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舅舅回中山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廖洪玉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1-08

舅妈突然来到中山,我们措手不及。
  舅妈打量舅舅。舅舅给她盯得心中发毛,嗫嚅:“你咋突然来了呢,也不打个招呼,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舅妈冷笑着,眼睛四处查看,说:“准备什么?把小三藏起来了是吧?”
  “小三?”我愣了。
  姥姥咳嗽着,艰难地说:“玉芬,他是个老实人,哪有什么小三啊?”
  “妈,外甥女,你们可别被他骗了!要说从哪说起,就是从妈妈您生病说起。他原来在中山顶多住一个礼拜。这次,你们算算,他住了有一个月吧。”她看着我的眼睛说,“小玉,你说是不是?我催他回来,他天天应着我,就是不回来。我闺蜜那天跟我开了个玩笑:莫不是你家老公在老家有了小三?说者无心,听得我心惊胆战。我这才觉得不对劲。小玉,你实在,你给我说说,你舅舅到底咋回事?”
  “嗐。”我松了口气,对于如此舅妈,我得吓吓她:“舅妈,您这么一说,舅舅还真有一个小三了。”
  舅妈的表情是极其丰富的,既有猜对了的骄傲,又有“居然是真的”的痛苦。她指着舅舅,一时说不出话来。
  舅舅和姥姥也惊呆了。他们齐声说:“小玉,你胡说什么呢!”
  舅妈冷笑:“小玉,你说,舅妈就知道你诚实。”
  于是,我给舅妈说起了舅舅小三的来龙去脉。
  舅舅大学毕业后,在北方一个大城市成家立业。从那时起,我们都觉得舅舅好像变了,“直把杭州作汴州”,一举一动都和故乡的做法相去甚远。
  不管咋说,老娘在家,舅舅每年还是会回到中山来的。可他每年回家就像住旅店一样,长则五六日短则三两天。就这几天小住,舅舅不仅从来就没有说个好来,反而横挑鼻子竖挑眼不习惯。
  夏天回来,舅舅抱怨天气闷热难当,说天天像蒸桑拿,浑身湿漉漉黏糊糊地很难受。冬天回来,他说没有暖气,屋子比外面冷。说这番话的时候,舅舅往往向着北方远眺,恨不得立马飞到他北方城市去。
  有一年冬天,舅舅又回来了。这次,他偏偏忘记带常吃的咳嗽药。哮喘病犯了,跑遍中山也买不到他要的那种土方子药。舅舅一直愁眉。
  就这样,他厌烦中山,并还试图动员母亲跟他去北方养老。这样一来,他不用两头奔波两方牵挂了,母亲也可以和他在一起享晚年了。
  姥姥倒是跟着舅舅去了一趟北方。但是,她住了不满一个礼拜,就回来了。舅舅送她回来时,头摇得不行,说老人固执,北方住不习惯。我问起个中原因,姥姥意味深长地说:“还是中山好啊!就是一棵草,也要在中山生中山老!”
  就这样二十年过去了。姥姥老了,我也长大为人母了。舅舅呢,来回在中山和北方奔波,从桀骜的另类青年变了两鬓如霜的中年。中山,也在不知不觉中飞速发展了,变得更加美丽。
  五年前开始,舅舅回中山的频率明显加快。原因是姥姥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在侍奉姥姥期间,他的抱怨少了,住的时间也长了,对于天气、城市宜居程度不再挑剔。他好像又习惯了故乡的生活。他不再担心哮喘又犯了在中山越住时间也越久了。于是,便有了舅妈千里“捉小三”的话题。
  舅妈半信半疑:“真的?”
  “当然啦,有你这么漂亮、贤惠的好舅妈,舅舅怎么会干那些事!”我亲热地搂着舅妈。舅妈掐了我一下,说:“死丫头……”
  我卖着关子说:“但是,舅妈,舅舅真的有另一种小三,希望您能成全他……”
  “什么?”舅妈紧张起来。
  “舅舅来中山,住得久了,哮喘病也好了。他说,他年轻时喜欢闯荡,现在年纪大了,中山环境静美、优雅、舒适。他想回中山了,也希望您和他一起在中山。您一定会爱上中山!”
  舅妈点点头,嗔怪舅舅:“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舅舅深情地说道:“走过半生,我发现,还是故乡好。这里,是宜居城市,山好,水好,空气好!”
  “再过几个月你就要退休了。到时,你就回来吧。”
  果真,几个月后,舅舅舅妈拎着行李来到了中山。
  那天,我听见舅妈给她北方的闺蜜打电话,一口的新词:“这里空气温润,特别适应女士养颜美容,省去贴面膜的麻烦。这里四季如春,长裙短裙度四时,任性而又自然地展示你的小蛮腰。这里鲜花盛开,瓜果飘香,经济发达,创业、宜居两相宜。这里人情醇厚,生活高雅,颐养天年胜仙境。总之,这里,还特别适宜你女儿这样的新新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