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书推介 > 文章正文

十年精酿“梅花”飘香

——读游宇明散文精选集《梅花开了十七朵》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贺有德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12-19

30.jpg


  游宇明的历史随笔集《不为繁华易素心:民国文人风骨》曾经广受关注,至今畅销不衰,而其新书、十年散文精选集——《梅花开了十七朵》(以下简称《梅花》)最近又由山西人民出版社隆重推出,一经出版,即被24家著名读书公众号联合推荐,深受读者欢迎。

  《梅花》分为四辑:温情,星星栖息的双眼;自然,不离不弃的玩伴;生命,栉风沐雨的栈道;故乡,尘世最好的天堂。且不说四辑名称之美——都用了恰当的比喻,都如腰封所评——“温暖,唯美,深情,富含哲理”,只说其名称所指——温情、自然、生命和故乡,内涵极为厚重,已是包容乾坤,而又温情脉脉,恍如智者无声引领,又如母亲深情凝望。

  著名作家岳南曾言,游宇明很难准确定位:或曰散文家,其美文先后三次在央视“子午书简”,多次入选多种文集和教材;或曰杂文家,其杂文多次在国内各类杂文大赛中获奖,《杂文选刊》有他的专辑和专访。《梅花》中的美文——视之为随笔最为恰当,夹叙夹议,入情入理,其散文笔法,其杂文风格,其文人风骨,其悲悯情怀,皆融于其中。文如其人,就游宇明而言,当指其随笔。游宇明的真性情、大胸怀,乃至其忧患意识,在其随笔中流露无遗!

  品读《梅花》中的美文,如品香茗,亦如在幽美的山山水水间徜徉,而“五味杂陈”:一曰烟火味,二曰散文(狭义散文)味,三曰杂文味,四曰文史味,五曰哲学味,如天女散花,纵横交错,随意而自然地呈现出来。

  紧贴现实,从日常生活中容易为常人所忽略的琐事或细节入手,“一粒沙里见世界,半瓣花上说人情”,小事情,大道理,想人之所未想,发人之所未发,不虚拟,不矫情,接地气,烟火味浓,自成格调。《梅花开了十七朵》中那个“左手有些残疾,个子矮小”的十七岁男生远,家境清贫,父亲早逝,母亲多病,弟弟患肾炎综合症,才读大二,休学去北方打工……离开大学校园时,“单单跑到梅树下摘了十七朵梅花放在口袋里,他说他要像梅花一样在生命的冬天绽放出自己的花朵,灿烂自己,也灿烂那些关爱他的人。”如此多灾多难的命运,让人心生颤抖,而如此独特的人生姿态,让人心生敬畏!

  游宇明的散文素有美誉,人称美文,以其娴熟的散文笔法写随笔,叙所叙之事,行文灵活而不散乱,“行于所当行,止于所当止”,行云流水,收放自如。游宇明在杂文界享有盛名,一双慧眼,看透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一支妙笔,嬉笑怒骂,或绵里藏针,或锋芒毕露,痛快淋漓。如此笔法,如此眼光,在《梅花》中所处可见;也因了这笔法、这眼光,让《梅花》陡然增色,听游宇明绣口锦心道家常,嬉笑怒骂说世情,朵朵“梅花”超流拔俗,摇曳在滚滚红尘……

  近年来,游宇明自言“颇痴迷于史书”,先后读过史书数百本,于文史用功极勤,成就了至今七版的畅销书——《不为繁华易素心》之外,其随笔中也常见文史,信手拈来,纵横捭阖,更见广度、深度、厚度。《悲悯是一泓温情的静水》中的湘西陆军师长陈渠珍之于当时的小兵后来的大师沈从文,大教育家蔡元培之于学校工友何以庄,皆因悲悯情怀,不分尊卑贵贱,尽心帮助或量才录用,无不令人动容!

  《梅花》中的作品,一如《不为繁华易素心》中的历史随笔,往往于简练叙事之后,精当议论,画龙点睛,富含哲理,隽永、耐读。哲学味与杂文味一脉相承,因了慧眼透视、妙笔点染,哲理升华水到渠成。《只能陪你一程》所叙不过朋友相见、聊天、道别之日常琐事,道别时一句“你反正只能陪我一程”让作者感触丛生:“总有一天,不是朋友永远离开你,就是你永远离开朋友,你只能陪朋友一程……”再以此为契机发力,纵向开掘,横向扩展,于情于理,将“只能陪你一程”升华至极致……

  “梅花”开出五味来。而这五味,又并非单一的存在,一篇之中,往往数味并存,甚至“五味杂陈”。仍以 《悲悯是一泓温情的静水》为例:陈渠珍对沈从文的叮嘱和承诺并给沈从文提前发放3个月的薪水,蔡元培对工友何以庄的破格录用,且声明“所任有难易,故工资有厚薄”,是其烟火味也,而所叙皆为文史故事,亦是其文史味也;以散文笔法叙述,情景毕现,要言不烦,是其散文味也;沈从文、何以庄两例,叙述之后,皆有画龙点睛式点拨,是其杂文味也;结尾两段就此生发,剖析入理,最后自然归结于 “悲悯是一泓温情的静水”,是其哲学味也——与杂文味相映成趣、相得益彰。

  五味“梅花”,参差错落,摇曳多姿,宛如绚丽多彩的山水画卷;“梅花”五味,茶风酒韵,香远益清,无疑是美不胜收的文化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