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中山,拥抱一下好吗?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陈辚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1-02

    12月8日晚到中山,冬日的中山,斜照正暖,树花缤纷,卉木萋萋,春天应该是不远了。我想,只要握住中山的手,无论前方是一树一花,一石一城,所有的遇见都会是美丽的风光。

  中山,孙中山先生的故乡,千年岭南名邑,古称香山。这次来中山,为一场期待很久的中山、汕尾两市作协的文化“约会”。一路上,车上欢声笑语,兴奋,激动弥漫。这让我不禁想起与中山作家今年9月到汕尾开展交流采风活动的情景,明朗亲切,历历在目,一种温暖从心底不断涌起时,自然而然地难抑重逢的喜悦:中山,拥抱一下好吗?

  2016年12月,我随省作协作家采风团来到中山市采风时,参观孙中山故居纪念馆,这次又到孙文公园,深切感受中山先生精神在这片古老土地的深刻影响。中山作家说,中山先生是中山人的精神象征,而我还看到这种文化的鲜活气息,与植根于这座现代化城市的文化内涵凝结成一体,书写属于自己的创新和发展,引领人居与自然和谐发展的城市导向。

  中山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有着古老的文明和丰厚文化沉淀。在诗意洋溢的中山大地上行走,目之所及是文明整洁,清新繁华;与中山作家互动交流,心灵接受是情趣高雅,文化厚实。即使在采风过程,与中山老百姓接触,也给我一种彬彬有礼,诚实向上的印象。可见,精神个性张扬和文化浸润洗涤,中山这座城市舒展着一种美好的气氛,令人享受中山先生的博爱精神带来的温暖而心生热爱。沐浴着阳光,徜徉于中山大街小巷,从市容市貌,到地方风情到特色小镇,甚至一块石头,一个灯饰,所见所闻,都能让你不断地认识这座城市的建设,认识这座城市的文化,认识这座城市中的人们。一城花月,历经时光的风霜和严寒后,闪现着生机和活力。

  今日之中山,蓄势化茧,蝶变翩跹。科学文化技术正在托筑中山实现“中国梦”的目标。有创新引领的国家级高新技术的中瑞工业园,健康医药基地,中德医药产业园;做精做强镇区特色产业,将传统文化资源植入现代产业文化元素,有灯饰、红木、服装、健康养生等产业与历史文化、时尚文化的相结合,先后建成古镇灯饰、小榄五金、大涌红木、东凤小家电东凤和港口游戏游艺设备等一批产业特色鲜明,建筑风格各异的特色小镇。为不断提升市民的文化认同感,引导市民修养身心,涵养德性,一千多所文化修身学堂遍布城乡,灼灼其美。在文化的怀抱和中山先生“敢为人先”精神氤氲下,中山市变得更为生机美丽,光彩飞扬。

  这次在中山虽只有三天,沿着心灵的路径回溯,采撷几朵中山的记忆心花,自有一份美丽的心思。仙踪龙园是一个集仙人掌文化、佛文化、龙文化三者为一体的大型农业生态文化观光园。园里树木丛生,奇花异卉犹为人爱惜,邂逅一百种来自国内外的仙人掌遍植绿树掩映的小径两旁的山坡上,它们或挺拔,或玲珑,千姿百态,形状各异,尽显仙人掌世界奇异景观。到石博宇宙城观赏城里收藏的世界各地奇石美石,在琳琅满目、瑰丽神秘的石头奇观中,身临其境,感受,听到“精美石头会唱歌”。走进五桂山,风光美不胜收:峰峦叠翠,飞濗流泉,好鸟鸣林,云起花开,绿树重遮,山水清音。“中国灯饰之都”古镇,我读过中山市作协主席郑万里的长篇报告文学 《中国灯都—— 一个惊艳世界的china故事》,对古镇的灯饰产业已有所了解。不想来到古镇“星光联盟·全球品牌灯饰中心”,观赏LED 在体验馆“天空”中幻化迭现的种种灯光世界,知道什么是琼楼玉宇,什么是人间仙境,什么是如梦如幻的海市蜃楼,什么景观才能用震撼人心来形容?当时,我对中山作家黄刚说:“黄老师,我找不到更恰当的词来描述眼前光影世界,只能用震撼来表达我对古镇灯饰的赞誉了!”

  有“人杰地灵尽风流,画艳诗芳醉客眸”之誉的中山大涌镇是必去的地方。小时就耳闻的“九子十登科”和“金盆洗手”的历史故事就发生大涌镇隆都村。唐代,隆都村人林万宠官至高平太守,有三个儿子。其次子林坡的九个儿子和一个女婿都在科举中高中,这事被称为“九子十登科”。如今,在隆都村一段短短500米的石板街的两侧分布着大大小小的14间林氏宗祠,它们穿越岁月风雨成为隆都文化鲜活的历史见证。“金盆洗手”讲的是清嘉庆年初,海上巨盗张保存招安的故事。现大涌镇红博城建有张保存公园。

  大涌镇红博城是一个集唐、宋、明、清、民国等不同时代各种建筑风格于一体的建筑群落,荟萃着全国各地的各种品牌的红木家具,精雕细制,线条流畅,古意蕴含,充满了传统文化的烙印。其中有一张清代“拨步床”,也是婚床,制作精美,雕有梅兰菊竹和琴棋书面的图案,流金溢彩,造型甚是奇特,我还只是在古装电影里才看过。它像一间独立的小屋子,安放在一个木制平台上,床前设有浅廊,长出床的前沿三、四尺。平台四角立柱,镶安木制围栏。还在两边床安上窗户,使床前形成一个廊子。廊子的两侧各置一张横椅子,中间有一张长方形矮桌子。“薄晚具兰汤,雪肌英粉腻,更生香。簟纹如水竟檀床,雕枕并,得意两鸳鸯。”一对小夫妻在拨步床内就可共剪西烛,举案齐眉,或夫看妻,“小轩窗,正梳妆”,或夫妻在床前浅廊品茗边下棋或读书,如此美好情趣,令人羡慕。我想,倘若借给我一段返古的光阴,我将沿着穿越的时空隧道,与这床的主人下一盘棋,品一杯茶,然后听他讲述这红木床制作的故事……

  台湾诗人席慕蓉说:“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当10日太阳斜照时,三天过去,返回汕尾的汽笛已鸣,与中山作家朋友一一握手道别后,不舍返程,我把在中山所有的美丽遇见打包成记忆的行囊。今夜天气有些冷,摁亮从灯都买回的七彩小台灯,想起在中山采风的每一亲切的片段,心里霎时弥漫温暖和感动,中山文化精神在心尖上鼓动着翅膀。在这寒冷的冬夜,我是如此的幸福,中山,我可以拥抱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