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永远闪光的流星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田际洲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7-12-27

    “多好的一位武警战士啊!”想到这位为了大家的安全舍身忘死的武警战士,哪怕即将在离开人世,而也要把自己身上的余光无私地奉献出来,还不知道他是谁,亚男妈妈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她,向他道谢致敬。

  在天体运动中,只要是一颗星,它就会闪光。而在人类的时间长河中,每一个生命却是那么微小,生存的时间又是那么短暂,其实就像一道流星,但我们只要做生活的有心人,像流星一样用全身的光和热去照亮需要光明的眼睛,虽然只有那么一瞬,而闪耀的却是一道永恒,远远超越其原有的人生价值。
  时间是初夏的一天,上三年级的亚男放学后正往家走,随着一声巨烈的爆炸,路边一家化工厂冲天而起,亚男两眼看不见了东西,耳朵听不见了的声音,她感到十分恐惧,就蹲在一暗沟里哇哇直哭。但没过多久,亚男隐隐地感受到,自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抱了起来,抱自己的人不停地奔跑,好像跑了很远很远,而后被放在一面担架上,送进了市里的一家急救医院。
  手术结束后,给他动手术的阿姨再三安慰她说:“你要安心静养,听力很快就会恢复,我们一定会把你的眼睛治好的。”她从手术台坐起来后一摸自己的脸蛋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纱布,于是就想,我的眼睛是不是永远看不见东西了,那我以后怎么看书学习呀。
  听说女儿出了事,在外地做生意的亚男妈妈连夜赶回,陪护在亚男身边。亚男听到了妈妈的哭声,直听到大夫阿姨安慰妈妈:“我们已经尽力了,但必须观察孩子一段时间,视孩子的伤情再决定手术。”
  过了一周,已经恢复听觉后的亚男正在听妈妈讲故事,她又隐隐地感到有人进了病房,就问妈妈是不是来人了。亚男妈妈一看,不错,果然是一位陌生的年轻男子进来了,右手还拧着一袋水果。放下水果后,这位年轻男子伸手抚了一下亚男的脸蛋。不知为啥,这时亚男突然张开小小的双臂想让他抱。年轻男子弯下腰,伸出双手将亚男抱起,在病房里走了好几圈儿。亚男已经感觉到,抱住自己的大手,就是那天把自己从火海中抱出来的手,就伸出自己的小手,摸了一把年轻男子的脸庞。
  把亚男放回床上后,正欲离开时,这位青年男子却又转身问亚男妈妈:“孩子叫啥名字,她的父亲为啥不来看她?”亚男妈妈这才告诉他说:“她叫亚男,我和她爸离婚了,就我们母女俩。尊敬的大兄弟,我真诚地感谢你,是你把我的女儿从大爆炸中救了出来,你想让我们母女怎么谢你?”
  只听见哦了一声,这位青年男子就离开了病房,妈妈又开始给女儿讲故事。听着听着,亚男脑海里闪过一道璀璨的流星,分外亮明。亚男于是就对妈妈说:“妈妈,我的眼睛好了,我看到流星了。”
  而在这时,妈妈心依然好痛。妈妈记得,女儿学会说话后,一到晚上,她就抱着女儿去到阳台上看天边的流星,可能看多了,加上女儿记忆力特好,妈妈就没多想。而令妈妈沉痛的是,医院已对女儿的伤情作出结论,亚男的一对眼角膜已被带毒的烈焰感染坏死,如果不做角膜移植手术,那女儿日后将永远失去光明,以后的生活会有多么痛苦,这对于一位母亲来说,又是何等的打击。
  过了一个来月,亚男的听觉完全恢复了,她禁不住问妈妈:“那位来看我的叔叔咋不来看我了?我好想他。”妈妈安慰亚男道:“叔叔最近工作忙,过几天他就会来看我们的亚男。亚男乖,等你眼睛好了,我一定带你去见这位叔叔。”
  时间一晃就过了半年多,亚男接受了一位陌生人捐给她的眼角膜,医院很快就给亚男做了移植手术,而且十分成功。亚男妈妈十分感动,要千方百计地查找这位捐给女儿眼角膜的人,后来就苦苦央求老院长,要他无论如何要告诉这位恩人叫啥名字,是做什么工作的,家住在哪儿。
  实在拗不过亚男妈妈的央求,医院的老院长就告诉亚男妈妈说:“我就告诉你实情吧,点名捐给你女儿眼角膜的是一名消防战士。在不久前一次救灾行动中出了意外,他负了重伤,送到医院时快不行了,我在他的上衣袋中搜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他要是在行动中遇到意外,就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给一名叫亚男的女孩。”
  “多好的一位武警战士啊!”想到这位为了大家的安全舍身忘死的武警战士,哪怕即将在离开人世,而也要把自己身上的余光无私地奉献出来,还不知道他是谁,亚男妈妈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向他道谢致敬。
  周末的傍晚,亚男母女来到市公安局消防大队,在政治部冯主任的带领下,亚男妈妈带着女儿,抱着鲜花提着水果,驱车前往市郊烈士陵园,来到一座刻着红五星的烈士墓前。冯主任指着近前新竖的一座墓碑说:“你们要找的就是他,他叫杨光明,牺牲那天,正是他刚满二十岁的生日,是我市消防总队三支队的消防战士。”
  “没错,就是他了,他还来医院看望过女儿一次,我和女儿特想见他。他当时身着便装,我当时陪在女儿身边。”望着镶在碑上的照片,亚男妈妈泪水长流,深情地抚摸着小杨的英容,后就引着女儿弯腰鞠躬。
  悼念结束后,亚男妈妈正要带女儿离开,恢复了视力的亚男突然惊喜地喊道:“妈妈快看流星,在哪儿,好亮好亮。”顺着亚男手指的地方一望,亚男妈妈果真看到一道灿烂的流星划过烈士陵园的夜空,于是一把把女儿紧紧地抱到胸前,饱含深情地教导女儿:“亚男一定要记着,躺在这儿的这位武警叔叔,就是你生命长河中那颗最璀璨的流星,希望你要像这位叔叔一样,做一位无私奉献的人。”
  二十年之后,亚男师范大学一毕业,就去到她妈妈在一边远山区捐资修建的小学任教。在一次放学后送孩子回家途中,随着身子一阵摇晃,亚男抬头一望,一群回家的孩子正往前走,眼前的大山乱石翻滚。
  “同学们,快回来,垮山了!”亚男扑冲上去,一连抱出三个孩子,而正当抱出最后一个时,滚滚而下的泥石涌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用力把这个孩子一推,孩子获救了,而泥石却把亚男吞噬了。
  在危险面前,亚男像当年勇救她的武警战士一样刚强,生命十分短暂,但都活得异常精彩,宛若一道划过夜空的流星那样璀璨,与闪烁的群星一样永放光彩,时时刻刻照耀着那些仰望星空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