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作协新闻 > 文章正文

中山网络文学作家罗咏婵出版小说《转体360°》

责任编辑:陈映彤 作者:记者廖薇图/记者夏升权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09-05

32_s.jpg

  “我们那个年代,所谓初恋,大部分都是朦朦胧胧的暗恋、单恋。”然而人到中年,白云与清风在三十年后重逢,似乎又回到了当初。他们心中重燃的爱情将覆水难收,还是抱憾终老?在8月 11 日至 13 日的 2017南国书香节暨第九届中山书展小榄分会场上,一本由中山网络文学作家千百度创作的小说 《转体360°》首次出版。但在此之前,它已在作者的公众号和爱读文学网站上加以连载,积累了相当的人气。追看小说的忠实粉丝也有一群中山“60后”,因为书中的故事也照见了他们的人生。

  “最初我只是想为自己留下一本青春纪念册,没想到身边的读者纷纷要求加入他们的回忆,最后成为集体的纪念册。”笔名 “千百度”的作者罗咏婵在接受本报专访时称,“但我只是借真实的场景书写了一段虚构的情感,正如我在序言中所强调,就算你说在故事里找到你自己的影子,也请不要对号入座。”

饭桌上聊出来的青春往事

  在中山的水乡度过童年、在中山纪念中学情窦初开、高考高中成都四川大学、毕业后回到中山……罗咏婵的人生道路与小说女主角白云有几分相似。当儿子长大成人,步入空巢生活的她开始为自己找乐。酷爱文字的她决定以文字记录下自己的“岁月回首”。不想,这一番怀旧恰好也戳中了诸多同龄人内心的“痛点”。身边的朋友、同学听闻她的创作,纷纷为其提供素材。诸多的原型集合一起,便成为了 《转体360°》的小说人物。

  “写作是我的业余爱好,难得的是有一大群读者陪你玩。很多人看过后表示也想将自己的故事写下来,可见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故事。这是我写作的最大收获。 正如读者给我的一句评语,我后来将它收入序言:用文字向青春致敬。”

  所有的故事,都是她和朋友一起吃饭聊天中获得的。角色的名字都是他们的原型自己取的。“没出之前,当事人可能会有所担心,但看过文章后他们觉得我的处理还不错,也清楚我的度在哪里?继续与我分享故事。我写完之后会将初稿给所有的原型征询。希望每个人看了都会感觉舒服。这本书本来可以更厚的,但有的人说不可以写,故事就一笔带过,点到即止了。但熟悉的人看过便知晓其中原委,报以会心一笑。”

  翻阅全书,读者可以感受其中浓郁的时代气息,那里有中山人熟悉的风景。像白云家人乘坐的渡轮、南方湿冷的冬天、追看香港电视剧情景、纪中兰溪边的野菊花丛、朗朗上口的台湾校园民谣等,何曾不是你与我所走过的青春印记?

  当罗咏婵在个人公众号刊出这部小说后,朋友圈中的纪中校友纷纷转发。“我想,这本书之所以有读者基础,在于它的亲切,它说的正是我们的故事,从而使读者获得代入感。但让我惊喜的是,我后来发现,书中的情感与场景,不仅是我们60后对青春致敬。我们的下一代,一些年轻读者也想了解父辈的过往,认为其中的感情清新动人。这才给了我出版的信心。”

比真实更美好的开放式结局

  动笔之时,罗咏婵并不曾想过有朝一日会将其出版。断断续续写了两三年,她仍无法将其结尾。皆因她不知如何为男女主角的感情故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白云与清风的感情纠葛是故事的主线,贯穿始终。他们的爱情是无法修成正果的,我们那个年代的人不善表达,错过了就是一辈子,可当他们重逢以后,应该如何处理重燃的感情,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让读者和自己满意。我不想误导读者这是一段婚外恋,那不是正路。无论是反目成仇,还是做好朋友,在我看来都是俗套的结尾,怎样让它和我之前看过的故事有所不同?如何让他们相处得舒服,不会伤害他人,又能遵从内心?我想了很久。最后,我将它处理为若有似无之间,给予读者想象的空间。我给大学的同学看过后,他们表示对此还算满意。”

