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乡土中国:我的中山篇

责任编辑:林观夏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12-08

    孙中山故居:一卷修炼的时光美学


  一部史册,一旦翻开了,就无法再合上

  在山水的臂弯里,凝炼了一座百年山野庄园的修为

  光阴的磨砺与雕琢,春秋的轮回与传承,与生俱来,岁月不老

  ———祖传的美学。镂空的记忆,是供后人临摹的一帖真迹

  

  史册,翻开了,就成为永恒。一袭黄衫温故

  一座青山,一弯净水,一个背影

  是一次前世的归乡。早年的一枕清辉,意欲喷薄而出

  端坐瓦脊上的雄狮,一叫就醒了———

  

  用信仰感应筋骨。静谧中的孙中山故居,安于时光的脉搏

  复兴指日可待。庭院的布局,与一段家史不谋而合

  一串脚步,就打通了一个民族的任督二脉

  用三民主义的光芒。而中西结合的故居,融入了中西文化的结晶

  

  每一片檐瓦流淌着豢养的雨水。穿过门廊,有历史的耳语回响

  屋顶上的青丝欲滴

  檐下一壶青茶,沏出了门外一丛押韵的山水

  是谁坐在老宅门口,沉沉睡去?像故人,顶着一阵古朴的晚风

  迈进殷实的家史———

  

  

  紫马岭公园 :赴一场三月的花事

  

  所有粉嫩的词,都抵在了春天的肋部。三月的话语权

  被一树树盛开的桃花篡夺

  一对蝶翅作序的桃园,边边角角都是芳香誉满

  

  三月柔软。灰瓦白墙的房前屋后,都是翩飞的扑朔迷离

  山野田间,扑向我的都是涟漪

  千遍或者万重,都是心花怒放的富足。那染色的耳目,是我的

  那花开如潮的肺腑,也是我的

  

  风中识香。一树桃花涌向你,你便是缤纷的人间

  我不转身,仍被一朵花蕊专注着

  一花倾心。每个眼神,都跳动着一个花仙子的魂

  每张脸上,都写有一个艳丽的芳名。一身千娇百媚的罗衣

  裹着馥郁的筋骨

  此刻,我可以打开自己,也可以醉倒在你怀中

  

  请噙满,与迎唱。仿佛一探身

  就迎娶了人间这一场撩人的花事

  良辰与美景,可以兼得。在一棵桃树下,我轻易就被一朵桃花

  猜出了青春的芳龄

  

  

 南朗镇横门:油菜花海里的温存之乡

  

  几乎是轻的软骨,触底在故乡的袖口

  流水更轻。河滩上,一些湿滑的身影借用了水的质感

  像一位故人,站进阡陌上侃侃而谈

  

  油菜花黄了。当一阵春风,加速吹开我的衣襟

  所有的光影,都在试着簇拥、触摸

  一次在油菜花的屋后,喊出母亲的背影

  村庄的湿与田野的交错。炊烟欲斜,像浸过水的草绳

  弯进三月,索要清冽的肌理

  仿佛一夜催促,就点亮了一片油菜花海。千万朵,或者千万盏

  都在照我梦里还乡

  

  三月泥泞,村外一片富贵花开正满

  身体荡回到春天的某处。一袖春光,划动了水墨的人间

  还是那一双赤脚,温故在田埂上。有根的河水

  在每个拐弯处,都安放了一排蜂箱

  

  怎么辗转,都是一朵油菜花的身世。金黄的色块,荡在肺腑

  一尺涟漪,扔进明媚的油菜地。大地饱满而富足

  有人贴面而过,顺便从我的指缝里

  牵出一声湿漉漉的牛哞———

  

  

  坦洲镇七村:一枕荷塘里绽放的乡愁

  

  听。一滴水墨,洇开

  或者渲染。山水丰润入画,荷塘妖娆丹青

  蛙声如鼓,力透纸背。一声牛哞,犁过乡愁里最柔软的那片田亩

  

  不用再思量了。一卷田园意境,寸步都是冥想之澜

  远近皆有吮吸之声。我能描绘的色彩,都是伶仃的线条

  是映照,也是一帘梦中烟雨。有赤脚的蜻蜓,落上鼻尖

  水是一枕酝酿的乡土。有根生的藕,在尘世举出一枝脱俗的莲

  

  那么舒缓的一次醉卧。荷叶晒雨

  蘸一枝莲,写意临水的故园

  水墨浮动,腰身过于暧昧。有盛情的陶罐,交付世间一曲委婉的韵脚

  

  荷塘边,适合种养乡愁。水中倒影,可由轻声细语

  直接过渡为一枕荷塘月色。端坐七村荷塘的人,正在净心听莲

  心头清风欲满,我已是一枝归乡的荷……

  

  

  民众镇义仓村:稻田里收割的乡情

  

  修养河田的魂,也根植一穗稻米的思想。给我锄头的人

  也说给我一个人寿年丰的三生三世。站在义仓村稻田的泥土上

  我更像是一珠禾苗

  用一次拔节,发出洪亮的嗓音

  

  我需要一只碗,盛满那些稻米飘香的日子。击鼓。歌舞

  在一场仪式里,完成乡情的收割。一处吟风酌雨的草堂

  两袖淳朴的民风。日落归乡,淘米生火,鼾声如雷

  

  只要我愿意,就有一双手递过来。一缕乡愁,牵我前行

  风吹,一片吟诵之怀。吹过交织的阡陌

  吹过一个弯向水田的腰身。眼下,是一穗稻米立在我身边

  大地祥和,山水隐含于田亩

  

  耕读的日月,醇厚而悠长。稻田里那头耕牛的身影

  迟早要踏着夕阳,返回熟稔的家园。一缕炊烟,搀扶我

  迈进家门……

来源:中山日报 作者:阎友新 字数:2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