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我要去会黄飞鸿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朱羊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12-14

  “珠江水,情悠悠,日夜流过我心头……”又有人唱起了那首歌。

  我循着歌声,向船头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我的眼帘,真的不敢相信,我和叶芽儿,居然同乘一条船!


  今年一开春,我打点好行装,一路风尘仆仆,直奔广东而来。三年前,叶芽儿曾对我说,假若有缘再见,就来广东吧。

  “先生,这次来广东,一定要去会一会黄飞鸿啦。”导游李小猫在身后喋喋不休,“很多内地习武之人来广东,都是要去的啦。”

  我看了她一眼,没说话,说什么呢?我知道黄飞鸿这个名字,完全是来自武打片。

  “我只是来拜访一位故人。”我心不在焉地敷衍。

  “黄飞鸿很有名气啦,男儿当自强嘛!”李小猫仍然沉浸在莫名的兴奋中。

  我一笑,心里不免有些小尴尬,尽管我会比划两式太极拳,但与真正的武学大师比起来,简直就是花架子,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有时,我也觉得自己是有一些飘忽,四十大几的人了,总是不定性,叶芽儿走的那天,我正在一个文学社里与人家切磋太极。

  夜幕降临,我们登上了“东方之珠”号客船,放眼望去,一江山水气势滔滔,两岸灯火亦真亦幻,蓦然想起叶芽儿,只听身后有人轻声唱:“珠江水,情悠悠,日夜流过我心头……”

  李小猫一头长发被夜晚的江风吹起,看上去飘逸如仙,她的歌声婉转轻柔,眼前一阵恍惚,仿佛瞧见了年轻时的叶芽儿。

  “你唱得真好。”我感觉自己有些没话找话。

  “嗯,我参加全国好声音选秀时,唱的就是这首歌,眼看要冲进决赛了,老妈病了,眩晕症,因为高血压引起的。”

  我叹了一口气:“可惜了。”

  接下来,李小猫又跟我聊起了黄飞鸿,讲他如何从一介布衣,努力成长为一代宗师的。他的奋斗故事,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

  我也给李小猫讲叶芽儿的故事,那片从我生命之中飘走的叶芽儿,是否早就生根发芽了吧。

  我们是因为文学相识的,因为在报纸上经常发一些小文章,被叶芽儿注意到,她找到了我,告诉我她是来自佛山,给一家皮草商行打工,平时喜欢写点小诗,虽然没有发表过,但很想与一个作家成为朋友。

  就这样,我们成了朋友。那时候,我体力充沛,信心满满,很有些天将降大任,舍我其谁的劲头。但写过几年,逐渐感觉到力不从心,曾有一位好心的编辑给我来信,说文曲星没赏我这碗饭吃,劝我别在这条道上挣扎了。那一阵子,穷困潦倒的我一直靠着叶芽儿的接济勉强度日,叶芽儿也劝我不如找一份工作干,先把吃饭的问题解决了再说。

  有一天,叶芽儿突然给我留下一封信,说她要回家照顾年迈的父母,便不辞不而别了。

  我觉得叶芽儿一定是嫌我一贫如洗,找一个分手的理由罢了。也好,一个看重物质的女人,怎么能有一份真感情呢。虽然内心痛如刀绞,但我对天发誓,要用将来的成功,让她后悔。

  我一边打零工,一边坚持写作,用了整三年时间,我终于可以将第一部自传体小说《一路追寻》送她。

  李小猫听完我的故事,说:“哇,了不起耶,简直就是北方版的黄飞鸿啦。但是有一点,人是有故土情结的,比如我,离开了家,我就觉得像树上掉下来的叶子,两手空空,什么也抓不住啦。”

  “珠江水,情悠悠,日夜流过我心头……”又有人唱起了那首歌。

  我循着歌声,向船头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我的眼帘,真的不敢相信,我和叶芽儿,居然同乘一条船!

  叶芽儿也看到了我,彼此四目相对,一时无语。

  “这是我们的叶大船长。”李小猫调皮地伸了一下舌头,“姐,可别再把客户放鸽子喽。”

  “你一上船,我就看见了。”叶芽儿的眼角泪光闪闪,“三年前,我被检查出胰腺癌……当时只想着不拖累任何人,就从这艘船上跳到江里,是小猫的父亲救了我上来。我便留在这条船上打工,从服务员做起……”

  “对不起,我,来迟了。”

  叶芽儿擦了一下眼睛,唇边掠起一丝微笑:“还好,不晚。”

  “明天,我们一起去看黄飞鸿,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