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陪你喝茶的那个她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刘洁瑜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1-08

他心情烦闷,妻子邀他上莲花山。
  车子停在半山腰。下车时,他望望天,怕是要下雨了。心里想着既然来了,就走走吧。
  青黛色的山峦起伏,环抱茶园。灰重重的云笼罩在山上,远处山头白雾缭绕,更见沉重。
  一条路蜿蜒着上山,路两旁种着九里香。季节已过立冬,这个季节的九里香没有花,叶子却青翠亮眼,活泼泼,俏生生地站立着。
  信步走着,茶园清幽,人迹稀少,四周静谧,莲花山峰如一道屏障立在前方。他的心是迷茫的:人到中年,忽然觉得前路也有一道道又厚又高的屏障,许多事不是努力奋斗了就可以有理想的结果。不按常理出牌的竞争比比皆是,面对这样的竞争,他总有力不从心的感觉——他向来都不是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人——踏实稳重有余,灵活应变不足,这是上司给他的评语。曾想过改变,但耿直的他根本就做不到察言观色,舌灿莲花——本性实在是太难移了。再想想,如果重来自己还是这么做,于是也不再勉为其难,只是心里难免郁郁不欢。
  南方的气候偏暖,立冬过后还可以穿着单衣。拐弯处的一株樱花,还有几朵粉色的樱花轻缀枝头。妻子忍不住欢呼一起来,招呼他过去照相。
  妻子看上去倒是平和的。说真的,这样双双出游的日子实在不多。单位的事忙得很,活总是干不完,周末时不是出差就是加班。偶尔有个休息日,又觉得不呼朋唤友推杯置盏怪可惜的。妻子便成了那个只是同个屋檐下搭伙吃饭同床共眠的人。然而,到了竞争消息尘埃落定,科长职位落入他人之手,他也调任其他岗位时,却发现高朋满座不如身边一人——妻子才是可以推心置腹的。樱花下,妻子笑靥如花,他也有了些许兴致。
  茶园就在前头,一畦畦齐齐整整,像一条条绿带子围在茶山上。放眼望去,成片的绿向前流淌,浓浓淡淡深深浅浅的绿蓬勃活力地舒张延展。妻子跳进茶园照相,粉色外衣红丝巾被大片的绿衬得格外出色,飞红的脸也分外妖娆。他忍不住吟着:“俏也不争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妻子憨笑着说:“争什么争呢,有你陪着就好!”听着这话,他忽然便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感动。拉近相机里的镜头细看,妻子肤色依然白皙,笑容依然甜美,眼角却不知何时飞起了几条细细的鱼尾纹。他的心里便酸酸的。
  遥望,对面山头有一尊黄色的大佛端坐。妻子说,我们穿过对面山头去拜拜吧。他微笑着说好。于是,沿着小路行走,路旁有一处种着咖啡,红色的咖啡豆缀满枝头,咖啡叶子有些萎黄了。因为有了要穿过山头拜佛的目标,他们不再逗留,一路向前。
  走到路的尽头,却发现原来只是种着几棵松树,根本没路穿过对面山头。于是便折身下山,想着大佛和茶园不在同一条路上,应该另有上山的路。
  下山时,雨说下就下。
  山脚下有茶室。听说莲花山茶畅销国内外,两人便走进去喝茶。茶室里一个男生负责接待他们试茶,茶叶用茶勺舀进透明的玻璃茶壶里。静静地等着,等到开水壶里的水咕噜咕噜跳动时,提壶高冲。茶叶在壶里翻滚,热气氤氲,清香四溢。待茶叶在壶底静静地驻留时,男生提起茶壶冲茶,茶汤淡绿而清澈。
  他轻轻拿起一杯,闻一口茶香,抿一口,有点苦。刚想说一声浓了,就听见妻子在旁边说:“陆羽说茶啜苦咽甘,果然呢,这茶入口微苦,回喉清甘还真是不错。”他心里一动,回头笑问:“你什么时候学会品茶了?”妻子歪过头,抿嘴一笑,说:“你可以呼朋唤友千杯不醉,我闲来无事时也可以书朋茶友品酌清茗呀。酒里乾坤大,茶里有人生啊。”
  雨停。他们提着茶叶出来,妻子问他:去拜佛吗?他看着妻子笑说:不去了,陪你喝茶去。心中有佛心自在了。两人相视便笑了。
  驱车离去,莲花山屏障便在身后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