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梦鱼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夏立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1-08

她的嘴边溢出一个大而圆的气泡,随着她话语的中止破碎,消散在空气里。
  覃小青怀疑这是一个梦境。天空泛着烟灰蓝,与她反向的人群潮水般扑面而来。此时的覃小青应该是拎着那支湖水绿的托特包,装着昨晚加班弄完的文件。她低头看看,包在自己手中,身上是昨晚就收拾好的那套职业装,米白衬衣加卡其色中裙。
  但是覃小青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梦境不应该有气味。覃小青深深吸了一口气,混杂着汽车尾气、早点摊的油香、男人的汗味、女人的香水味。梦境里不应该有声音。覃小青眯起眼睛,耳边是嘈杂的车流声,人群的脚步声,不知名的虫鸣,甚至还能听见风忽起忽落的声响。
  可是没有人声。
  没有人声。覃小青顿住脚步,她盯住迎面而来的那个黄发女郎,拿手机的手不时理一下头发。猩红的嘴唇开合着,却听不到语声。她的嘴边溢出一个大而圆的气泡,随着她话语的中止破碎,消散在空气里。又或者她身后那对小情侣,覃小青都能看到他们说笑间嘴角不断变化的纹路,两个气泡溢出在低空中微微触碰到一起,合成一个大气泡,被风吹得远了。覃小青感到一阵凉意,她使劲掐了一下胳膊却没能如愿从梦中醒来。她加快脚步,向办公大楼走去,冰冷的水泥灰似乎给了她一点现实的安慰。
  电梯里,大家一如既往的沉默着。有人盯着手机,有人从墙壁反光面查看自己的妆容是否还有什么瑕疵。今天的覃小青却觉得这沉默让人烦躁不堪,她希望有人说话,自己却又踌躇着不开口。有人打了嗝,韭菜肉包气味的气泡飘起来,悬在众人的头顶,覃小青觉得后脊背冷汗都冒出来了,随即她按了向下的电梯。
  覃小青冲出电梯门,迎面与娇妹撞了个正着。娇妹抬头看是她,礼貌地露出一个笑容,唇齿间溢出一个小巧而圆溜的泡泡。
  几天后的覃小青,已经不需要一直注视着泡泡了,她已经很快学会了从泡泡溢出的一刹那分辨出交谈的对方的意图。比如说,如果泡泡泛着白色肥皂水般的白色泡沫,那就可以确定对方试图维持这个他感到乏味的话题,基本这个时候,覃小青就可以尝试着说再见了。又比如说,泡泡带着晶莹的粉红色,那么这场对话是愉悦的,双方都很投入……如果能忽略掉泡泡破裂时轻微的卜卜声,感觉像是重新回到了默片时代,人们都显得克制而文雅,即便争吵起来,也不过是一堆灰色泡泡聚集着破碎,而后恢复宁静。之前,电子化和多媒体化让时间变得飞快,充斥着嘈杂与喧嚣,温情和些许本应细水长流的东西在夹缝中挤压得不见,语言反而把人们越推越远。如果一直像现在这样也挺好的,覃小青有时候想。
  然而一个梦境尚未结束,所有人又一头扎进了新的梦境之中。电视新闻上的滚动字体带了一个消息:空气中混入一种不知名物质,科学家研究认为,没有致病作用,但是却导致气泡在空气中无法形成。
  默片时代真的来临……
  “爷爷!”小虎子人未到,稚嫩的童音已经闯进屋里来。他钻进紫藤花架下,看着爷爷给鱼缸喂食。清澈的阳光在水面上晃,漾起一圈圈波纹。
  “爷爷,怎么这几天鱼儿都不吐泡泡了呢?”小虎子仰起头,用手指头敲敲正靠近玻璃的一条青灰色小鱼,
  “爷爷给水里面加足了氧气,鱼儿们舒服了就不喘气啦”爷爷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