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作家动态 > 文章正文

妍冰凝练七年构筑长篇小说《原始溪流》

责任编辑:王瑞文 作者:记者陈慧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10-12

32_s.jpg

33_s.jpg

少女时代听来的故事

  “你是哪的人?”就这个简单的问题,妍冰能给你绕晕:老妈中山人,老爸内蒙古人;出生在南方,成长在黑龙江;当知青插队在东北,北方南方又各工作十多年,现全家在中山。妍冰自己也不知该如何定义自己是何处人氏。这转战南北的阅历、这纷扬的生活,却渐渐堆积心底,无声滋润着她的文学创作。

  走过那么多地方,见过那么多的人,妍冰始终无法忘记当年下乡做知青时认识的一家人。1977年高中毕业的她下乡仅仅三个月就幸运地遇上了恢复高考,并被大学录取。可与她同样一条村子的人,有人却因家庭成分问题,连报名的资格都没有。那是从南京来的一家人,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校医,儿子非常优秀。虽然被下放多年,他们的吃穿用住与村民一模一样,但骨子里的气质始终不同寻常。

  “我扭到了脚,知青们带我去他们家看病,那个家里很干净、整齐,母亲温柔善良,对前来求医的人都一视同仁地好。村民们对他们也很客气。他们每天与村民一起种田、打柴、挑水,曾经是老师、医生的父母没法从事原来的工作,儿子连考大学的机会也没有。”后来再听说了那家人的儿子与一位姑娘的爱情故事,善良的妍冰心底里暗暗为这一家人的命运感到惋惜。“善良”的种子在少女的心中已经种下。

一边流泪一边写结局

  工作后,妍冰用业余时间进行文学创作,她尝试过几乎所有的文体,除了长篇小说。直至临近退休前几年,回顾半生的经历,她才发现自身经历的真实人生就像一部小说。身边朋友们各自酸甜苦辣的人生,犹如一部小型的现代中国发展史。不是为了创作,仅仅是为了将心中知道的这些故事掏出来,妍冰忽然很想写一本小说。这个念头在2010年闪动了一下,顿时燃烧起来。可繁忙的工作让妍冰只能在心中构思,暂时无暇动笔,直至2013年她前往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培训。

  白天听课,晚上坐在安静的校园里,面对如镜的东湖,妍冰的笔开始舞动,顺应着心意流淌。男主角一帆、女主角玉芳的主线故事就在东湖边诞生了。“他们俩的故事原型,就是我当年下乡当知青时听到的南京那一家人的故事。后来我还回去打听了他们的情况,但那不是小说里的结局。”曲曲折折,陆陆续续,大半年后写完主线,已有12万字,只是结局,妍冰还在苦苦煎熬。善良的她希望小说也可以像自己以往轻松、美丽的诗作一样,给男女主角一个完美的大团圆结局。但现实的命运哪有那么多的大团圆。“我自己一边写一边流泪,觉得自己对男女主人公过于残忍了。”

汇入无数溪流用以丰满故事

  这12万字写完后,妍冰感觉只是将压在心里多年的故事讲了出来,但并不满意。如何完善?她暂搁一旁,未有示人,希望能让自己的心情和思维稍作沉淀。这一搁就三年,期间她不断修改。直到2016年中秋节之前,在市作协的一场中秋诗会期间,她向市作协主席郑万里讨教。看过初稿后,郑万里提出两点建议,一下打开了妍冰的思路。

  “其中一点,他说整篇小说线索略显单一,可以二条或者三条线,这样文章才能形成立体感。”这正中妍冰心中的痛点,一下子,她醒悟过来。“我在北方工作17年,在南方工作19年,身边无数的同学、同事、朋友,来自五湖四海的他们,同样也有着见证中国发展的故事。让他们围绕在男女主角旁边,成为辅线,立马让小说丰富立体了。”于是妍冰马上埋头增添了六个章节,共约五万字。妍冰写的这些人、这些事,都是这人世间的感情。它就像山间一条清澈的小溪,从原始森林中流传,一路奔流,遇到无数礁石、拐弯,最终还是要汇入大海。

漫长的创作不能急

  虽然现实生活中的男女主角,两个原型人物最终并没有走到一起,妍冰也知道最能揪住读者之心的结局,莫过于让人遗憾。可善良的她最终还是不忍心。左思右想,她给小时增加了尾声,让两人在梦中有情人终成眷属。就这样,这本17万字的长篇小说,她前后花了共7年才完成。她在后记中如此写道:“如此漫长的时间,这是我写诗歌和散文从没有过的速度。但是我仍没有觉得慢,很多材料需要筛选,沉淀,整合,众多人物需要再创造,既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所以,写小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慢功夫,不能急,也急不得。”

