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面子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郑玉超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12-27
    “阿甲现在是A 县商务局主管外部事务的局长。”阿丙介绍我。

  我一听,愣住了,我不过是县商务局的保安。阿丙这样说,让我摸不着头脑。见我摆手,阿丙笑了笑说:“兄弟,你就甭谦虚了。”

  听别人说,在邻县工作的同窗阿丙做了局长。中学时,阿丙就显得与众不同,头脑活络,会团结人,就连老师都说阿丙有领导才能。
  那天去邻县游玩,我决定去宰他一顿,于是,我就给他打了个电话。阿丙很热情,说晚上他做东,再约上几个领导作陪,为我接风洗尘。
  晚上到酒店时,阿丙果然约了好几位领导,让我非常感动。场面酒四杯下肚,算是开局,接下来阿丙说再一一介绍一下。
  按酒场规矩,阿丙先介绍我说:“这是我的同窗阿甲,今晚的贵宾。想一想寒窗十年,我似乎一无所获,但我收获了最珍贵的友谊,这一切都是阿甲给我的。”
  阿丙的话让我很感动。可是,在我的印象里,与他的相处并不算愉快。阿丙那时很外向,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优点,朋友也多,而我呢,不爱说话,老师们都说我是个榆木脑袋。
  评价我时,老师们常常拿我和阿丙作比较,大有事物两极的意味。不管老师怎么苦口婆心,我依然是我,木讷,三碌磙压不出个屁来。既然是两极,就无法做朋友,同窗数年,至多算是点头之交吧。
  这次,听阿丙这样评价他和我之间的友谊,我心底里热乎乎的。
  ——“阿甲现在是A 县商务局主管外部事务的局长。”阿丙介绍我。
  我一听,愣住了,我不过是县商务局的保安。阿丙这样说,让我摸不着头脑。见我摆手,阿丙笑了笑说:“兄弟,你就甭谦虚了。”
  我只好闭了口。
  接下来,我再来介绍前来作陪的几位领导。阿丙望着我说,一脸真诚。
  阿丙把左手手掌向上,伸向自己的左侧——我坐在阿丙的右侧——对我说:“这位是丁局长,县交通局的。”
  被介绍的丁局长微笑着向我颔首,微微站起身,向我伸出手:“阿甲局长,幸会幸会。”我见丁局长的手背上,青筋暴起,像是纵横交错的交通网。
  坐在你右侧的那位,是县教育局乙局长。阿丙早换了右手手掌,指着我边上的青年人。
  乙局长戴着副眼镜,很斯文,看着像是教授。他拉着我的手,抖了抖。我感觉到他手掌的粗糙不平。
  “坐在丁局长左侧的那位,”——阿丙左手掌劈空已划拉,指向被介绍的那人,顿了顿,说,“他是我县战略指挥部的部长,对了,辛部长。”
  辛部长微微一笑,拍了拍自己浑圆的大肚皮:“小部小部,不值一提。比起各位,我差多了。申主任,我说的是不是?”
  问的申主任,就是阿丙将要介绍的最后一位,县规划办主任。
  六个人觥筹交错,不一会喝光了阿丙带来的四瓶白酒。阿丙觉得意犹未尽,又让服务员搬来一箱啤酒,说再涮涮胃。
  结束时,大家都喝得歪歪扭扭,阿丙走起路来飘然若仙,他绕着舌头,让申主任送送我。才出了酒店大门,申主任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袖箍套在了右手臂上,上面写着“拆迁队员”。
  领导还需要亲自上阵?我结巴着问他。
  申主任打了一个酒嗝,眯着微醉的眼睛:“啥领导,我只不过是一个拆迁队员。没办法,上面有交代,必须戴着红袖办事。”
  我一惊,问,那刚才的几位领导呢?话出口,又觉得不妥,忙止了语。
  申主任听出了我的疑问,哈哈大笑:“都是假的。”
  原来,交通局的丁局长好赖还在局里上班,但远不是什么局长,不过是一名快退休的办事员。
  我问,那乙局长呢?
  他就是一个电焊工,最近,正在给县教育大楼焊接门窗。你一定在疑惑他的眼镜吧,很多人都会这么想。那是阿乙长期搞电焊,年纪轻轻的,就被强光照成了老花眼。
  还没等我问,申主任主动为我解密指挥部辛部长:“他是给县领导开小车的,整天握着方向盘,阿丙就笑称他是指挥部部长。”
  那这玩笑开得也够大的了吧?我说。
  没办法呀,阿丙这个人好面子。来了远方的亲朋好友,他都会请我们作陪。这些年,他活得也不容易。听说他的那些同学和朋友都干得红红火火,提拔的提拔,发财的发财,你不也做领导了么?唯独他……申主任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