陈钧德毫无暮年苍老之气,反而有了更开阔的视野,更新奇的感悟。
  西方艺术史上的经典作品使陈钧德深感触动,同时也促动他新的艺术探索。表现与抽象的融会贯通,是陈均德此时期的艺术特色。作品色彩更趋明亮,鲜艳处极端鲜艳,自如地运用对比色,整个画面充满张力;而淡雅处又极端淡雅,雅得超脱,雅得随心所欲。他是色彩的主宰,线条的将帅,作品饱蘸情绪,毫无含混。
  陈钧德的创作还有一个重要特点是偏重写生,在画笔与对象的相互交流中大胆使用果断、霸道的色彩,闪电般记录眼中、手中和心中的风景。对比,艺术家表示:艺术家的创作是激情澎湃的生命表达。创作要有激情,激情从何而来?从对象而来,从精神交流而来!当我面对新鲜的环境,与天地、与山水、与建筑、与灯火、与人群都会默默地发生交流,交流让我产生情绪,产生情感。常常,我就是带着情绪、情感在画画。我喜欢写生绝对不是为了积累创作素材,更多是与写生的对象进行交流。如果画家对写生对象是有真切交流的,那些对象就会钻进你的头脑、你的内心,让你随心所欲在画面呈现。因此,我的写生从来不是看一眼画一笔,我是先静心凝神地深入观察,捕捉内心感受,然后大胆落笔。 选自雅昌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