书评

走出秋叶飘落的情感季

  □郑万里

  妍冰嘱我为其长篇小说《原始溪流》写几句话,开始有些踌躇,读完原作,内心却有些冲动,总觉得小说里的人或事,朦胧而又清晰地萦绕在我们身旁,或者说那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经历。

  我和妍冰年龄相仿,都经历过上世纪阶级斗争的腥风血雨,经历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淬炼,那是一个不堪回首的年代。在那样一个时代,不仅时空变了形,人生轨迹变了形,人的情感也变了形。《原始溪流》就是以那个年代为社会背景,以一对青年恋人的情感遭遇为线索,展开的一幅文学画卷。

  随着小说一波又一波的情节起伏,读者的心,也被深深地牵动着。应该说,玉芳和一帆的这段爱情,从他们被命运之神推到一个荒村开始,似乎早已注定了它的悲情。他们的相识,与其说是缘,不如说,是命运对他们的捉弄。相爱,却不能相守;相知,却不能圆满。那是一段错误的情缘。他们相识在错误的时间,注定结不了正确的硕果。当他们因为一帆的“右派”身份而被无情拆散的时候,他们的伤痛,他们的人生终成为一个时代的伤痕。上天似乎无法漠视他们的真情,而给他们送上一个连接心灵的儿子。虽然父子不能相认,儿子却是玉芳与一帆情感深处涌动着的“原始溪流”的见证;更是那个时代被扭曲的情感的结晶。

  透过小说起伏跌宕的故事情节,让我们再一次重温了知青这一代人的情感历程。玉芳和一帆,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两个典型,他们的命运交响,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他们吃苦耐劳,隐忍,接受生活的一切赐予。他们的情感,纯情而执著;他们的内心,却不得不为现实所左右。正像一条原始溪流,在现实的重重阻碍中,小心翼翼地选择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沿着岁月的河谷汩汩流淌……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的儿子子曦,一直被不知情的“爷爷奶奶”和“父亲”捧在手心,他得到的是全方位的真爱。因此,为了两个家庭的保全,玉芳和一帆,再次作出了隐瞒真相的明智选择。

  告别风花雪月的春天记忆,走出秋叶飘落的情感荒原。这里让人感动的依然是在那个病态社会中人性的可贵。玉芳和一帆的爱情,正是见证。他们虽然被扔在那个远离都市的荒村,却依然在“蒹葭苍苍”中品尝着爱的清纯;在作品中,作者还塑造了两个不可忽视的人物形象,一个是一帆的母亲,另一个是素琼的父亲,两个人同是被打入死牢的右派身份,他们在遭受着身心的重创,却依然坚守着善良的本性,他们的内心,依然纯净。这又何尝不是一泓汩汩流淌的原始溪流,洗涤着那个混乱年代的心灵尘埃?

  最见环境的压抑,也最见人性的闪光。这正是作者所歌颂的,也是作品的意义所在。这篇小说的价值,不仅仅在于描写、展示和批判当时的社会之荒诞性和残酷性,更是对爱、对真情的经典诠释。这也许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作家所采取的创作立场——为了人的美好未来,也为了人的尊严,不能不严肃地对待我们所经历的一切。

  秋风起,落叶缤纷,拂动岁月的花絮;

  真情的溪流,涤荡季节的尘埃,日夜唱着不倦的歌谣……

  (本文有所删减)

妍冰简介

  原名徐秀玲。语文中学高级教师,广东省作协会员,中山市诗歌协会理事, 中山网络作协副主席。目前已出版作品:诗集《心湖泛舟》和《蒹葭曼舞》,散文集 《幽兰馨语》,小说集《轮回》、中、长篇小说合集 《原始溪流》。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业余写作。诗歌、小说和散文发表或登载在 《诗林》、《诗潮》、《诗歌周刊》、《中国诗歌》、《中国诗歌报》、《珠海文学 》、《红土 》、《天峨文学》、《香山文学》、《香山诗刊》、《文化中山》、《坦洲文艺 》、《那一树花开》、中山日报、中山诗人报等报刊杂志。

  诗歌 《穿越时空的力》2016 年6 月在 《中国当下诗歌现场》2016年卷刊出。长诗《涅槃》和《心湖激起朵朵浪花》被选入中山诗群诗人选《那一树花开》。组诗《蒹葭曼舞》2016年4 月参加“中华杯”全国诗文大赛获诗歌类一等奖,并于2017年1 月在《中华杯文学大赛获奖作品集》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