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巫医生

责任编辑:王瑞文 作者:杨大宜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08-30

  亚依,你是不是被巫启明那小子灌了迷魂汤?你一个大城市的姑娘找什么人不好,偏偏要找做那样工作的男朋友,他还死死地待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小山村里不愿意进城。你不与他分手就是在跟我们全家作对,你还要不要我们活啊?
  亚依的妈妈对亚依下了最后通牒。
  亚依依偎在巫启明的怀里,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拥抱这个男人。
  妈妈又在逼我要你调进城里,还必须要换工作,全家人都是这个态度。启明,为了我,你就不能放弃这个青峡镇吗?
  我是独生女儿,家人,我要,你,我也不想放弃,让我选择,很残忍,如果你不妥协,我必须面临选择。
  如果这次谈判巫启明还是坚持己见,不愿意让步,他们可能真的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分手。
  想到这些,亚依的心中一阵酸楚,眼眶里泪水涌动。和这个男人谈了三年恋爱,从来没有想过,最终可能会分道扬镳……
  十年前的青峡镇,发生过一桩命案,确切地说,是一桩“强奸未遂”案。既然未遂,那也不算大案,可是遭受歹徒蹂躏的那个女子偏偏出了事。当时歹徒跑了,那受害女子惊吓过度,加上流言蜚语,最后精神失常,疯了。
  她父母在镇上大大小小的药铺都抓过药,可是无济于事。姑娘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竟然连衣服都不穿,最后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认得了。
  她这是精神出了问题,只靠药物是不行的,需要专门的精神病医生进行心理疏导。到青峡镇实习的大学生医生这样告诉姑娘的父母。
  那女子最终因为耽误了病情,在一个寒冬的夜里,偷偷跑了出去……
  家人找到她的时候,她在河滩上,已经死了。那天恰巧也抓到了歹徒,可是这有什么用,她再也醒不过来了。
  那个女子姓巫,死的时候刚满19岁,他是我姐姐。我那个时候还在读初中,姐姐对我特别好,什么都让着我。在农村,看着姐姐有病却不能医治,你知道我当时有多无助多心痛吗?
  说到这里的巫启明,满眼的泪水,流过了脸颊。
  听着这一切的亚依何尝不是,也成了一个泪人儿。她一边替巫启明擦拭着泪水,一边责怪他为什么不早告诉她这一切。
  所以,你选择了当医生,而且一定是精神病医生,你这个医科博士放弃了大城市,一定要回到青峡镇,都是因为你姐姐,对吗?
  现在不止是因为姐姐,这里有很多像我姐姐当年那样的病人需要我。
  亚依紧紧地依偎在巫启明怀里,她在心里不断地问自己:我该怎么办,爱情和亲情一定要做选择题吗?
  一场变故,亚依的家里再难听到笑声。因为外婆的去世,外公的身体也是每况愈下。可能是思念外婆,外公每天都往外婆的墓地跑,他一直说要去找外婆。
  外公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有时候连亚依都不认得,甚至把亚依的妈妈当成了亚依的外婆。吃药、打针,毫无起色。有时候半夜外公叫着奶奶的名字,闹着要去找奶奶。
  亚依的爸爸有个同学在一家大医院当主治医生,他们把外公送到了那儿,希望同学能给外公彻底地检查一次。
  检查一出来,同学有些为难地说,老人家这是受到了意外刺激,更多的是精神方面的问题,如果不及时治疗,最后会精神失常。这需要到更专业的精神病医院治疗。
  青峡镇有这样的一家专科医院,里面有一位巫启明博士,是这方面的专家,你们不妨到那儿去看看。
  巫启明不就是你的男朋友吗?亚依妈妈急切地问亚依。
  妈妈,你可别忘了,他以前是,现在不是我男朋友。你不是一直看不起精神病医生吗?说他们天天跟神经病打交道,这样的工作,医生自己迟早也会疯的。
  女儿,妈妈以前那是胡说八道,你现在与那个巫医生究竟还有没有联系,赶紧联系一下啊!
  真是“因祸得福”,一场家庭变故 ,让妈妈改变了对精神病医生的态度。亚依心里暗喜,这下可以大大方方带巫医生回家喽!
  妈,我得纠正一下,你不能叫“巫医生”,你得叫“女婿”……
  亚依说完拨通了巫启明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