  清风与白云的故事来自真实的个案,但罗咏婵赋予他们的结局比真实更美好。“我身边的许多人,最后很难成为交心的好友,因为爱过他们不会恨,但也很难有爱的成分。但我希望小说的结尾应具有美感,我将其安排在生死之间,一个朦胧的回答。写完之后,有读者还要求出下集。”

  结尾的完成有赖于去年她有缘参加了一次文学培训。去年,省作协在佛山举办网络作家培训班,给新成立的中山市网络作家协会十个名额。她有幸获得机会,在那里聆听了多名资深网络作家的讲课。“我们与他们同吃同住,交流文学,在那样的氛围下,我才动了将故事终结的心思。”也因这次培训,她认识了爱读文学网的主编,对方给她的小说取了这个特别的名字。“我的小说定位其实还是很传统的,但要在网络文学网站上连载,必须取一个非传统的名称。据他的意思,书名创意来源自科幻小说《三体》,我其实不太理解这层含义,我给‘转体’的牵强解释是,兜兜转转那么多年,故事主人公又回到起点。”

记者手记

痛爱最终云淡风轻

  罗咏婵计划将本书作为其大学毕业三十周年同学聚会的一份献礼。她最终选择了母校的四川大学出版社。机缘巧合的是,出版社的社长恰好就是她大学时代的辅导员。“因为彼此的信任,我们的合作很顺利。本是计划7月21 日出版,但我将初稿交给他们时候还没写完结尾呢。”

  因为四川大学主要出版学术类书籍,她还亲自设计了书的封面。她用图像软件将自己年轻时的照片处理成漫画,那是一张明媚的青春少女的近照。而在她的左边,是一个淡淡的身影。那是她笔下的清风。戏份不多,让人捉摸不定,但读者一直强烈地感觉到他的存在。

  写作于她而言犹如拍戏,她全情投入。有时候,写着写着,真真假假亦无从记得。在写到男女主角在大学时代的重逢和别离时,她也忍不住与白云一同落泪。“郑州郑州”、“六年划上句号”皆是两人故事的转接点,但当白云在清风的宿舍遇见了所谓的表妹,回来之后如黛玉焚稿一般烧信。很多读者也跟着哭了,为女主角用六年时光等待一个无果的感情而悲哀。”

  看过此书后的读者多为清风若即若离的暧昧态度而抓狂。在罗咏婵看来,“他不是好人或坏人,他只是生活中存在的人。他习惯隐藏内心,看重社会地位、工作家庭的稳定,他不会像琼瑶小说的人物那么不顾一切。”关于故事的结尾,罗咏婵也征询过清风原型的意见。“他给我出主意说让两人的后代结成夫妻,我觉得这是最难的结局了。”

  不同于当下 “90后”的爱情直截了当,白云他们的男女交往囿于矜持,耽于试探,难得主动。这是“60后”的真实情感写照。男女从小就互不理睬,隔着深深的三八线,再加上找对象的标准往往要求“男高女低”,以致清风年轻时,因高考成绩不如白云,难免心存自卑,不敢主动追求。中年后,他又始终顾及着自己的体面,在乎稳定的社会地位,隐藏内心的暗涌。他到底是自私的人。

  很多读者好奇作者罗咏婵是否就是白云。她笑答:“经历是我的经历,但情感是我作出来的。这是我的第一本书,所以只会写自己的经历,我是借真实场景,写一段虚构的感情。”

  在“60后”的她看来,年轻时的执著如今大多云淡风轻,这正是男女主角名字的另一层含义。事实上,“60后”的少女时代是苦涩的,但在作品中并不见她的半点怨气。她说,那个年代,物质缺乏,情感闭塞,十年浩劫留下的心灵创伤尚未愈合。但许多与她同龄的读者反映,在她的轻描淡写下,原来回忆中的甜蜜也有这么多。

  文学自有一股神奇的魔力,修复了岁月的坎坷,让他们找到了自我解脱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