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烦心事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木子文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2-05

118.jpg




周末上午,我在移栽门口小花园里的花卉,霜降好几天了,有几盆花草,要搬到屋里去了,要不然来一场霜冻叶子就打蔫了。忽然,一辆车子驶到门口停下了,打开车门下来一个中年男人笑呵呵冲我说:“文老师,你在这住啊,我是韦江,还认识吗”
  “韦江,真是你啊,怎么不认识,你今天怎么有空到这里来了”
  “听说你们水库有大花鲢,到水库去买鱼了……”
  韦江是我2000年的时候的一个同事,他比我大五岁,比较合得来,性格耿直、为人豪气,后来以兄弟相称,经常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我当时处在生活的低谷,他非常理解,经常开导我,我为遇到这样一个莫逆之交也感到万分荣幸。
  再后来,我工作调动,离他远了,又不在一个城市,渐渐地联系少了,到现在已经17年了,对他的事情知道的也少了,前年只听另一个朋友说韦江再婚了,女方带着一个小姑娘。
  一阵寒暄以后把他带到了屋里,向妻介绍了朋友韦江,妻热情地让座、泡茶、洗水果。我们回忆了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以及那时的人和事,很自然地聊到了家庭。
  聊天中得知10年前,他妻子因病去世,为给妻子治病,花去了所有的积蓄,一年后又给儿子结了婚,并且又借了9万块钱在新密市买了房子,再之后,别人介绍和现在的妻子结了婚,女人比他小12岁,带来的女孩现在读大一了,为此,儿子和他闹翻了。
  聊天中还得知,因为这个女人的原因和儿子的关系处理的非常紧张,已经九年没有联系了,和现在的妻子处的也是疙疙瘩瘩,一塌糊涂,没有家的温暖。
  听了以后,我感到他的处境确实尴尬,只是不断地安慰他。
  不知不觉已近中午,妻张罗了一桌饭菜留韦江吃饭,安慰韦江。推杯换盏几杯,韦江也不推辞。三杯酒下肚,打开了韦江的话匣子,从他的谈话中又知道,事情还非常糟糕,现在的女人想着自己的女儿,韦江想着儿子,虽然不联系,也想把存款、房产等留给儿子,这个女人和儿子又水火不容,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酒足饭饱以后,又泡茶续水,韦江还在纠结自己的婚姻,想念自己的老妻和儿子,说到动情处,这个昔日铁骨铮铮的汉子眼里充满了泪花。正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我们聊了一下午,都劝韦江想开些,处理好儿子和现妻的关系,生活慢慢会好起来的。
  其实,中老年再婚需要驾驭新家庭的能力和艺术,安排好婚后生活,处理好围绕夫妻关系的上下左右关系,特别是双方子女的关系,提高夫妻生活品质,构建美满、和谐、幸福家庭,这样才能使再婚具有实际意义。其中最主要的是双方互相信任、互相理解、互相尊重,只顾自己一方,不管对方,一个家庭两个标准,是万万搞不好的。