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文章正文

陶柳华:用努力邂逅精致生活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周振捷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1-02

geo1712215.jpg

本期人物

  上班在黄圃镇,平时住在南头镇,周末或假期返回中山城区的家。这“三点一线”的节奏,是80后女子陶柳华的生活写照。来自云浮市郁南县的她,情投意合嫁给了本市高校的一位老师,生了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平日里工作忙碌,每到周末,她一家子则习惯于走访市里市外的山山水水,亲近大自然,此外乐于在微信朋友圈晒出美景,且配上几句话的小诗。一来记录孩子成长的步履,二来追求静好的岁月。她说,要用自己的努力,去邂逅自己想的生活。

云浮印象

  陶柳华的祖籍为云浮市郁南县历洞镇内翰井边村,不过她很小的时候就随父母到中山居住,逢年过节之时才返回家乡。那儿是个群山环绕的偏远村落,颇有遗世独立的感觉,出村入村只有一条盘山公路。“小时候,每天只有一班25 座的客车往返于村与镇之间。每逢墟日,客车上的人很多,村民们已把客车挤得水泄不通,都想去赶墟。蜿蜒的公路依山而建,另一边是峭壁湍流。一车子谈天说地唠家常的村民,随着客车的颠簸左摇右摆。”陶柳华说,那是一种纯朴融洽的乡间氛围,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倒心有余悸,因为大伙当时没怎么留意是否存在行车安全的问题。由早到晚一趟下来,赶墟要一天时间,村民把自家种的养的农副产品拿去售卖,换购回日后一段时间的生活必需品。那熙熙攘攘的买卖场景,叫人怀念。

中山印象

  3岁左右,陶柳华随父母来到了中山。一个从大山出来的孩子,对城市充满了好奇与期待。那时,她常由家人带着去公园,在滑梯、草坪、游乐设施上玩得不亦乐乎,几乎每次都是最后离开的。“中山,给了我美好的童年。我在黄圃镇乌珠小学上学那会儿,外来人口还很少,不过老师与同学们并没有因为我来自山区而排斥我,反而照顾有加。至今还记得,那些与同学们一起坐船到大岑村砍甘蔗、踩单车到吴栏村摘石榴、到山上烤番薯、下鱼塘抓鱼的快乐时光。在我看来,这份同学情谊很深厚,虽说现在各自成家立业了,但大家一直保持着联系,前几个月还举行了同学会。”陶柳华谈到,一直以来,她感恩中山,因为在这儿她不断成长,蓄积了勇往直前的气度,遇到了合适的工作平台,还与爱人组建了温馨小家。

  记忆深处萦绕的亲情乡情

  大多从山村出来的孩子,对于过年总是有着甜甜的回忆,陶柳华也不例外。除了穿新衣吃大餐,当地还有醒狮队挨家逐户去拜年的习俗。醒狮队由一两位成年人带队,他们负责舞狮头,其余成员都是胆子大的小孩,有做狮尾的,有拿锣鼓的,有放鞭炮的,各司其职。村民们都喜欢“狮子”上门拜年,因为这预示着新的一年丁财两旺。“村民会在房梁挂一棵生菜,生菜上捆上红包。“狮子”一边躲避鞭炮,一边跳上板凳踩上人梯,“张嘴”吃掉挂着的生菜和红包才算完成拜年。陶柳华回忆道:“鞭炮越多,‘狮子’舞动得越激烈,我跟其他小朋友一边捂住耳朵一边加油喝彩。采青成功后,全场欢声雷动,主人家还会为每位醒狮队成员发红包。”

  那时,陶柳华的爷爷在村里开了一间杂货店,她的哥哥在店里设了一个写春联的摊点。“哥哥是村里有名的小才子,别看年纪不大,却能说会道,写得一手好字。年前,前来买春联的村民络绎不绝。我在哥哥身边打下手,帮忙磨墨或拉纸,一天下来手上脸上都沾满了墨汁,不过很有成就感。”近日接受采访时,陶柳华这样告诉记者。

