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高手

责任编辑:王瑞文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11-27

   “来了。”张麻子满脸春风,往她身后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于是抬脚进了屋,夏花随手就把门关上了,门后扑出两条黑影,瞬间把张麻子扑倒在地,二话不说,拳头铺天盖地往他身上招呼。
  □陈志江
  夏花的麻将打得好,每场都能赢钱,可是男人们就是喜欢找她打牌,小区里的女人都不屑地说,男人就是犯贱,心思都不在牌局上呢,能不输?
  夏花不但脸蛋长得好看,身材也很诱人,鼓鼓的胸细细的腰,穿着又比较时尚大胆,惹得跟她打麻将的三个男人眼睛总往她那半露的酥胸上瞄。
  其中最忠实的搭子,当数市场里卖烧腊的张麻子。别看这张麻子人长得不咋样,花花肠子可不少,只要一听到夏花的名字,总是屁颠屁颠地赶来。他打麻将的运气却是奇差,几乎是每场都输,别人笑他挣的钱有一半是麻将桌上送了给夏花的,十足一个大傻瓜,他也不恼,只怪自己的手气没有夏花那么好。
  打牌时,他的注意力都在夏花的身上,她的一举手一投足,在张麻子的眼里,都是那么风情万种。
  这一天晚上,在麻将桌上又斩获不少的夏花喜滋滋地走路回家,在小巷转角处,一道身影在身后旋风般闪出,杵在她的面前。
  夏花一惊,以为遇到劫道的,正要出声呼救,定睛一看,却是一张熟悉的脸。只见在昏暗的路灯下,张麻子脸色复杂地看着自己,夏花这才把快到嘴边的尖叫生生咽回肚里,手抚着胸脯娇嗔道:“张哥,你这样子出现,几乎把妹子我吓个半死,我以为遇到抢劫的呢。”
  张麻子阴阳怪气地说:“夏花你胆子够大的,还怕一两个毛贼吗?”
  夏花心里有点虚,故作不解地问:“这话怎讲?张哥的话我就有些费解了,我一个女人,胆子小着呢。”
  “哼,那我就把不该说的都说了吧,你今晚在麻将桌上偷偷换牌的鬼祟动作,我看到了,怪不得我一直输钱,原来你手段高明着呢。嘿嘿,如果我把你的丑行告诉大家,你想结果会怎么样呢?”张麻子说。
  夏花的心里一沉,没想到这张麻子平时看人色迷迷的,眼睛倒是锐利得很呢。于是媚媚地说:“张哥你是个明白人,没影子的事儿千万莫要乱嚼舌,我一个弱女子哪有那胆子换牌欺骗大伙儿呢?张哥一定是误会我了。这样吧,这里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改天我请你到我家去坐一坐,让张哥消除对妹子的误会。”一边说,一边把丰腴的身子往张麻子身边凑。
  张麻子心中一喜,没想到这骚女人这么善解人意,兴奋得脸上的麻子似乎都在跳舞,迫不及待地说:“择日不如撞日,我还不知道你家在哪呢,干脆现在就去你家坐一坐。”夏花娇媚地说:“今晚不行,太晚了,明晚吧,早点来,妹子明晚也不打麻将了,在家等着。”
  张麻子高兴地点点头。夏花往前走,他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
  “张哥,你还不回家?”夏花扭头问。
  “我送你到家呢,你一个女人走夜路不安全。”张麻子说。
  拐过了两条小巷,夏花到家了,直到她那曼妙的身子消隐在一道门后,张麻子才恋恋不舍地转身往回走。
  第二天晚上,张麻子踩着轻快的步子摸到了夏花的门口,刚敲了两下,门就开了,夏花穿着薄如蝉翼的睡衣站在门口,脸上带着笑,说:“张哥来了?”
  “来了。”张麻子满脸春风,往她身后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于是抬脚进了屋,夏花随手就把门关上了,门后扑出两条黑影,瞬间把张麻子扑倒在地,二话不说,拳头铺天盖地往他身上招呼。夏花举着手机在旁边拍照,看看时机差不多了,才出声让两个打得正起劲的男人住了手。
  这一顿挨打,让张麻子元气大伤,在家闷声不响地休养了半个月,邻居才在室外见到他的身影。问他,也只是支支吾吾说生了场大病。烧腊档口关停了半个月,再重新营业,老顾客都跑到另一个档口去了,生意一落千丈,张麻子像一只得了禽流感的公鸡垂头丧气的,牌局上也不见了他的身影。
  夏花却是活跃得很,依然每天去打麻将,依然是手气奇佳,每场都有赢钱。可是,好运气也不是天天有的,有一天,夏花换牌的时候,被抓了现行,三个男人把夏花狠揍了一顿,又逼着她写下了字据,承诺把以前赢的钱都还给他们。
  夏花出事后的第二天,张麻子的烧腊档口也关了,从此就没人再见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