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文章正文

暴雪中的小寒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李明海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1-16

  小寒到,是标志着一年中最寒冷的日子到来了。今年的小寒后第三天,就进三九了。据气象资料统计,小寒是气温最低的节气,只有少数年份的大寒气温低于小寒的。

  相对于寻常日子,这段最明显的感受是微信朋友圈里有关冰雪的图片、新闻、视频种种如雪花般扑来。

  同时,也正是小寒前后,一场罕见的大雪席卷南方七省,还正逡巡不去。

  元旦后第三日,老家襄阳近午开始飘雪,有朋友传来即时的视频和图片,还配着解说:“雪已经下了好一会儿,车顶子、房顶子都白了”。同时计划着中午去朋友家里吃火锅,使人向往。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早起雨夹雪,能饮一杯无?”这已经是另一个同窗在微信里的调笑了。

  群里,有人上传一辆倾倒在傍山路上大巴车的图片,开始给这场大雪涂上一抹冷色。

  街上已经铺满积雪,车辙交错,三五行人或撑伞,或推车缓行,街边的许多小黄车已渐被白雪覆盖。

  在南中国,珠三角腹地,我早上行过校园的时候,太阳还正升起,光影穿树,绿意尚浓。日光落进游泳池的一池碧波,俯看时依旧刺眼。泛黄的草地上,有老师带着十数个小小孩子,围坐丢手绢,笑声在清朗的空气里碰撞。也有另一组孩子,于空旷的台上,着大红绸衣,手舞足蹈,敲着小小的腰鼓,丁丁冬冬,颇有模样。

  雪落至黄昏,矗立在汉江边的襄阳古城临汉门,青瓦飞檐已经披上了银装,雪花依旧簌簌扑打着古旧的城墙。城墙角上几株老梅,在白雪里透着点点红晕。

  而南方,此间的黄昏,竟然升起了晚霞,绛紫深蓝,迤逦半空。

  老家一夜暴雪,至4 日清晨,已深半尺余。多年暖冬,襄阳城的许多花儿还在开着,黄的蜡梅,紫的菊花,红的梅花,虽风欺雪压,却更透着冷艳,成就了众人的许多好图。我更喜欢素净一些的风格。透过一个擅长摄影的朋友镜头,看见襄阳宽阔的护城河,在漠漠雪天里呈现着铁一样的冷灰,冰冷而明净,一排高大的水杉,枯枝上顶着白雪,俯看一池清波,呼应着对岸的城墙,和仲宣楼一带隐隐的楼阁——这图竟无端地使人怀乡,不禁要吟起王粲《登楼赋》里的句子,“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王粲字仲宣)。人们大概是倾城出动在拍雪景吧,谁也不想辜负这上天的美意。有当年的师范同学在微信群里爆料说,“刚在阳春门公园看到肖老师风姿绰约站在雪景里,一群摄影师围着拍照”,肖老师是三十年前我们就读师范时的文学老师,看过五十,仍能这样自信端庄,风姿绰约,踏一地碎琼乱玉,笑对无数镜头,着实使人感慨万分。

  自小寒始,二十四番花信风次第吹起。

  《吕氏春秋》说:“风不信,则其花不成。”风是守信的,到时必来,所以叫花信风。小寒三候,一候梅花,二候山茶,三候水仙。杨朔写过《茶花赋》,说,“论季节,北方也许正是搅天风雪,水瘦山寒,云南的春天却脚步儿勤,来得快,到处早像摧生婆似的正在摧动花事。”这倒真应着时下的景。我是早在半月前就在楼下人家的花园里,看到山茶打着一树的花苞,饱胀得像要随时炸裂,露出娇艳的红唇来。不用看,我也知道,在三乡街头,每年最先着花的那棵大木棉树,最高的枝头上,也一定是能够看到枝间日益明显的像小小乒乓球样的突起,在等待着春风的第一声召唤。

  小寒是极冷之时,却也意味着阳气即将回升。典籍载,“小寒之日雁北乡,又五日鹊始巢,又五日雉始雊 。”候鸟中大雁是顺阴阳而迁移,此时阳气已动,所以大雁开始向北迁移。人们只知秋天“雁南飞”,很少会关注到冬尽时的“雁北乡”吧(乡,向导之义)。此时北方到处可见到喜鹊,并且感觉到阳气而开始筑巢育雏。“雉鸲”的“鸲”为鸣叫之意,雉(野鸡)同样会感阳气的生长而鸣叫。曾跟女儿在襄阳古隆中的山里,于光秃秃的灌木丛中,看到好几只野雉一路咕咕啼叫相跟着在灌木缝隙间闪过,毛羽鲜亮光泽,如惊鸿一瞥。

  老家持续的大雪,交通受阻,学校闭门停课四天。“学校放假了,但是大雪封路回不了家”,有朋友在微信里这样叹息(他家在尚在离学校数十里之外)。我倒是羡慕之极,回说,“先上几个图吧,再弄个炉子,温壶酒,喝醉了,睡觉”。——我真觉得这是幸福呢。

  宋朝有个不太有名的诗人杜小山,写过《寒夜》。“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虽是寒夜,但有朋友,有火炉,有茶,有月,有梅花,那就是大大的不同了。毕竟,仅靠着微信,也是没有办法过日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