  孩提时光,细心陪伴陶柳华更多的,当属她的外公外婆。她说,外婆自幼双腿残疾,行动不便靠拐杖行走,却含辛茹苦养大了6个孩子。“当时父母要外出工作,刚断奶的我寄居在外婆家。农村条件有限,大伙吃的不外乎是白粥、米饭、番薯之类的五谷杂粮。为保证营养,外婆家母鸡每天下的蛋,成了我一人的专属福利。此外,每隔两三天,外公都会东挪西凑买些肉回来,外婆挑出最瘦的那部分耐心地剁成肉碎,熬粥给我喝。前几年外公离世,外婆更显苍老。如今我能做的,是尽心尽力去反哺慈爱的老人,让她安度晚年。”

  想让家人在电视上看到自己

  可能是家庭的缘故,打陶柳华记事时开始,家里人看电视时喜欢看新闻节目,这个台播完了换那个台,反倒很少看电视剧。久而久之,耳濡目染的陶柳华心里有个梦想开始萌芽:家里人喜欢看新闻,如果将来我当上了主播,他们就可以在电视上看到我了。

  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机,让陶柳华上大学时选择了新闻采编与制作专业。2006年年底,她到电视台部实习,慢慢熟悉并掌握采访、写稿、编播等业务流程。翌年,招聘主播的黄圃电视台向她抛出了橄榄枝。试用合格后,她正式回到“第二故乡”工作。

  事实上,在镇区电视台工作,需要的是全能型工作人员。“那时,我基本是采、写、编、播一肩挑,工作量挺大,但不觉得辛苦,只因乐在其中。”陶柳华说,常年奔走于基层一线,她几乎走遍了黄圃的乡村,每天下班陪伴自己的只有星星与月亮。入夜,在楼下看见自家的灯亮着,进门后有留好的热饭菜,那一刻,在她看来,即使再疲惫,也倍感温暖。“为照顾家在外地的同事回去过年,连续多年的除夕,我都是在工作中度过的。万家灯火之际,大家小家都聚在一起吃年夜饭了,我与几位同事还奋战在演播室。”

  多年的职场打拼,让陶柳华深刻意识到专业素养及职业形象的重要性。一路以来,她很欣赏杨澜说过的一句话,“作为女人你必须精致,没有人有义务必须透过连你自己都毫不在意的邋遢外表,去发现你优秀的内在”。内外兼修,衣着得体,不卑不亢,谈吐有度,既是对他人的尊重,亦是自我成熟的体现。悄然间,这样的意识觉醒为她日后的职业转型做好了铺垫。

  早出晚归走访100多家企业

  在媒体从业5年后,黄圃镇又给了陶柳华继续成长的平台。2014年,她从镇区电视台转到商会一个新的平台,任黄圃食品腊味商会秘书长一职,开始接触一个全新的领域。“为尽快熟悉行情,我逐一走访了商会的100多家会员企业,早出晚归,虚心向各位企业家学习,聆听他们对商会及行业发展的意见与建议。”陶柳华对那段磨合期记忆犹新,半路出家,面对企业家提出的很多专业问题,她一时无法回答,难免陷入欲言又止的窘状。“万事开头难,不过这也逼出了自己强韧的一面。此后,通过大量的学习与走访,工作的局面慢慢打开,我的真诚与努力逐渐获得了会员企业的认可。迄今3年多时间,黄圃腊味行业整体发展态势良好,会员企业之间的凝聚力增强,会费缴纳率达100%。期间,我们推出的样品集体送检服务、维护会员合法权益等工作受到广泛好评。”

  陶柳华说,到商会工作最有成就感的一次,是帮助商会企业减损近千万元的事。当时,省相关部门发布 “广式腊味制品标准”废止的公告,消息一出业内震动。在被评为“中国腊味食品名镇”的黄圃镇,此前有不少腊味企业都参照这一标准进行生产,其纸箱包装都注明了这一标准。据不完全统计,黄圃食品腊味商会部分会员企业将因为标准的突然废止而损失近千万元。为帮助会员企业反映诉求,陶柳华在商会领导的统一指导下,经调查摸底,以事实为依据,向省相关部门发去请求函,请求为腊味企业预留过渡期。她说:“努力没有白费,我们的请求得到积极回应,成功为腊味企业争取到必要的过渡期。”

  今年,陶柳华又被黄圃工商联(商会)任命为副秘书长(总干事),全面负责商会秘书处的工作。“一人身兼两职,这是肯定,也是挑战。唯有勇担职责,方能不负众望。”对于未来,她真心地希望,对工作全心投入以练达人生,对家庭悉心呵护以续写柔情。

  图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