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赏析 > 文章正文

四十不惑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大海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1-08

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三十豆腐渣。白小燕觉得自己这朵花即便还算漂亮,毕竟不再鲜嫩。即便还算鲜嫩,肖伟光毕竟看了二十年。二十年面对一朵行将凋谢之花,再有热情的男人也会审美疲劳。
  时光犹如天边的彩霞,再多的灿烂绚丽也只是片刻精彩。美丽转瞬就会消逝。人家会不会这么想,白小燕不知,至少自己这么觉得。白小燕也不认为自己多愁善感。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四十岁的女人要怎样才能不惑于心?什么大彻大悟、波澜不惊,都是扯淡。白小燕觉得,说夕阳西斜人生暮年可能过分,女人到了不惑之年,总该有些明察世事、知晓自身吧!
  这么想时,白小燕的内心既有欣慰,又多了层隐忧。二十年的夫妻路上,是自己叫做“大黑狗”的老公肖伟光,别看长得一般,事业却一帆风顺。先从学校调去厅机关,从副主任科员干起,再由厅办正科升到三处副调研员。虽然是非领导职务,终究进入处级干部队列。处级老公肖伟光偷偷告诉白小燕,厅党组非常关心自己,等到明年三处处长退休,自己转任副处长,而且有可能主持三处工作。夫贵妻荣,丈夫有了出息,妻子也有面子,何况当年还是自己鼓励他去的机关。白小燕不担心自己的工作原地踏步,女人当个小学教师没什么,而是隐忧悄悄增加的腰围、无声长在脸上的雀斑。女为悦己者容。四十不惑的女人,每次孤独地面对镜子,感叹悄无声息改变的容颜,那才是发自心底的恐慌啊!
  白小燕大学时是校花,毕业后在校工作还是校花。其貌不扬的肖伟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白小燕追到。即便到了今天,肖伟光还在含情脉脉地夸赞白小燕年轻漂亮。白小燕却时存疑惑。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三十豆腐渣。白小燕觉得自己这朵花即便还算漂亮,毕竟不再鲜嫩。即便还算鲜嫩,肖伟光毕竟看了二十年。二十年面对一朵行将凋谢之花,再有热情的男人也会审美疲劳。比如,女儿上了大学,自己身心放松,本以为好好享受夫妻浪漫,肖伟光却总是欲迎还拒,还经常提前败退。这就是白小燕隐忧之处。肖伟光本来生龙活虎的,现在这样不是厌倦是什么?尴尬的是,这种事有苦难言,只能闷在心里苦恼。实际上,白小燕一直相信肖伟光。二十年躺在一张床上,不信任他信任谁呢?白小燕悲哀地觉得,也许自己真的魅力不再,所以肖伟光才敷衍了事。
  这些事困惑在心,让白小燕头痛。头痛了,就没有心思再疑惑。只要不被我发现就行。白小燕想起,自己学校就出过这样的事:人前大秀恩爱的男校长,有天和年轻女老师在外开房,被偷偷跟踪的夫人踢门抓奸。白小燕可以容忍丈夫房事方面冷淡自己,绝不能容忍丈夫对外面的鲜花浇灌雨露,更不希望家庭出现那样的变故悲剧。有一次,肖伟光领衔的单位课题获了一等奖,肖伟光请三处同事去量贩式KTV 唱歌。白小燕也跟着去。期间,一个风姿绰约的年轻女同事请肖伟光跳舞,还与他浓情对唱《夫妻双双把家还》。颇有修养的白小燕笑在脸上气在心里,端坐着一声不吭。回到家就旁敲侧击地提醒肖伟光,还阴阳怪气地说,肖大处长啊,要注意检点自己哦!
  肖伟光知道白小燕所指,拥了白小燕,一如既往地夸:没有谁比我的小白兔漂亮,即便有你这般漂亮,也比不上你的优雅嘛!遗憾的是,抱着香喷喷的肉体,肖伟光有力却无心。人到中年身体见鬼,得了慢性睾丸炎和前列腺炎,又有什么精索静脉曲张;每次做完那事,下面疼痛不适。中医西医前后看了大半年,连医生都说男人常见病别太当回事,肖伟光才无奈放弃持续治疗。愧疚的肖伟光想着白小燕的好,感动在心又尴尬难言。
  岁月确实美好,只是并非时时安静。三处是厅里重要业务部门,有许多审批权力,免不了接触社会企业。肖伟光是厅党组培养对象,每逢三处赴外参加业务活动,处长都会叫上肖伟光。虽说没有大吃大喝,席间小饮在所难免。酒后的肖伟光不能驾车,就有人派车相送。让白小燕难以安静的是,偶然一次看见有个女人开车送肖伟光归来。那个女人叫林美容,是肖伟光大学同学,身段婀娜,白面红唇,气质长相挺不错。据说肖伟光还曾追过她。当天晚上,白小燕有意无意地问肖伟光,林美容怎么送你?肖伟光说我参加她们公司活动,人家主动送的。白小燕说,人家主动投怀送抱你也要?肖伟光哭笑不得,说我们是同学呢!白小燕有些生气,说同学的红粉炮弹才更厉害。肖伟光争辩不过,只好说人家没你年轻漂亮,担什么心嘛!白小燕这才收了声。却在其后很长时间仍然满腹怀疑。
  心里装着疑惑的白小燕对肖伟光留了心眼,每次听到他和林美容通电话,竖了耳朵偷听。不久的一天,白小燕发现了秘密:肖伟光在厕所和林美容通电话,说是星期五晚上六点去胜利路百货大楼接她。耗子尾巴终于露了出来!气得发抖的白小燕很想破厕而入,最终忍了下来。白小燕不想重蹈校长家庭的覆辙,只想给两个无耻的家伙来个教训。
  到了星期五,肖伟光真打电话给白小燕请假,说晚上有活动不回家吃饭。白小燕嘴上不动声色地说“好”,心里骂开:你他妈装吧!气愤的白小燕整个下午无心上课,一放学就搭车去了胜利路,猫进百货大楼边咖啡店,忐忑不安地观察。肖伟光果真如约而来,还在附近花店买了束硕大的鲜花。白小燕看见肖伟光手持鲜花低头嗅闻时,眼泪流了出来。虚伪的男人啊,自己妻子过生日连枝花都没有,对外面女人倒大方得很。白小燕很想冲上去扇他一个耳光,又强迫自己忍住。白小燕想等妖精林美容出来一并收拾!
  一辆红色中巴驶过时,林美容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恰好站在咖啡店外边。长发披肩,碎花长裙,花枝招展的样子。只不过,林美容挽着一个中年男人的胳膊。中年男人还掂着个果篮。白小燕有些眼花缭乱,这不是林美容老公张志锋吗?白小燕见过张志锋,回来还给肖伟光打趣,说人家比你帅呢。肖伟光、林美容,还有张志锋,都是大学同学。此刻,白小燕挖空心思在想,他们三个同学相约百货大楼,又是鲜花又是礼物,演的什么鬼戏?
  这当口,肖伟光走过来在张志锋肩上拍了一巴掌,大声说,先讲好,今晚同学们给王老师过生日由我买单,你们夫妻可不能抢啊!张志锋也说,行啦,那我们就给你肖大处长面子!林美容咯咯笑,推了张志锋一把,说谁叫你关键时刻车子坏了,害得人家肖处长亲自过来接我们!肖伟光拉开车门,说,同学之间废什么话,谁接都一样,快上车啦!
  肖伟光的汽车一溜烟跑了好久,痴痴孤坐的白小燕还沉浸在零乱中难以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