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心结

责任编辑:林观夏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12-14

  尽管养父养母对张房特别好,完全当他亲生儿子。但张房还是觉得,自己始终是这个家的外人,他是被亲生父母遗弃的孩子。张房恨他们,为什么要把他遗弃呢?为什么!


  这么些年来,张房的心头一直有一个结。张房的父母只是他的养父养母,而他真正的亲生父母,是在一个遥远的被叫做周庄的小镇上。

  那一年,张房6岁。

  天还没亮透,张房就被人从哥哥姐姐身边,从床上抱了起来。有人给他穿衣服。张房醒了,看到了给他穿衣服的母亲。屋子里很暗,张房看到了母亲眼中的泪水,还有站在门口的父亲,和一对陌生的男女。

  张房预感到不妙。张房大喊,娘,我不要起床,娘……张房吵醒了哥哥姐姐,哥哥姐姐也拉住母亲的手,喊着,娘,娘……

  张房还是被送上了那对陌生男女的拖拉机上,那个女人使劲地抱住张房,哪怕张房撕咬,哪怕他大喊大叫,拖拉机越开越远,父亲母亲,还有哥哥姐姐的身影也是越来越远……

  尽管养父养母对张房特别好,完全当他亲生儿子。但张房还是觉得,自己始终是这个家的外人,他是被亲生父母遗弃的孩子。张房恨他们,为什么要把他遗弃呢?为什么!

  那一年,张房18岁。

  那一天,吃完晚饭,张房看着养父养母,说,我要回趟周庄,你们给我点钱。张房从没叫过养父养母哪怕一声的爸妈,好多次,张房还扬言,你们什么都别管我,你们要管我,我随时都会离开这个家。养父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张房,说,那我们陪你一起去?张房摇头,说,我一个人去就行。养母说,你看,周庄那么远,你一个人,我们不放心啊。张房狠狠地瞪着养父养母,起码有三秒钟。张房说,你们有什么不放心的,再说了,我跟你们又是什么关系,让你们不放心呢!养父养母互看了一眼,不吭声了。

  三天后,张房踏上了去往周庄的行程。按照养父养母的说法,从家出发,先要坐大巴到县城,再坐长途车到省城,再从省城坐火车到上海,到了上海,再坐大巴到周庄。

  大巴车开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县城。

  在县城排队买票,身后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竟摇摇晃晃地插到了张房的前面。

  张房气不过,拉过那男人,说,你干什么插队?男人瞪了张房一眼,说,我插队了,你又怎么着吧!张房拉那男人,可张房的小身板怎么拉得动他。男人一回手,张房踉跄地退了好几步。男人得意地吹着口哨,张房还想冲上去,一个人拉住了他。张房一看,是养父。养父说,张房,算了。张房再看养父身后,跟着的是养母。张房说,你们怎么来了?养父说,你妈不放心,所以我们就跟来了。张房气咻咻地,也不排队了,径直在不远处的台阶上坐下。养父上前排起了队。

  张房到了省城,要去火车站买票了。

  火车站乱糟糟的,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形形色色的装束,形形色色的瞪着眼抠着鼻。

  一个穿着邋遢的男人远远地走来,原本走的方向与张房岔开许多。走着走着,竟是要与张房迎面撞上了。张房往左,想要避开,那男人竟也向左,还是重重地撞上了张房。

  张房走了几步路,忽然觉得不对。张房摸了下口袋,不好!钱包肯定是被那人偷了!

  张房回头,那男人还在不急不缓地走着路。张房喊,别走,小偷,还我钱包!张房撒开步冲了上去。

  不知怎么地,两侧就冲上来几个同样穿着邋遢的男人,一下围住了张房,说,干啥呢,干啥呢!张房看出他们是一伙的,说,你们快还我钱包!那个邋遢男人说,那我不还又怎样呢!然后,几个男人的乱拳就砸了上来。张房甚至还看到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在亮着他的眼……

  住手!一个声音响起,似乎是在拉开张房,但张房还是清晰地听到了拳打脚踢的声音,可身上并不疼痛。

  有警车的声音响起,那几个邋遢男人四散而逃,张房躺在地,看到了身旁的养父,是的,是养父。

  不远处,养母和几个警察正跑来。

  张房看着养父,原本是半蹲着的,忽然摇摇欲坠地要倒下,腰间,插着一把刀,有血,正肆意地从刀口往外流。

  那一刻,张房的脑子里突然一阵空白,张房疯了样地站起来,又疯了样地跑到养父的身边,疯了样地大喊,爸,爸……

  □崔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