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等待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李广宇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12-19

我对女人说,你要是疼就喊出来,会减轻一点。女人却摇摇头说,她不能喊,得病就够让丈夫上火的,再喊,怕丈夫更难受。

  李伟走进小饭馆的时候,金城已经在自斟自饮了。李伟边放下背包边惊讶地问,你不是戒酒了吗?金城只是笑,也不说话,脸色微红,带着一点醉意。菜有些凉了,金城喊服务员拿去热热。

  等坐下,李伟才注意到金城大衣里还穿着白大褂。李伟问,今天值班?金城摇摇头。李伟又问,那怎么还穿着这一身?金城没说话,扭头看着窗外。饭馆对面就是医大住院部,住院部盯着硕大的红十字,在夜空衬托下格外刺眼。住院部灯火通明,看上去像透明的玻璃盒子。金城说,晚上有个病人,怕出事。李伟点点头。

  李伟的手机震动起来,拿起看,是小美发来的微信。整个下午,小美都在缠着李伟,让他答应一起去海南度假。这一次依旧如此,李伟心烦,把手机关了。抬头,金城正盯着他,李伟有些不好意思,说,是小美。金城笑,说,一刻都离不开?李伟笑,说,哪里有!老夫老妻了。金城听了叹口气,仿佛触动了心思,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李伟伸手拦了一下,说,有什么事你就说,你可别借酒浇愁。听这话,金城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笑了很久,有些失控。

  小饭馆里人声嘈杂,没人注意他们两个,但李伟还是觉得有些尴尬。金城终于停止了笑声,脸上却现出了悲伤的表情。他说,李伟,这几天真的遇到了一件事。金城抬头看着李伟,李伟问,什么事?金城说,是一个病人。

  金城说的病人是个女人,很年轻,却得了癌症,晚期,只能保守治疗。金城说,送进来的时候,病人已经知道自己的情况,没进医院是因为怕花钱。这一次是被丈夫强行送来的。顿了一下,金城说,你知道吗?癌症到最后是很疼的,那种疼无法用语言描述,我见过一个病人疼得跳楼自杀。说到这里金城呆看着面前的酒杯。

  女人的丈夫是个普通工人,女人住院以后,他就一直守在病床前。疼痛让女人彻夜难眠,丈夫就陪着她说话,实在困了,才会趴在床边睡上几分钟。金城说,虽然很疼,可我很少见女人哭喊,看她难受,我对女人说,你要是疼就喊出来,会减轻一点。女人却摇摇头说,她不能喊,得病就够让丈夫上火的,再喊,怕丈夫更难受。

  金城说,女人住院没多久就开始出现浮肿,你想象不到那种浮肿,很可怕的,整个背都肿起来,而且流着脓血。金城叹口气。李伟追问,后来呢?金城看着李伟,反问,后来?他们还有后来吗?一句话让李伟心里沉了一下。很久,金城又继续说,以前女人再疼还能躺着睡一会儿,现在她只能坐着睡了,他丈夫就让她趴在自己的身上,两个人就这样拥抱着,整日整夜。

  金城靠在椅子上,两只胳膊交叉在胸前,他的脸色紫红,呼吸也变得粗壮。李伟劝道,有些事情是你无法改变的。这话很空洞,但李伟还是说了。金城点点头,说,我知道,所以我们只能等着,等着一切慢慢地来,慢慢地走。金城放下胳膊,说,有一天我看到那个丈夫在卫生间里哭,嚎啕大哭,我想劝他,可他摆手说,让我痛快地哭一次吧,哭出来心里会痛快一点。

  金城推开酒杯说,算了,说了这些让你没胃口的话。李伟摇摇头,说,没事。金城叹口气说,今天晚上又要熬通宵了。李伟疑惑地看着他,金城低声说,那个女人,可能熬不过今天晚上。说完,金城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临分手,金城拍了拍李伟的肩头,说,老兄!好好活着吧!说完他步履蹒跚地走了。李伟呆呆地看着金城的背影,好半天才缓醒过来。大街上人潮汹涌,李伟却突然感到自己很孤单,他拿出手机给小美打电话,他有点等不及告诉小美,他准备马上申请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