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再见,我的坏习惯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宋客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1-08

社会是个大染缸,人一旦涉足社会,尤其是工作后,都或多或少会浸染些坏习惯,比如作息上晚睡晚起,工作上敷衍拖拉,生活上慵懒散漫,爱好上过度抽烟酗酒打牌玩游戏,等等。一般人也深知其害,但是,就是改不了、扔不掉,美其名曰:我意志力差啊!一些心理学家也习惯着混账地附庸着将他们归结为:意志力差!
  意志力是什么鬼东东?
  意志力是心理学中的一个概念,是指一个人自觉地确定目的,并根据目的来支配、调节自己的行动,克服各种困难,从而实现目的的品质。心理学家通常认为,意志力既有静态的方面,又有动态的方面。一方面,它是引导人类行动的力量;而另一方面,它又是人们在这些行动中的行为。概括起来,核心有三:目的上,要自觉确定;行动上,要能自控,自己支配和调节,自我修复和完善;状态上,既是驱动力,又是执行力。
  其实,不用假借那些高大上的名词来解释,所谓意志力强不强,关键还是看你想没想明白!
  为什么说改掉坏习惯靠想明白,而不是靠意志力?
  意志力这个东西,高端大气,玄之又玄。当我们说意志力的时候,潜意识不自觉地,在强调“先天因素”,一句“我意志力就是弱”就推卸了责任;在强调“后天培养”,一句“没有恒心和耐心”就放弃了继续;在强调“个人英雄”,似乎是超凡人物才具有的美德。
  而“想明白”就不一样,通俗易懂接地气,可追可赶能培养。当我们说要“想明白”的时候,很无误地,那是在说思维的问题,我们道一生万,万剑归宗,推演归纳;那是在说学习的问题,我们及时学习,更新知识,拓宽眼界;那是在说选择的问题,我们权衡利弊,拿捏轻重,谨慎定夺。
  总之,对一般人来说,说“意志力”的时候,有点“不明觉厉”的意味,最多头脑热一阵;说“想明白”的时候,就有“我怎么没想明白”的意识,至少还会“我再想一想”。“想明白”就是最大的驱动力。没有驱动力,执行力就走不远,跑不长,要打折扣。
  读大学时,班上几个男生我们俗称为和尚,几个和尚比较爱抽烟,我当时觉得好玩加释放自我,也会偶尔加入他们的队伍,酒足饭饱抽烟完成规定动作,无所事事吸烟假装深沉。
  吸烟不能总接别人的,还要自己主动买烟,发烟,吸烟,大家都形成一个完美的链条,绽放着青春的符号。那时候,宋和尚离家但毕竟是学生,无缘可化,平时对吸烟也比较克制,一般是买不起烟也没买的意识,终于遭到王和尚的深度鄙视:当时怂恿你抽烟是希望你上瘾后也买烟发我们抽,你不抽烟假抽烟浪费什么烟呢?我一想,当时觉得好玩,我就抽烟玩;现在是不好玩,我也的确没上瘾也觉得没意思,那就不抽呗!
  想明白后,我就真的不抽了。
  一晃,就又快过去十年了。
  当一个人能充分想明白为什么要拥有这些“习惯”,或为什么要改掉那些“习惯”,他才能真正去践行改掉。
  我天才表弟,我好几次写文字嘲笑他浑浑噩噩。现在,我忍不住再请他“出山”:表弟生活在比较好的“城乡结合部”,小时候在“宋客亲戚圈”中他家算是最富有的,他上高二后,成绩不好,越学越无味,越学越自卑,干脆某一天给家人做了个“独立的决定”:老子不读了!然后无论大臣怎么劝谏,“老子”依旧。耗了一年,要外出打工,于是就开始了他的“壮烈取经路”:
  先是盯着大武汉,跟姐夫学木工,觉得姐夫没真心教,撤;接着北上长春,跟舅舅学“抹灰”,觉得提泥桶忒累舅舅嘴巴厉害还特讥笑人,撤;然后南下广东,跟同学进厂,觉得流水线太单一加班累,撤;最后回来大武汉,觉得给人端盘子不错,继而从小没做一次饭的他开始学厨师专职配菜,但饭店常做学不到手艺需要常换,撤;年纪渐大要找媳妇了不配菜,撤……各种找工作干工作糟心恶心,简直觉得“生不如死”。你和他讲道理,他都听得懂,也知道,但是,总担心别人教得不认真,担心自己不是干这行的料,担心太苦太累了总会有轻松点的工作,担心别人嘲笑他,担心……
  他没想明白,自古成功在尝试!他没想明白,干事也许会有差错,不干事就是错!他没想明白,好人都忙着干事,哪有工夫嘲笑你?嘲笑你的人都已经嘲笑了,你还等着继续被嘲笑?
  当一个人想明白了一层关系的时候,如果还是效果不佳,可以试图再往前想一步、再往深想一层、再往高想一点,你的视野就开阔了,你的格局就打开了,你的坏习惯扔掉得就更决绝果断了!
  想想也是啊,当你觉得过度抽烟、无节制纵酒摧毁了身体,放任赌博、自私沉沦增添了债台、失去了亲情,敷衍工作、得过且过错失了机遇、丧失了斗志……对己仅仅乐在当时,事后摧毁身体,遭遇内外抵制,何乐而不为哉?对他人尤其是家人,责任缺失,交流隔阂,何苦而然也?
  人生在世,倏忽百年。你可以选择及时行乐、今朝有酒今朝醉。你也可以选择赶快生活、此时不搏待何时。但是当你想拥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习惯的时候,你要想明白你为什么要拥有,你拥有的给你和家人带来了什么,仅此而已。
  还有,当你也同时认为这些拥有的习惯“不好”的时候,你愿意改掉的话,你只要去认真想明白,你就会很果敢地践行改掉了,真的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